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政治教育現講獻瑩

【性霸凌誰說了算 3】成大教授遭判「性霸凌」案件封存30年 敢判卻不敢公開?

台南成大土木系退休兼任教授徐德修2018年因教授《基督思想》談到同性戀議題,遭到學校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判違反《性別平等教育法》裡的「性霸凌」,然而調查過程不僅樣本數極少,且缺乏客觀事實認定,調查結果甚至還被教育部「封存30年」,整起案件可說是「不公開、不公平、不公正」。徐德修呼籲教育部公開案件,才能真正達到性別平等「教育」的目的。

性平會調查程序出現瑕疵 救濟管道卻嚴重不足

這起案件歷時2年,從成大性平會一路走到教育部及監察院,最後都判定跟性平會相同的結論,讓徐德修大喊不公正。對此,主持人曾獻瑩質疑,性平會恐怕在調查程序上出現瑕疵?此似乎意謂政府的救濟管道的不足,恐怕也侵犯到徐教授的講學自由權利。

碩恩法律事務所裘佩恩律師表示,起初他們主張這是屬於徐教授教學研究的知識範圍內,應予以學術自由的保障;不過教育部的函文僅回覆「唯性平法規定,任何人知悉校園性侵害、性騷擾、或性霸凌事件,得依規定程序向學校檢舉之」,兩者完全沒有交集。

裘佩恩表示,教育部的意思是只要有人檢舉就必須受理,「教育部發動受理沒問題,但跟我方主張性平會認定有瑕疪,以致於造成我當事人的言論自由跟學術自由被侵害,完全是兩回事。」他指出,徐教授沒有做出失格的舉動,僅僅陳述自己的教學內容及想法就被認定是性霸凌,那性平會的嚴謹度顯然不夠。

高等行政法院可能不受理 公家機關互踢皮球

最後一個救濟管道「高等行政法院」也可能吃上閉門羹。裘佩恩說,教育部回函也提到行政法院見解:認為性平會調查報告事實認定僅為事件處理進展過程之觀念通知,並非對外施行行政處分。「函文還舉出之前的判決案例,試圖要我們打退堂鼓。不過最後教育部只給了我們一條民事訴訟救濟的管道。」

裘佩恩表示:「如果要進行民事訴訟,就必須主張徐教授的名譽權受侵害,那被告的對象就變成了學校,那會是另個衍生出來的爭議。」他認為,公家機關一面認定這是事實調查的結果而非行政處分;但詭異的是調查出來的結果導致權益受損卻是事實,然而教育部又迂迴地說不能提起行政訴訟,給了一個民事訴訟的解決方案,感覺就像是公家機關互踢皮球。

他續指,性平會是公家機關,發出來的函也是蓋上教育部的章,判決明確屬於行政處分,完全符合行政訴訟的條件,照理說高等行政法院是要受理才對。

性平會主導調查和判決 徐德修被迫買單無奈道:我才是被霸凌的受害者

從一開始的調查、認定到判決全都由性平會主導,是這個出現重大爭議的根源。曾獻瑩質疑,性平會若能像一般法律案件,由第三方律師來調查,也許就能做到還原事實,做出客觀公正的判決?

或許是訴訟之路太疲累,經幾番考慮下,徐德修最後決定停止上訴,案子才正式落於段落。徐德修語重心長地說,這兩年多來看到學校性平會和教育部官方的回應,讓他感到相當失望,「他們說我性霸凌,我覺得在這整個過程中,我才是被霸凌的那個人。」

案件封存30年 敢判卻不敢公開…做了虧心事?

自從類似案件出現後,校園對於性別議題都敬而遠之,這個判決不是為了要懲誡人,而是要扣上一個意識型態的帽子,達到噤口的目的。裘佩恩表示,性平法本身立意良好,解決了很多校園性騷擾跟性暴力的事件,但碰到了性別意識它就成了控制思想跟言論的工具,完全逾越了憲法保障人民有言論自由的權利。

然而更令人不解的是,這起案例竟被教育部下令「封存30年」。裘佩恩說,感覺就像性平會偷偷地說徐教授性霸凌,還害怕讓其他人知道,一副是做了虧心事的態度,還是害怕被發現其中有什麼貓膩。徐德修則表示,既然是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應該要重把案子公開當成教育台灣各級學校的「性平教案」,不然豈不是失去了教育的意義嗎?(艾以琳/綜合報導)

2018性平檢舉案過程。(圖/徐德修提供)

系列報導:
【性霸凌誰說了算 1】成大教授談同性性行為遭性平會判「性霸凌」 少數者主觀感受凌駕事實?
【性霸凌誰說了算 2】不認同就箝制你?教授上課被迫噤口
【性霸凌誰說了算 3】成大教授遭判「性霸凌」案件封存30年 敢判卻不敢公開?

風向新聞支持「一夫一妻、一男一女」的婚姻家庭價值,

捍衛言論自由!讓家庭價值不被消音!

捐款支持風向新聞關注性平爭議案

喜歡這篇新聞嗎?分享給您的朋友吧!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

愛傳協會風向新聞(02-2358-1517 Kairos.News 2015 年成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