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 十二月 5 2016
首頁 / 台灣 / 德國社會學者庫比:使家庭崩壞的3大思潮
庫比女士(中)16日下午受邀以〈全球性革命〉發表演說。

圖片來源:馮紹恩攝
庫比女士(中)16日下午受邀以〈全球性革命〉發表演說。 圖片來源:馮紹恩攝

德國社會學者庫比:使家庭崩壞的3大思潮

16日下午,由天主教陳科神父所邀請來的德國社會學者庫比女士(Gabriele Kuby)發表一場「全球性革命」為題發表演說。庫比的知名著作有《世界性革命─以自由的名義毀滅自由》(暫譯,尚未有中文版本The Global Sexual Revolution: Destruction of Freedom in the Name of Freedom)。庫比從2012年撰寫本書後,就展開全球巡迴演講,主題圍繞在席捲全球的性革命。她在50歲之後皈依天主教,自第一任婚姻離婚後保持單身至今,有3個兒子。此次是她首度造訪台灣,此為亞洲行程的第一站,隨後即將前往香港等地進行演講。

庫比演講是以法國1968年「五月革命」為開頭,庫比年輕時加入這場學生運動,但隨後她發現不對勁就退出,因為其中一些訴求跟想法是她不能接受的。庫比並羅列了3點影響很深的概念,馬克思主義、極端女性主義、再到性解放的意識型態。庫比女士提到,現在將孩童「性化」的教育已經在歐洲上演,譬如可以跟孩子發生性行為、在兒童面前發生性行為、兒童可以發生性行為等觀念。(馮紹恩/台北報導)

以下是演講全文的第一段落:

庫比說,她直到成為社會學家,注意到國際社會的變遷,才發現當年1968年德國的學生反抗運動背後的3股力量。

馬克思主義

第一個是馬克思主義的意識型態,很奇怪,當時柏林圍牆還存在,德國分成東西德,我們都很可憐他們,但我突然對馬克思主義很有興趣,還有毛語錄。我儘管搬家,放東西沒有地方還是要放一本毛語錄,現在毛語錄還在家裡,為什麼我還留著?要讓人知道當時我們犯了多大的錯,也是給我自己一個警告。

極端女性主義

那時候第二股的動力是一股極端女性主義。當你看我的話,相信我是認同男女平等的,在歐洲爭取女性平等權有150年歷史,婦女有同樣受教育的機會,自己要能夠選擇,女性爭取權益是需要的,因為真正的愛是兩者之間平等。

極端女性主義更進一步的發展,希望女性擺脫家庭的腳色,在女性極端主義意識形態中,最重要的作者是西蒙波娃,是德國存在主義哲學家沙特的女友,有一個名句,「女性不是天生,是後天形成的。」所以女性的腳色是由我們社會腳色延展出來的,我們可以把它解構,女人應該要擺脫母親職位的奴役,母子之間是奴役,為了脫離這個腳色我們不應該當一個母親,可以當女同性戀者。很多極端女性主義領導人都是女同性戀,她們沒有結婚,直到今天在很多地方政府的高位做領導人。當我聽到這句話,我認為不對,因為沒有母親社會怎麼生存下去?會牴觸我們自己將來的未來,破壞社會的未來。

性解放

還有第三股動力,是性解放。歐洲的話,基於基督信仰,基督信仰基於猶太信仰,在聖經舊約中,天主啟示給天主子民,當時發生了性革命,當時以色列鄰邦的大國家都是性氾濫的大國家,突然有一個民族叫以色列,他們認為性是一男一女之間的關係,這是很革命的一件事,對鄰國來講這是很大的革命,所以以色列這個國家常常受到攻擊、侵害,而基於家庭和一男一女的婚姻,這是歐洲文化的基礎。

