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國際跨虹者

〈跨虹者系列報導〉從自卑被霸凌的女同志,蛻變為扶持同志基督徒的牧師

「性別混淆是我從小就出現的問題,情慾的問題也曾經困擾我許久。」來自馬來西亞的跨虹者羅碧玲(Tryphena Law),寫下了這些掏心剖肺的文字,來審視自己的過往。

羅碧玲出生在馬來西亞一個傳統華人家庭,她認為,每個人從小就像一張白紙,大人的話語對小孩的影響非常巨大。

要女性談論感情很容易;但,要女性對初見面的陌生人談論自己的性和情慾,往往不是那麼容易。為什麼,她願意跟我們談論極私密的過往?為什麼她願意剖析自己那麼隱私的情慾之路?她,這樣一位看起來保守端莊的女性,過去從未向任何媒體公開談論自己的同志之路,如今,她為什麼要向我們這麼敞開地談論一切?

六歲時意外的吻,開啟了通往情慾的門

 羅碧玲出生於1968年的馬來西亞,一個以回教為主、保守的華人家庭,父母親陸續生下她和三個弟妹。就像一般小女孩,童年時她常和其他小女生玩跳格子、家家酒。然而,六歲那年,某天,有個跟她同齡的鄰居女孩來找她玩,玩的卻是不尋常的遊戲─玩伴突然壓在她的身上,用力親她的嘴唇。

沒有人知道這個小祕密。但,那個瞬間卻在羅碧玲小小的心裡留下一個印記。她過去很少被父母擁抱,這是她第一次這樣被「佔有」─那種嘴唇接觸的敏感異樣,那種驚訝中帶著一絲「被喜歡」的奇異快感,讓她感覺自己好像被對方喜愛?但,無形中卻讓年幼的她被開啟了一道試探的門。

「我沒想到,」成年之後的羅碧玲回想起來,她說:「這件事會成為我對性愛的啟蒙。後來,我又發現,把長枕緊緊夾在雙腿之間會引發一種愉快的感覺。我的母親發現時,都會叫我不要那樣做!」然而,母親的隱諱避談,導致沒有人正確教導她,原來那樣就像是在學習手淫。

從小自卑,被錯誤教導成一個討好別人的人,嚴重影響人際關係

從小,羅碧玲的家教嚴格,跟許多華人傳統家庭一樣,她的父母親不擅情感溝通,極度注重孩子的教養。「我的爸爸媽媽性格含蓄,很少讚美。他們渴望第一胎是個男孩,對於我這個不被期望又胖嘟嘟的女兒,雖然從未表達失望,但也從未讚美肯定,我小時候一直覺得不被喜歡、不受悅納。漂亮的洋裝都很小件,所以我經常作T恤牛仔褲打扮,家人跟朋友總是喊我『假小子』。」

「妳要做好,要做好人,人家才會喜歡妳。」父母經常耳提面命,讓羅碧玲覺得,她一定要做得很好才會被愛。這樣的灌輸教導,讓她變成一個people pleaser(討好別人的人),這種信念深植腦海,影響她的人際關係。中學時,在班上因為處處討好人,反而成為被某些同學霸凌的弱勢對象。

「在學校裡,朋友們把我當成保護者或保鏢。其實我很害怕當保護者,我盼望被保護!我不敢說出真實的想法,因為我渴望能被群體接納多於被拒絕。」被貼上「假小子」的標籤後,羅碧玲告訴自己:要成為最好的「假小子」,才得到人家的喜歡和接納。另方面,她在運動方面表現優越,漸漸受到關注和讚賞,她覺得被關注、被接納的感覺真好!但,十二歲那年,她遭到班上一個帶頭者呼籲同學聯合杯葛她,頓時,羅碧玲被孤立了,失去她的朋友。

