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跨虹者

〈跨虹者系列報導〉靈魂糾結的英國秘戀,這段女女之愛為何差點毀了我的生命?

在從世界各地來台,分享生命故事的跨虹者中,有位個頭嬌小的顯眼女性,她染了一頭橘紅髮色,一如她的個性。

「要做什麼事,就要做到最好、最認真。」來自新加坡的辛梅寶,對凡事都很認真。她其實會說中文,但訪談時,為了不出錯、能精準,全程都用英語溝通。外表雖如夏日陽光溫暖敞開,眼神思維卻如寒帶林木的年輪縝密。說話速度快,會重複確認跟修正表達,透露內藏的防衛機制……這些鮮明的特質,源自她的原生家庭。

對辛梅寶來說,從同性戀者的身分迴轉、恢復到天然的本我,這段路程,是一條刻骨銘心的漫漫長路。

被親戚長輩戲稱為「假小子」,挨鞭子是家常便飯

自稱童年時活潑好動的梅寶,出生在新加坡典型華人家庭。她是獨生女,和父母、外婆同住,三個大人的六隻眼睛都盯著她。集所有目光於一身,卻從未自家庭感受到幸福,因為爸爸是家中的經濟主要來源,是所有人的天,卻是個性情暴烈的天皇老子。在梅寶的記憶中,爸爸像高標準的雷達監視器,一旦發現梅寶做錯什麼,怒氣可以一秒沖天。

小時候有一次,梅寶拎了一袋炒麵,爸爸叫她不要拿,她笑說:「我長大了,我可以!」剛說完,啪的一聲炒麵掉在地上。爸爸臉色鐵青,抄起鞭子就是一陣毒打。任憑辛梅寶痛到大哭大叫,媽媽和阿嬤卻都關在各自的房間,沒人搭救她。「因為她們知道勸了沒有用,她們也都不敢擋他。20歲前我常在想,為什麼我要出生在這樣一個家庭?」

最令辛梅寶受傷的是,當她再大一點,試著向爸爸解釋或求饒,爸爸總是責打痛罵:「妳以為妳很聰明嗎?妳以為妳是誰?妳是什麼東西!」那些毀滅性的字眼就像鐵鎚,一槌槌敲掉梅寶對親情的渴望,也敲碎梅寶的自信心和自尊心。只要想到爸爸,她就會發抖。

小時候喜歡穿T恤和短褲,被親戚長輩戲稱為「假小子」,讓梅寶很自卑。

曾經厭惡男人,也不喜歡軟弱的女人

「所以,我討厭男人,也不喜歡軟弱的女人。」梅寶在這樣的高壓教育下,常充滿各種負面思想。「我只能接受,我就是笨,我很沒用,很容易痛苦、沮喪,我覺得自己不重要,受了委屈也是活該……」

梅寶不是沒有努力過,她也想贏得肯定。有一次親戚家開舞會,梅寶聽說大家都會盛裝出席,她也拜託媽媽給她一套洋裝。當她換上新衣,照著鏡子,她第一次覺得自己有點漂亮!她心想,平時她都穿T恤和短褲,親戚都說她是個「假小子」,她聽見了總是低頭跑掉;今天,她總算可以給大家看一看,她也是個漂亮的小女生了!

當梅寶怯生生走到大廳,向親戚問好,其中有位叔叔直接大笑起來:「哎呀,不會吧?假小子居然穿裙子,想扮成女生嗎?哈哈哈……」叔叔的取笑引來一片哄堂大笑。

梅寶在嘲笑聲中跑進廁所躲起來,她的心跳得好快好快,然後,她開始哭泣了。不知該向誰生氣?她一直責怪自己:「誰叫妳自以為是?妳以為穿裙子就可以當女生了?」經過這次的事件,梅寶變得自卑又自憐。「我越來越像男孩,而且,我也相信,像我這樣的人,功課、成績甚麼的,樣樣都要努力拚到最好,才能證明我是值得活下去的。」

從小被父親嚴厲鞭打,讓辛梅寶懷疑過自己為何要出生。

接觸同性戀的書,認為自己的身分應該是T

上了中學,老師看到梅寶羽球打得很有天分,選她進校隊,幫學校爭取了不少獎盃。校園裡有些絮絮細語,女生們用崇拜的眼神望看梅寶,還有學妹寫情書給她。「學妹從中學寫到高中。我很開心,我第一次覺得自己被肯定、被喜歡,我終於找到我的路,就是當一個運動型的男孩。」

在眾多愛慕眼神中,梅寶藏著一個秘密。「我對一個女同學心動,我感覺得到她也喜歡我,因為她一直都寫信給我。後來我出國留學,我們一直用信件保持這份感覺。」19歲時,梅寶去英國唸會計,10年下來,她們往來的信件已經累積成一箱。「但是,那時的環境保守,我們都不敢更進一步。」