有一位牛津學家溫敏(J. D. Unwin)在1934年出版了一本書叫《性與文化》(Sex and Cultural),他提出一個令人感興趣的問題,性跟文化之間有甚麼關係?它並不是一個基督信徒,他說,如果他知道這個結論,我根本不會做這個研究。他找到什麼呢?他研究不同的文化,發現高等文化,意即穩定、發展的文化,存在很嚴謹的性規範,為了保持文化,所有文化的性規範要寫得很清楚。這個文化來講,可以看歐洲的文化有多高等,藝術、文學、文化等等,並影響全世界。因為它基於家庭,而家庭到現在為止,還是基於一男一女的婚姻,如果放棄一男一女的婚姻,家庭會破裂。我也來到台灣才知道,台灣離婚率是世界前三高。你們在這個社會中生活,我們是有自由的動物,可以說要、不要,可以做好的事、或壞的事,你們還很年輕,前途無量。

可是每個人心中都渴望得到愛,我想說講一點關於性解放的話題。當時已經吹鼓跟煽動說,可以跟孩子發生性行為、在孩子面前發生性行為、讓孩子發生性行為了。現在在學校中,已經有教材推動這樣的教育。

在1990的德國綠黨已經提法推動可以跟未成年人(孩童)發生性關係。性解放的來源是一個學校左派的哲學思想,在1930年莫斯科在二次世界大戰後,在1968年的反抗學生,有些很詭異的理論。

為什麼德國會發生大屠殺?法蘭克福學者的答案是,因為那些人在集權專制的家庭長大,所以要破壞家庭,怎麼使家庭破壞?透過性解放。那些成果已經在我們這時代發生了。

這些教授有些移民到美國,所以很多國家看那些美國發達國家以他們為榜樣,當時他們反抗的學生上街示威,可是他們並沒有達到性解放的目的,但他們很聰明很有學歷,他們就說,我們乾脆直接到政治界、政府機關之中,他們成功了。

從上的下的革命

1968年他們反抗的口號,成為世界政府的政策,有一個從上到下的革命。通常革命是底層人民不滿所以革命起義,法國大革命就是人民反抗貴族,共產主義成功是因為人民反抗富人,因為當時黨的意識型態答應人民有和平、公平跟正義卻沒守到信用。

現在,這是從上到下的革命,它從世界執政者、菁英們直到世界各國、各區各地,我們看的特色,他們政策就是把性解除規範,什麼性行為都可以。比如說同性戀性行為,兩個人的同性他們關係可以合法成為婚姻,我們潛意識也會被改變,自古以來,婚姻都是一男一女、生兒養女的制度。這個革命中最令我們擔心的是孩子、兒童,我們看每個革命中都是從孩子開始,我們看到的透過學校強迫孩子受性教育。

1968年著名的人,我現在要提一些別的人,金賽對性革命有很大的影響,在金賽1950年寫一本書關於人的性行為,當時候他們研究的對象是研究美國人的性行為,看起來他的結論很科學,美國人無法遵守性規範,既然大部分做不到,就不要守性規範,那是違反人性,所以看到從1960、70年開始,關於性的法律開始被修改了。譬如說,爭取墮胎權力合法,所以這個改變從墮胎合法的國家,慢慢都往外延伸都合法了。我們面對這事情又啞又聾。

母胎是人居住最重要的地方,現在成為最危險的地方。有一個孩子能夠在母胎中誕生,歐洲最高法院定義,當精子卵子一結合,生命就開始了。我們都是這樣開始的,我們母親決定把我們生下來,要感謝我們的母親,我們要把我們所接受的生命繼續傳遞下去,現在很多醫學研究得到結論,他跟母胎的形成是很強烈,母親所感受的,胎兒也感受到了,胎兒生下來就認得母親的聲音,他能夠辨識出母親的心跳聲,也需要母乳,可是今天我們覺得不要這孩子,就可以把他殺掉。

世界人權宣言成為殺孩子的藉口

我剛剛講的極端女性主義,他們爭取墮胎權利。世界人權宣言是在1948年公佈的,人權是屬於每一個人,在時時處處都有效的,本來是要人能夠生存的,現在極端女性主義份子藉此爭取權利殺孩子。

當一個女人墮胎的時候過程是怎樣的?我們內心跟孩子有聯繫的,我們需要生命,我們自己所懷的孩子當然是愛他。如果這個孩子被打掉的話,會有惡果,很多人在墮胎以後,會發生併發症,像是憂鬱症,都有科學調查證明。

