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台灣

愛滋年年穩定成長降不下來 反毒陣:政府縱容就是主因

滿天星反毒陣線15日公布歷年來的愛滋感染人數,痛批政府投注這麼多錢,結果愛滋人數不減反增,甚至懷疑性別平等教育法實施後,感染人數竟然大躍進,太過於巧合。而愛滋感染氾濫問題,立院報告指出最大原因是男男不安全性行為防疫失控。深究原因,衛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不針對男同志圈高風險的「情慾文化」,反而大推保險套、去污名化等行為,反毒陣批政府無止盡的縱容就是主因。

反毒陣今公布歷年來愛滋感染簡表,嗆政府每年花國庫近百億,作愛滋相關防治醫療照護宣傳,特別疾管署每年補助相關愛滋團體又廣設同志健康中心,結果愛滋感染人數卻是穩定成長。反毒陣進一步指出,「性別平等教育法」2004年6月開始實施後,2004年到2006年連續三年疫情大爆發,2003年860人躍進到2004年1520人、2005年3378人,巧合到令人懷疑。此外,反毒陣表示,按此趨勢十年後台灣會長成什麼樣子?

反毒陣日前公布他們整理愛滋病感染人數趨勢圖,不僅發現愛滋病染病數穩定成長,更發現2004年性別平等教育開始後,人數開始大幅躍升。(圖片來源:滿天星反毒陣線)

不光反毒陣的整理令人瞠目結舌,日前立院公布的「人類免疫缺乏病毒傳染(愛滋病)之防治預算及執行績效之探討」報告指出,愛滋病年度醫療費用到110年恐破60億!從97年到105年的中央健康保險署針對愛滋的醫療費用達173.23億元,已嚴重排擠其他業務,且健保署也無力全額支付。而主因是因為男男不安全性行為防疫失控,不斷新增加的人數,加上年輕化、治療後平均壽命延長所致。該筆龐大國家資源的開銷,引起民眾普遍的不滿痛批,特定族群製造的後果卻要全民買單,根本是稅金土匪。

愛滋病快速增長 男男性藥文化恐是主因

而男男不安全性行為之所以防疫失敗,恐跟男同志圈內複雜的性愛關係和毒品氾濫有關。根據衛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在〈愛滋防治第六期五年計畫〉中指出,男男性行為愛滋感染者,使用藥物成癮的比例由99年8.4%上升到101年14.5%;102年的調查顯示有21.3%的受訪者在性行為時會合併藥物使用;愛滋防制專家陳宜民調查發現,有五成受訪者曾使用成癮藥物,五成當中又有八成的人承認每次性行為都不一定使用保險套。

而這些藥物,其實都是法律列為禁管的毒品,如大麻、K他命、安非他命等二三級毒品,而同志圈中講的飯、K、煙等代稱都是指這些毒品。有網友爆料,網路上有一篇叫〈為何煙hi成為同志娛樂性藥物約玩主流〉,內容不光談到煙HI已成為同志圈約FUN的主流,更是露骨的形容用藥過後的性行為如何銷魂噬骨,並如何讓第一次的人用過就上癮,愛上無套做愛的快感。

同志間瀰漫著一種性藥文化,透過藥物來提升性交時的快感,這些藥物助興下各種高風險性行為也隨之而來。但這些「藥物」其實都是法定「毒品」。(圖片來源:網路)

對此,疾管署在愛滋防治五年計畫提出的解決方法是,除要大力宣導保險討外,還擬定行為介入計畫。要針對與通訊軟體業者、同儕團體、同志健康社區服務中心等合作宣導健康消息、推動篩檢、辦理「娛樂性」防治等(疾管署用來稱呼,助興用的法定毒品的名稱)。這些防疫措施看似全面,但實際上卻引發諸多爭議。

疾管署推安全用毒?保險套萬能?就是不碰性解放

先前疾管署醫師到同志中心講毒品與跑趴議題時,遭人起底拿公帑不是推廣反毒,而是安全用毒。而跟疾管署合作、受補助的民間團體,竟然有曾舉辦多P、一夜情開放未成年參加性愛講座等爭議聚會的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2013年當時熱線政策推廣部主任杜思誠還說,用藥資訊不流通反而才會遭成更大傷害;另外,疾管署「安全用毒」的概念也出現在台灣露德協會出版的娛樂性用藥減害手冊;疾管署網站列出、推薦的同志健康服務中心,也出現「安全用毒」的概念。