直到有一天,梅寶走進一間書店,碰觸到了一些同志的書,她心中那個隱晦的門,無意間被開啟。「我在英國的書店接觸到談同性戀的書,我好像發現另一片天地,我發現我可以喜歡女生!當我看到那些書,我心中狂喜,Yes!那就是我!原來,我是個同性戀者啊!」

那些書鼓勵同性戀者出櫃。於是,梅寶鼓起勇氣向她昧戀了10多年的女孩告白。「我請求她做我的女友,她也立刻從新加坡飛來倫敦。」界線一旦跨越,她倆如膠似漆、難捨難分。

在英國的秘戀時光,從隕石變成太陽

在英國的那段秘戀時光,讓梅寶從隕石變成太陽。她倆在異國異地,沒有長輩、沒有任何眼光的壓力,她們盡情釋放壓抑了十多年的愛情。可是很奇怪,理當感到幸福的這份愛,燃燒炙熱,卻燒出許多破口。

梅寶回憶說,她倆的關係,其實是建立在一種極度的不安全感中。「一開始好像很好,我們很在乎彼此,對方做甚麼事都要知道,妳想的、我想的也都要一樣。剛開始很甜蜜,可是,emotional dependence感情依賴太深,時間久了,變成互相掌控、彼此折磨,感覺很苦,很窒息,非常累!」

梅寶很困惑,她不是該覺得很幸福嗎?怎麼會這樣?「我想放棄,又覺得,眼前這個人,是世上對妳最好、最重要的一個人啊,我該怎麼辦?」

回溯這件事,梅寶的語調變得又快又急,可以想像她當時的心有多沸騰。

梅寶(中)認為凡事都要做到最好,她在職場上表現十分亮麗出色。

被女友跟好友劈腿背叛,痛徹心扉幾乎死去

「Mabel,我實在無法再繼續下去,我們分手吧!」

當女友說出這句話,她感到意外、心痛,誠實地說,也有點如釋重負。意外的是,先提出的是她;心痛的是,畢竟有點難捨。

但是,梅寶從一位友人口中得知,女友跟她分手是因為她愛上另一個T,更難接受的是,那個小王不是別人,而是她們共同的多年老友!

「Very hurt! very very hurt!」梅寶一連用了三個加強語氣表達她的受傷,「太痛苦了,這樣的事怎可能發生?她既認識妳,也認識妳的另一半,而且她們背著我偷情已經超過一年了。」梅寶從震驚到震怒,終於崩潰。

「我的心上好像有個大洞,整天哭,我不敢相信,15年的感情!我們之間怎麼可能發生這種事?我信任的摯友,和我愛的女人,竟然聯手背叛我!」梅寶墜入沮喪的深淵,她無法吃、無法睡,整天躺著,活著卻如同死去,她也無法上班,原本做得很出色的工作也垮了。「因為過去我的生命中只有她,她一離開,我整個人都空掉了!我甚至想到自殺。」梅寶強調:「情感依賴太深,是一個很致命的錯誤。」

她的朋友關心問候:怎麼了?梅寶更痛苦了,「我無法告訴她們,因為太羞恥了!而且,我跟她的故事,時間那麼長,該從哪裡說起?」梅寶冰封她的心,「我沒有人可以傾訴,也無處可去,因為沒有任何人了解我的痛苦!」

她嚴重失眠,眼圈深陷,面容憔悴到她不敢照鏡子。

終於卸下防衛機制,真愛的力量進到她的心

看到梅寶整個人垮掉,她的一對夫婦好友沒說什麼,只是邀請她一起去教會參加主日崇拜。然而梅寶冷眼斜看,在心裡不屑地嗤笑:「這些基督徒也太情緒化了吧!唱個歌樂成那樣,還有人哭成那樣,好像神經病一樣。台上講的,我聽不懂,也沒興趣。」

下一周,夫婦好友又邀她參加,梅寶不知為什麼,又跟去了。她還是在會眾中扮演那個在心底嘲諷人的人。

第三週,梅寶連譏諷嘲笑都懶得想了。在唱詩歌的時候,梅寶就只是冷漠站著,可是突然間,她的眼淚掉下來了。梅寶不想讓她的基督徒朋友看到,轉過臉去。

聚會結束,梅寶跟朋友道別。「我回到我的車上,感到有一種力量觸摸我的心,我的眼淚又開始掉下來,那個愛的力量強烈到,我這樣倔強的人,突然自己開口說,主,我願意把我的生命交託給祢。」

受訪時,梅寶強調:「情感依賴太深,是一個很致命的錯誤。」(圖/風向新聞攝影)

神蹟發生,但仍拒絕改變

那天深夜,一個神蹟發生,「我回到家,依然無法入睡,就如過去近半年來一樣。我說,上帝,如果祢是真的,就請祢讓我能夠睡覺。隔天,當我醒來,一看鬧鐘,我整整睡了七個小時。」

梅寶開始讀聖經,她的心慢慢柔軟,進入從未有過的平靜。從那之後,她每周都上教會,也加入小組,某天她去找了傳道,因為梅寶知道,她必須解決生命中最大的關卡,否則那種失戀的虐心,會一直停留在她的生命裡成為毒勾。