今天早上我透過美國國務院的資訊,在大陸有2300萬的孩子被打掉,這是台灣的人口阿。其中的理由之一,是因為超音波就知道孩子的性別是男是女,現在中國大陸男人比女人多10%,這個比例不平衡是很危險的事情,這種墮胎政策還是可以追朔到金賽的結論。

我們把離婚的法律也改變了,1960年在歐洲離婚是很難的,有一個罪惡感,而且法官會看雙方哪一個人要負責,所以要離婚的人如果犯錯的話,有責任要承擔的。我現在跟你講這種話不是站在高高在上的,我結婚有3個孩子,有婚姻的危機、婚姻破碎,我現在是單身20年了,我跟你講這事情是要讓你們知道我是有這種經驗。1960年跟丈夫分手,分手之後我馬上皈依天主教,當時意識到有光照了我的內心,才能講這種話,你們還年輕要醒悟,為你們的將來前途做好的決定,我們的決定有後果要承擔的。

透過性革命,還有東西要被改變,我們先談談同性戀的事情。當時1960年左右,很多國家同性戀性行為還是罪行,如果有同性傾向非得要躲起來,這是對那些有同性性傾向的人來說,是很不公平的事情。特別像德國被迫害、邊緣化,甚至被送到集中營屠殺,也要記得別人也被屠殺,特別是猶太人,還有3千的天主教在第二次世界大戰被屠殺。

我絕對認同社會中每個人有自由規劃他的生活,現在我講同性戀這些話不是針對人,也不是針對他要選擇的生活方式,現在同性戀已經除罪化。最重要的原因是1970年美國有心理學中心(APA)的結論,這個中心他們做了研究,從心理失調地方看出毛病,知道當時有同性傾向被視為心理有毛病、失調的,很大的心理學的前軀跟先鋒,像是佛洛依德、都當同性戀性傾向是一種病。首先他們宣稱這是天生的,這是從天掉下來的,也沒有人跟我說這是後天形成的。現在我們被禁止去調查、結論甚至被說這是後天形成的,這都被禁止的,如果是女同性戀者,我也想知道為什麼有這事情發生在我身上,可是這些客觀科學資訊不能被公布,我們會受到很多壓力。在這個脈絡下,還有另一個理論家,叫做朱迪斯‧巴特勒(Judith Butler),1990年出版了《性別麻煩-女性主義跟性別的顛覆》。

他提到性別(Gender),男女身分的顛覆,他所作出的性別理論,就是今天我們看到性解放的基礎,我們現在不只看到同性戀、雙性、變性甚至酷兒,臉書有56種性別傾向,這是我們今天生活後面的背景了。意思說,所有的性傾向都是一樣好的,所以應該在學校教育給我們的孩子。

我剛剛講過,在自由全球世界中,不應該歧視有同性傾向的人,可是我也要爭取我的權力,有自由去說、區別哪一種性行為跟關係是向生命開放的,那種性行為不向生命開放的,我也要爭取。在這個性解放,1973年開始逐步推動,現在這個運動的顛峰就是要同性婚姻合法。同性戀兩個人他們爭取不到的,是他們無法向生命開放,生兒養女。


喜歡這篇文章嗎?分享給朋友吧!

隨時收到優質清新的好文章,請按讚和加入 Line 生活圈!

好友人數


若您願意支持 Kairos 風向新聞的媒體工作,請點擊我要捐款,以實際行動來贊助,讓我們可以提供更多更優質的新聞。
線上捐款


歡迎各界投稿,本網站保有刪修權,無稿酬;來信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方式。

Facebook 留言

關於 馮紹恩

馮紹恩
寫東西,過生活,看看島上人們的每一天。

其他人也閱讀了:

長期為兒童權益發聲的美國講員凱蒂˙福斯特(Katy Faust)受邀抵台並至立院發表意見,強調在通過保障同性伴侶權益的法律時,應考量兒童權益。

圖片來源:梁浩文攝

講員:重新定義婚姻等於重新定義孩子的教養

民進黨不分區立委尤美女11月2 …

line_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