愛滋防治五年計畫中,除前述介入行為外,還大力提倡宣導保險套的重要性,因帶套率不高且多男性保險套知識不足。然這些資訊卻不提到,保險套無法真正百分之百的隔絕愛滋病,甚至,有研究指出這些都是保險套商鼓勵年輕人性行為製造的假象。

疾管署的防疫計畫也跟教育部合作,稱要從國小五、六年級就要接觸正確愛滋防疫資訊,但實際呈現的結果,遭家長批訊息不適齡也不正確。圖為桃園市龜山國民小學去年「愛滋病防治與性教育」標語製作比賽成果。(圖片來源:網友提供)

連疾管署2013年所提倡的安全性行為,是採ABC三原則,即A(Abstinence)禁欲、B(Be-faithful)忠誠、C(Condom)保險套。其中更提到A「不要發生性行為,雖然談起來不實際,但是是預防性病絕對100%有效的方法」,反觀現今卻不見A、B原則的提倡。此外,同志文化中蔓延的「性解放思潮,內容甚至助長性愛用毒的思想,只見疾管署認為現代人性觀念開放、藥物濫用增加,應加強自我保護教育,卻不見該署正視該文化帶來影響,或其他同志團體積極切割、抵制。

政治正確最大 用去污名、歧視護航?

疾管署另一個大力推動的是消除愛滋「污名化」、「減少歧視」以減少防治困難,然而,去「污名化」的措施卻令人傻眼。疾管署認為依國際趨勢和醫療技術,愛滋病已經可以視為一般慢性疾病應納入健保,有助於愛滋平權且去歧視的作法;日前衛福部有一紙公文指出,愛滋病患在接受急救時,可以不用告知病情給第一線救護技術員(EMT);關於健保署用來避免醫藥資源浪費推的「雲端藥歷」,疾管署還擬未來僅開放全台六十五家醫事機構能看見病患的愛滋用藥資訊,其他醫院只能看見一般疾病記錄。

網友怒控,因愛滋患者某特定族群佔大多數,形成龐大的政治正確讓愛滋病成為一種「特權」。而這股「某族群的特權」似乎也在護航該族群的高風險性文化。104年2月警方依法突襲檢查ANIKi World of Wonders(同志三溫暖),發現多名顧客使用毒品,結果台北市同志業務聯繫會報紀錄中,同志諮詢熱線協會質疑警察過度臨檢給業者生存壓力、傷害同志生存空間,是否違反憲法。

台北市政府固定有同志業務會報,針對同志三溫暖遭臨檢,當時同志諮詢熱線質疑警方過度臨檢,然警方表示一切都是按比例原則,且是有接獲民眾檢舉才去。(圖片來源:翻攝台北市文化局)

然而,同志健身房、三溫暖這些地方,照該圈內的說法,其實就是同志圈性交的場所,甚至有些還會舉辦活動,誘使現場參與者多人性交。有法學人士懷疑這些場所恐涉及刑法第 231 「引誘容留媒介性交易營利犯罪」(「意圖使男女與他人為性交或猥褻之行為,而引誘、容留或媒介以營利者」),疾管署都知情,卻還在2011年發起「友善安全商家」認證鼓勵三溫暖業者提供保險套和愛滋病篩檢。

反毒陣質疑,這到底是什麼樣的防疫政策?提供鼓勵用毒的環境、友善宣傳相互感染,再加上終身免費醫療,以及跑趴前吃一顆事前丸(Prep),希望政府買單,這種無止盡的溺愛與縱容就是愛滋氾濫的主因。反毒陣進一步批,政府是所有人民選出來的,愛滋防治政策卻獨厚特定人士,這樣不適任的政府,人民有權要求下台。有網友更無奈地說「為什麼這一代疾管局 沒甚麼多大建樹,卻一直在幫小感冒(愛滋病)開脫,是不是都變成甲甲(男同志)的形狀了????」(李明凱/台北報導)

在愛中竭力追求真理,重視媒體對家庭及年輕人的影響。支持風向新聞,♡ 捐款連結:

http://lovecom.org/donate

喜歡這篇新聞嗎?分享給您的朋友吧!

隨時收到優質清新的好新聞,請至以下FB、 [email protected]、App追蹤我們!

好友人數

 

 

Facebook 留言

Tags
line_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