那是梅寶這輩子第一次做心理諮商,她一坐下來,就立刻豎起強悍的防衛線,她告訴傳道人:「不要改變我,我來這裡是因為我心裡很痛苦,可不是來被改變的。人要改變人是不可以的,也是不可能的,它違背了真實。我是個同性戀,這是天生的事實。」

知道自己必須重新來過,渴望找回平靜人生

傳道人很溫和,沒有多問什麼,也沒有多說什麼,就只是傾聽,還有為梅寶禱告。也不知道為何?梅寶大哭,哭得好像一個嬰孩,她感覺到,自己的人生有太多受傷,她必須重新來過,而此刻,就是上帝給她重來的機會!

「我發現問題的關鍵竟然是在我的原生家庭,我沒有照著被期待的生為男孩,導致父母在教養過程有太多問題。我必須做很多的饒恕禱告,讓裡面的我恢復平靜,才能回去見我的父親。很瘋狂對吧?我怎麼可能原諒我的父親?他是那個傷害我最深的人。」梅寶激動地說:「但是,如果我不饒恕、不讓它過去,我可能會下毒看著他死去。但我怎麼可以對父親下毒?所以,我唯一的選擇就是饒恕。所以我學習饒恕,包括對我的父親跟母親。」

梅寶就這樣,試著在饒恕中找回平靜。找回她原本應有的、該是的樣子。不久後,梅寶接到消息,她必須回去新加坡面對新的巨大問題。

「我的媽媽得了阿茲海默症,她的病情惡化得很快,糟糕到一個地步,我只能親自照顧她。」然而,梅寶要面對的是雙重的狀況。「我抬頭看我的父親,他變得很老,而且很固執,他對我媽媽的病情不能接受也不願去了解。」

媽媽得了阿茲海默,她一肩扛起照顧雙親的責任

很無奈的是,梅寶的媽媽退化得很快,在生活上發生很多問題,她一個親人都不記得,「我媽媽稱他的先生為『爸爸』,她還指著我對她的先生解釋說:『爸,她是個很好很好的人。』」

然而,僅僅如此,對於長期缺乏父母親的愛的梅寶來說,已經很感動、很足夠了。「媽媽一直說我很好這件事,讓我的心柔軟下來,我很得安慰。」梅寶每天禱告,靠著上帝給她的力量,決心侍奉父母親最後一程。

「我媽媽在2002年過世,之後,很讓我意外的是,我的爸爸因為感情上依賴我媽媽很深,他變得失魂落魄,陷入憂鬱症。在我媽媽過世四年後,我爸爸也過世了,他活了82歲。」

辛梅寶(中排中間)和許多國籍的跨虹者一起來到台灣,分享他們的生命故事。(圖/敢於不同大會提供)

感謝自己生為女性,找回愛與被愛的能力

2006年1月,梅寶的父親摔倒入院。因為父親的個子非常高大,瘦小的梅寶沒法帶他回家照顧,只好將父親送到護理之家。梅寶每天都去探望,父親竟然問我:「妳有工作嗎?妳有收入嗎?怎麼會天天有空來看我!」

梅寶心裡一痛,覺得到了這個時刻,父親關心的依然是她的工作、她的收入和她的價值?但,她既決定此生的愛都奉獻給雙親,就不再去多想以免磨心。

後來,父親在同年8月過世了。梅寶心中突然有種遺憾,就是她與父親之間,雖然已經饒恕了,卻未能有更進一步的親情,遺憾難免。未來的餘生,就仰望給天上的父親了。

然而,好像有種超自然的力量,在醫治梅寶的心。

有天深夜,梅寶在整理父親的遺物時,突然明白了,那就是他,那就是他表達愛的說話方式!「他不像好萊塢的電影那樣,會將『我愛妳』掛在嘴邊。但是,他問我工作,是希望我有能力照顧好我自己!」

「雖然在父親生前,我沒有機會對他說:你曾經在我小時候傷害過我,但是我現在已經原諒你了。然而,我已明白,那就是爸爸特有的、關心我的方式。」梅寶泛著淚光說。

「我這一生向父親學到很多,我終於不再恨他,而且能夠感激他。我感謝他將我生成一個漂亮的女性,我也找到做回自然本我的自由和平安。我相信,未來不論是否會與男性結婚,最重要的是,我已經找回愛自己、愛人與被愛的能力。」(張薇/採訪報導)

(本篇報導所有照片,除採訪攝影之外,均為Mabel Sim辛梅寶本人提供,特此感謝。)

在愛中竭力追求真理,重視媒體對家庭及年輕人的影響。支持風向新聞,♡ 捐款連結:

http://lovecom.org/donate

喜歡這篇新聞嗎?分享給您的朋友吧!

隨時收到優質清新的好新聞,請至以下FB、 [email protected]、App追蹤我們!

好友人數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

捐款支持風向新聞
line_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