台灣政治讀者投稿

《讀者投書》罷昌之後 來場婚姻定義公投吧!

去年底,政治圈有兩件熱門話題:罷免黃國昌和公投法下修門檻。罷免發起團體「安定力量」以「健康家庭」為號召,在新北市第十二選區發起罷昌行動。罷昌雖為地區性的罷免活動,但因黃國昌貴為時代力量黨主席,且其為選罷法門檻下修後的第一個被罷免對象,使得罷免話題從新北市躍上全國版面。

罷免案開票結果顯示,同意罷免票遠勝於反對票(不過票數未跨越罷免門檻),而公投法門檻在月底成功下修,自然婚姻倡議團體「下一代幸福聯盟」趁勢發起「婚姻定義」公投,正巧讓這股倡議「健康家庭」的市民力量獲得延續的空間。同時,公投綁大選的作法,給予2018年參選人表態的機會,讓婚姻家庭政見成為吸引中間選民的關鍵票倉。

罷昌是對「健康家庭」的堅持

罷免黃國昌,正面訴求為健康家庭,消極訴求為反對性解放文化和多元情慾教材。在家庭運動(或稱護家運動)中,「罷免黃國昌」的目的是阻擋性解放陣營在國會擴散。

立委黃國昌經歷罷免案,投票不通過順利保留立委職分。
圖片來源:馮紹恩攝

近年來,性解放陣營在公部門大有斬獲,他們積極遊說立委改變一夫一妻婚姻定義,甚至有少數特定立委與性解放勢力共謀,施壓教育部和各級政府支持性解放陣營的政治議程,不服從的部會則被施以凍結預算的懲罰。

時代力量作為2016大選崛起的新興小黨,為爭取極端左派性解放團體的支持,他們採取更激進的策略。例如(1)黃國昌主導時代力量黨團提出改變婚姻定義、去性別化(改變父母稱謂為雙親)之民法修正案。(2)當其他政黨接受反對多元情慾教材的陳情,唯有時代力量黨團態度倨傲,拒絕陳情,還將陳情選民個資放到網路上任酸民笑罵。(3)黃國昌雖曾質詢過毒品防治政策,時代力量卻以黨團名義支持將娛樂性用藥(吸毒)和性解放意識型態引進校園的遊行活動。(4)面對林昶佐立委支持大麻合法化的疑慮,黃國昌也僅推托說自己沒有毒品合法化的提案來模糊焦點。

黃國昌與時代力量黨團出席訴求於校園開放討論「娛樂性用藥」(吸毒)之遊行活動。(圖源為台灣同志遊行聯盟官網截圖,由本文作者提供)

面對校園毒品猖獗、學生性氾濫致未婚懷孕、墮胎頻傳,黃國昌身為時代力量黨主席,不但沒有督責政府推動穩固婚姻家庭的政策和法案,他反倒帶領時代力量淪為性解放文化的幫凶。

其實,黃國昌和時代力量的作為只是性解放團體政治遊說的縮影。在立法院,還有其他立委與特定社運勢力有掛勾,例如在民進黨有尤美女、段宜康和林靜儀,國民黨有許毓仁,但這些立委都是不分區立委,人民無法對他們行使罷免權。因此,能以罷免作為監督手段的立委,就剩下黃國昌等少數區域立委。而在這些區域立委中,僅黃國昌具黨主席身分,其一言一行具代表性和指標意義,政治影響力也大於一般區域立委。因此,黃國昌的道德高度和政治責任自應比其他立委重。

俗話說「擒賊先擒王」,為了攔阻性解放勢力在國會攻城掠地,阻擋改變婚姻定義的法案闖關成功,安定力量以價值對決為號召,發動超越藍綠的罷昌公民運動,表達人民捍衛健康家庭和兒少教育的心聲。

罷昌使黃國昌從神壇墜落

罷昌開票結果,雖然同意罷免48,693票大勝反罷免21,748票,可惜天候不佳,許多地區濕冷且大雨滂沱,同意票數未能跨越1/4罷免門檻。

表面上,罷昌好像失敗了,因為黃國昌沒被趕下台,但若從政治效應來看,罷昌是場相當成功的公民運動。孫繼正認為,罷昌已成功傳遞「立委不能欺騙選民,違背選舉承諾」的警訊。而對於同意票大勝反對票,黃國昌靠1/4罷免門檻才保住官位的結果,筆者認為此局不但可避免黃國昌將自己塑造成被罷免的悲劇英雄,還可讓黃國昌面對「權位vs信念」的考驗:檢驗黃國昌是否勇於比照自己去年的罷免門檻標準「簡單多數決」主動下台,或違反昔日信念,繼續厚臉皮待在國會?

