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政治教育現講獻瑩

【性霸凌誰說了算 1】成大教授談同性性行為遭性平會判「性霸凌」 少數者主觀感受凌駕事實?

2018年台南成大土木系退休兼任教授徐德修在通識課程《基督思想》談到對同性戀者及同性性行為的看法,遭到學校的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判違反《性別平等教育法》裡的「性霸凌」;然而整個調查過程不僅樣本數極少,且缺乏客觀事實認定,最後即便多次申復卻仍遭教育部「性霸凌成立」。徐德修在【風向新聞現講獻瑩】還原事發當時狀況時,表示自己被性平會「直接判死」無法接受調查結果。

通識課談「一夫一妻」 同性戀學生怒批教授歧視要求公開道歉

徐德修表示,《基督思想》為大學通識課程,1年開2次班,每堂的學生都在70~80位不等,而且教授這門課程已有20年之久。他憶述,就在2018年6月左右,恰巧適逢愛家公投宣布連署之際,徐德修結合時事在課堂提到基督徒對「一夫一妻、一男一女、一生一世」的觀念,來解釋一男一女的家庭對國家的重要性。期間,他回答1名學生詢問他對同性戀的看法,課後就收到2名同學的Email。

徐德修指出,上課發問的同學在信中表示道歉,認為提問的問題帶來困擾;另封信則是自稱同性戀的學生,表達強烈不滿,認為上課的內容對同性戀極度歧視,並要求公開道歉。為了化解誤會,徐德修僅回覆該同學到辦公室面對面溝通,但此後再無音訊,沒想到就在3個月後,便收到學校性平會的公函,要求接受調查。

性平會看Dcard辦案 80位學生僅抽11位樣本訪查

公函中性平會提到啟動調查的原因是「本案為媒體報導事件啟動調查」,後來徐德修才得知並沒有任何同學舉發他,而是有同學「建議」性平會委員到「Dcard」(多數台灣大學生使用的社群網站)瀏覽相關文章,最後徐德修僅因為網路上討論的文章就被約談。

隨後,性平會以「訪查」展開調查,首先抽樣課堂80名同學中的11位學生填寫意見表。徐德修表示自己在看了意見表後,發現只有2位學生給予負面批評,其他同學則認為上課內容及教授發言沒有涉及歧視,「但性平會完全不理會多數同學的意見,只把焦點放在那位不滿的同學身上。後來他們(性平會委員)坦承,只要有1個學生心裡不高興,那你就有罪。」

找不到證據就用揣摩 性平會宣稱專家分析:你有歧視的意圖

這樣的結果讓徐德修很無奈。他表示,首先那名自稱基督徒的同性戀學生表示過對《聖經》不允許同性性行為的觀點知情,這和課堂上他反對同婚立法、反對國家間接認同同性行為和《聖經》觀點一致;也就是說,這些並非捏造出來刻意攻擊同性戀者的論述,「如果這位同性戀學生沒有誤會,那我這麼說就不該被視為歧視言論」。再來,徐德修認為樣本數實在太少,性平會可以做到訪查全班80位同學,但都沒任何做為。

最後,在沒有任何上課錄音比對他是否說過冒犯的言論,卻單憑同學的說詞來定罪他。徐德修說:「我問他們(性平會委員)沒有錄音怎麼有證據說我講了哪些話。他們回答,因為有專家分析我的表達方式心裡可能已有歧視的意圖。這種說法我完全不能接受。」

少數者主觀感受凌駕事實 「性霸凌」性平委員說了算 

對此,碩恩法律事務所裘佩恩律師表示,《性平法》第二條第五款對性霸凌有做特別的解釋:指透過語言、肢體或其他暴力,對於他人之性別特徵、性別特質、性傾向或性別認同進行貶抑、攻擊或威脅之行為且非屬性騷擾者。

裘佩恩指出,其中「貶抑、攻擊或威脅」的行為定義是很廣泛的,而又該是誰來認定這些行為成立,因為這是抽象且主觀的概念;而徐教授被判性霸凌的認定是由「一群性平委員」,而性平會在認定事實的依據是11位樣本其中的少數2位,也就是那些「感受不舒服的同學」。

裘佩恩就質疑,1、2位同學感到不舒服,但其他人不這麼認為時,少數者的感受就可以認定老師性霸凌了嗎?另個問題是,主觀感受能夠凌駕事實嗎?尤其是沒人能證明徐教授講過那句讓那位同學受傷的話,難道中間沒有可能是同學理解錯了嗎?

裘佩恩說,在法律上認定一個人有沒有罪,其實是不能從主觀的認定來判斷,而是要著重客觀的事實。如果單憑一個人的主觀感受來判定對方有沒有犯錯,在沒有一個標準的定義下,會造成很多難以解決的分歧。(艾以琳/綜合報導)

系列報導:
【性霸凌誰說了算 1】成大教授談同性性行為遭性平會判「性霸凌」 少數者主觀感受凌駕事實?
【性霸凌誰說了算 2】不認同就箝制你?教授上課被迫噤口
【性霸凌誰說了算 3】成大教授遭判「性霸凌」案件封存30年 敢判卻不敢公開?

風向新聞支持「一夫一妻、一男一女」的婚姻家庭價值,

捍衛言論自由!讓家庭價值不被消音!

捐款支持風向新聞關注性平爭議案

喜歡這篇新聞嗎?分享給您的朋友吧!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

風向新聞 | Kairos.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