羅碧玲少女時期非常清秀,卻因自卑成為同儕霸凌的對象。

中學遭到集體霸凌、被暗戀的男生拒絕,用情色片來逃避現實

「被人杯葛的經歷裡,我默默承受被欺負、欺辱,心靈和情感上受了極大傷害。」除了失去朋友、遭受集體霸凌,連她暗戀的一位運動型男孩,也回應她的告白,說:「抱歉,我只把妳當作我的大哥。」這句話深深打擊了一個少女的自尊,羅碧玲在偷哭時也種下了這樣的內在誓言:「只有身材苗條、一把長髮的女孩才會被那樣的男孩喜歡吧?他們永遠不會愛上像我這樣的人!」

現實生活的受挫,導致羅碧玲更深地渴望被愛、被肯定。空虛的感情槽,遇上情慾的試探,立刻就成了一種腦海的刻痕記憶,將羅碧玲的心緊緊抓進了一個漩渦中。「我接觸到色情影片。很快的,我沉浸其中,而且我發現,女性的身體很漂亮!從那時起,我的目光開始被女性所吸引。」

成年後研究心理學的羅碧玲,回溯這段過程,很勇敢也很清楚地去看自己青少女時期所遇到的光景。「每當有人譏笑我是『假小子』或『胖妞』時,我就用色情影片來安撫自己,我沉迷於自慰。」

她自我剖析那段幽暗歲月的曖昧微光,好像一位導演低頭檢視一格格飛逝的生命影像:「沒有人知道,我常獨處在房間裡,鎖上門,利用色情影片來敷傷的行徑。但回想起來,冥冥中,彷彿有一個無形的『人』正注意著我的一舉一動。」

初接觸信仰感受愛,卻因家變而裂解、扭曲了情感發展

那時的羅碧玲正處於性探索期。但是,一場家庭悲劇卻裂解她的情感生命。當時的她,剛受到基督信仰吸引,好像在幽暗中出現一道微光,但隨即又被更多黑暗吞沒。

「十三歲那年,我在學校基督徒團契裡聽見耶穌無條件愛我,覺得那正是我要追求的!」羅碧玲印象最深刻的是:上帝因為深愛世人,差遣祂的獨生愛子耶穌為我們的罪受死,這樣人們就可以交換全新的生命。她年紀小,對深奧的神學知識似懂非懂,不過她最喜愛的,就是她感受到上帝對她無條件的接納。她毫不猶疑的,帶著被愛、被接納的雀躍心情成為神的孩子。

然而,就在她成為基督徒的同一年,家裡暗藏的火藥庫卻一夕爆發。原來,她的爸爸因為嗜賭,引發夫妻間的激烈爭吵,趕她們母女出家門。

母女被趕出家門,她從此保護媽媽,恨透男人

羅碧玲永遠難忘當時場景,她在媽媽臉上,看見一個女性所能經歷最大的悲傷、羞辱和憤怒,她嚇壞了。「媽媽,妳不要傷心,妳還有我,媽媽,還有我,我會保護妳,我永遠不會離開妳。」她好怕媽媽崩潰死掉,她願意付任何代價,只要媽媽活下來!她深知道,她已經失去家、失去爸爸,她絕對不能再失去媽媽,她願意為媽媽做任何事!

從那時起,「我彷彿成了媽媽的『代替丈夫』,我恨爸爸!我心底有個很恐怖的聲音,那就是:男人都是不可靠的!」從那時起,她成為家裡的戰士,用她全部的力量來照顧媽媽。

可是,她只是個十三歲女孩,是個自尊心低落,在班上受排擠和欺壓的驚恐小女孩。被同學帶頭捏鼻嘲笑,都只敢躲去廁所偷偷哭泣。她才十三歲,感情世界已經被家庭破碎,父母關係破裂而徹底裂解、扭曲。