罷免黃國昌一案,使戰神元氣大傷。
圖片來源:馮紹恩攝

如果黃國昌能堅持簡單多數決的改革理念,發表辭職演說,他將站穩不貪圖權勢、堅持信念的道德高度,從「戰神」昇華為「人格者」,轉型為與林義雄相仿的神主牌。然而,在1216開票當晚,黃國昌卻佔戀權位,當記者問到他是否堅持簡單多數決的提案,黃國昌閃躲其詞,東扯尊重投票結果,西扯政治學理論。黃國昌口口聲聲說「改革信念從未改變」,另一面卻又緊抓著立委位子不放,用一堆華麗的政治術語包裝自己的虛偽。在罷免開票那夜,黃國昌正式走下神壇,向社會大眾證明他不是戰神,他只是個貪圖名利、言行不一的政客。

罷昌是婚姻定義公投的前哨戰

罷昌後,緊接著是公投門檻的下修,加上2018公投綁大選,更使公投成立的可能性大大提高,各領域團體的公投案屆時將百花齊放。其中,下一代幸福聯盟的「婚姻定義公投」受各方矚目。

發動公投的原因,筆者觀察始於老百姓對代議政治的不信任。正如幸福盟家長代表曾獻瑩所言:代議政治無法解決同婚爭議,因為立法院發生僅憑少數委員就能主導議案的狀況,如果繼續讓立法院處理同婚爭議,只會讓少數政治人物收割選票,操作族群對立。

婚姻定義公投是確認「全民共識」的最佳方案

對於同性伴侶權益之處置方案,有媒體報導總統蔡英文傾向修民法處理。但從社會氛圍來看,台灣社會對於同婚立法顯無共識,自2013年以來,好幾波「反修民法」的大型陳情活動屢屢在街頭上演。民調學者游盈隆更指出,同婚零共識,立法猶如十級大地震。

去年,國會的性解放陣營蠢蠢欲動,他們原本打算在上個會期結束前讓同婚法案闖關成功,未料半路殺出罷昌這個程咬金,黃國昌慘贏的結果使各方跌破眼鏡,並再次向執政當局展示一般民眾對健康家庭價值的渴望。民進黨政府必須再思,當如何用更有智慧的方式保障同性戀者權益?究竟是要如勞基修法,在國會發動人海戰術,以坦克車壓陣之勢強硬修改婚姻定義?還是尊重民意,開放民間團體以公投的方式尋求社會最大共識?

在台灣,除統獨外,婚姻定義修法,是近年來倍受廣大民眾關心的議題。當婚姻定義倍受社會大眾矚目,且婚姻政策將影響國家公共資源的分配,不是更該確認「全民共識」、進行法律影響評估後,再啟動修法程序嗎?

而確認全民共識的方法,當然不是透過網路投票或做民調決定。網路投票會排除非3C產品使用者,而民調則有受統計母體、調查方法影響的風險。因此,票票等值的全國性公投是最公平,同時也是最符合民主精神的作法,允許人們不分貴賤,在安全的環境(匿名且不用被網路霸凌),藉由手上的選票表達自己對婚姻政策的意見。

全民公投絕對遠比代議政治更能確認台灣人民心之所向,若有任何人或團體企圖阻止婚姻定義公投,無疑是企圖跟台灣主流民意做對,否定民主精神。(文 / 沛特羅)

在愛中竭力追求真理,重視媒體對家庭及年輕人的影響。支持風向新聞,♡ 捐款連結:

http://lovecom.org/donate

喜歡這篇新聞嗎?分享給您的朋友吧!

隨時收到優質清新的好新聞,請至以下FB、 [email protected]、App追蹤我們!

好友人數

 

Facebook 留言

Tags

Related Articles

line_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