羅碧玲深信每個人都需要第二次機會。

大學畢業後,羅碧玲成為老師。表面上看起來,她努力活出健康的形象、合群的態度;但,事實上,她心中一直有種很深的、不敢告人的孤獨。「當時我身邊有幾個關心我的女性朋友,我在情感上出現一種不尋常的依賴,常會妒忌,想要佔有每一段關係,直到最終,我感情失控地超越界線,和其中一位女性朋友發生性關係。」並且,在肉體與感情的強烈吸引力之下,就像陷溺在蜘蛛網中,一而再、再而三地從淺嚐到深陷,直至陷入很深的多角情慾關係裡難以自拔。內心強烈的罪咎感,行為脫序的性成癮,拉扯著羅碧玲的心,遇見光,就照出了那糾結錯亂的纏綿。

見不得光的煎熬:既是教會的傳道人,也是隱藏的同性戀

後來,她有了固定的愛侶,還成為教會的優秀同工,繼而順理成章地走上傳道人的路。雖然教會裡無人知道她是同性戀;但是,「我過著雙面人的生活,我的靈裡知道神不喜歡我的行為,但我又執著於需要一個愛我、唯一愛我的伴侶。」被情慾糾結的羅碧玲經常在暗夜裡哭著禱告:「我期許上帝能瞭解我的苦衷。」

她掏心地剖析那段歲月的不堪:「最痛苦的人就是,他自己既在教會服事,又反覆起起落落地掙扎。自責、羞恥感、羞辱、覺得自己不配……成為一個痛苦的循環,就像落在巨大的迴圈,想出來又無能為力。」

當一個人失去安全感,她就不容易相信別人真的能夠接受自己。「我常在想,假使我公開出櫃,別人會怎麼看待我呢?教會會怎麼對我呢?特別是,當我敞開自己,你卻責備我,把我趕出教會的門?那不是很糟糕?我已經很破碎了,你還把我趕出去,我豈不是更破碎?」羅碧玲直言,那真是靈魂體都備受煎熬的過程。

情變瓦解理智,燃心之痛讓她決定衝向死亡深淵,但……

某一天,她的伴侶突然告訴她,她要結束這段關係,因為她決定嫁給一個真正的男人。羅碧玲整個抓狂:「妳竟然另有男友?妳怎能這樣對我!」伴侶離開她,讓她痛徹心肺。

「因為這位伴侶是我非常心愛的,她也是基督徒,之前雖然也經歷過跟其他女友的分手,但是這位的離開卻真是讓我完全崩潰了。我崩潰到一個地步,那天晚上,我就想結束我的生命。」

情變觸動她生命最深層的地雷─被棄絕,更直接引爆她衝向地獄的開關,各種過去被訕笑的聲音、被嫌棄的聲音、被否定的聲音,像源源不絕的煙火,從記憶深處衝向腦海深處。她再也不想承受任何一點被棄絕的傷,燃心之痛讓所有理智線瞬間爆裂。「我那時已經是一個傳道了,我也不在乎下去地獄了,因為已經痛苦到失控了。」

「當我拿起鑰匙,準備走出大門,我的腳突然不能動,整整一個小時!」        當時羅碧玲哭到聲音沙啞,「到最後,我就說,神,祢贏了。當我說完這句話,我的雙腳才恢復。」羅碧玲從痛哭,到絕望,到降伏。她對神說:「如果祢的心意是不要我死,那麼,我接下來的生命就交給祢安排吧!」

話剛說完,她的身體立刻恢復。「這件事,我到現在還無法解釋,只能說,一切都是祂的心意,祂是那麼真,我再害怕,也只能交由祂了。」

這麼骯髒、這麼破破爛爛,還值得被愛嗎?

忐忑,懼怕,尷尬,都無法描述羅碧玲走向牧師師母家大門之前那段路的心情。她決定向牧師、師母坦承自己的性向,因為那是個死結,不處理就會一直卡住。「我聯絡了一對夫妻,他們是美國來的宣教士。我抱著死就死了的決心,見到他們,鼓起最大的勇氣對他們說出我內在隱藏很久的痛苦秘密,告訴他們,我是個同性戀。」

牧師夫妻聽完之後,沒有很大的反應,只是靜靜地聽。然後,牧師平靜溫揉地開口說話了:「耶穌愛妳。」

「我哭了。當時的我覺得,我這麼骯髒、這麼爛、這麼破破爛爛的女兒,祢還會愛我嗎?神卻說,我還愛!祂就是愛我們到底。也就是這一份愛,融化了我的心,也是這一份愛,讓我還能活下去,還能夠走到今天……」羅碧玲至今回想這段往事,仍心弦震動。

「我想,這一點也是教會必須看到,當一個人願意講她自己生命的破碎的時候,她是用了多麼大的勇氣才說得出口。所以聽到的人,不論你的心裡是多麼震驚、多麼害怕面對這個人所說的事情,我們都要安靜、要接納。」

然而,從此就脫離同性戀的情慾糾纏了嗎?很真實的答案是,不容易。

花了很長時間走出同性戀的身分後,羅碧玲四處分享得回自由健康的過程。

脫離情慾很不容易,即便再久也值得堅持到底

之後的羅碧玲,委身在諮商事工,特別是教會的同志教牧諮商,專門扶持牧養那些掙扎在同性戀問題的弟兄姊妹,甚至傳道人。

「16年來,我大約服事四百多位教牧關懷輔導,主要是基督徒,也服務非基督徒。」就像受傷生病需要恢復,靈裡的舊疤舊傷,情與慾、靈與肉的問題,也需要時間去處理。有時候甚至要花上十年時間,才能完全脫離那些挾制。

「假如在過程中他們跌倒,我不會驚訝,反而我會說:『來,我們一起,從跌倒的地方重新再來,向前走。但你不能退後,你已經走了10步了,雖然你現在跌倒了,你幹嘛要退後10步呢?』這些都是很真實的,這些掙扎、反覆,可能會到我們見主耶穌的那一天,但是那個掙扎不代表我不選擇跟從主。我知道你很辛苦,但是一直走下去,一定可以重新得到自由的。」

「不論有沒有信仰,人只要是為了自己,都要拿起力量來打這場仗。」

「這樣的服事對我最大的挑戰是,要碰回生命的痛,碰回以前的記憶,假如不是神的呼召,我肯定不會去做。」服事16年,羅牧師坦言她曾想放棄。「因為太難了!我也曾想過不想當牧師,或是又覺得軟弱、不配,我就會想,神永遠不會放棄我們。我們就要彼此扶持,一直更新,直到見主面的日子。」

現在的羅碧玲常被愛她的家人朋友圍繞,她也不排斥未來與合適男性建立家庭。
16年來幫助許多同志、受到敬愛的羅碧玲牧師,朋友為她慶生,生命充滿祝福。

公開軟弱不堪,是為了要分享健康與祝福

羅碧玲牧師真誠地分享她的經歷,她想要傳達,「很重要的一件事,我想讓很多人知道,神給我們每一個人第二次的機會,God always give us second chance。改變是可能的!」

羅碧玲牧師也深信,今天不論信不信耶穌,每個人都需要成為健康的人,這種健康幫助我們建立健康的人際關係。如同英文有句話,”Hurt people hurt people.”(受傷的人會傷害別人);同樣地,”Healthy people will build healthy people.”(健康的人能夠與人建立健康的關係)。

「我們也可以多做預防,讓孩子有機會健康地成長。健康的男女關係,造成健康的夫妻,帶來健康的家,孩子們有機會健康,不是完美,而是健康!我們要建立的就是健康的關係!」羅碧玲牧師如此祝福著台灣。(張薇/採訪報導)

(本文所有照片均為羅碧玲牧師提供給〈風向新聞〉專題報導使用,特此感謝。)

在愛中竭力追求真理,重視媒體對家庭及年輕人的影響。支持風向新聞,♡ 捐款連結:

http://lovecom.org/donate

喜歡這篇新聞嗎?分享給您的朋友吧!

隨時收到優質清新的好新聞,請至以下FB、 [email protected]、App追蹤我們!

好友人數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

捐款支持風向新聞
line_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