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國際跨虹者

〈跨虹者系列報導〉親情、愛情徹底死透,靈魂淌血的她是怎麼活過來的?

「媽媽,我過幾天會回老家,而且,我希望妳跟爸爸還有家人都在,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宣布!」柯瑞蓮掛上電話時,她和母親都很開心;誰知道這是一顆深水炸彈接近引爆的開端!

當柯瑞蓮回到老家,她感動地發現爸爸媽媽都在等著她。她好開心、好興奮,在家裡對父母親宣布她的大好消息。

柯瑞蓮接受訪問,勇敢說出她過去殘破辛苦的生命故事。(圖/風向新聞)

 學院畢業前宣布喜事,卻爆裂了親情

「阿爸、阿媽,我快要從學院畢業了,我還要告訴你們一件很重要的事。」柯瑞蓮像要宣布她找到第一份工作,或是要宣布結婚的喜事,喔對,她就是抱著宣布喜訊的神態,滿臉亮紅地說:「我是一個同性戀!」

爸媽的臉色,唰一下地變了。柯瑞蓮其實不是沒看到,但是她的興奮和固執,卻讓她有看沒到,完全忽略父母的震驚。

「我已經有一位很相愛的女朋友。」柯瑞蓮用認真負責的表情說出的這句話,彷彿第二刀,砍在父母的心上。

「而且,我們已經約定,我們會一直走下去到老。」柯瑞蓮無視父母的驚駭,愉快地揮出第三刀:「希望你們能尊重我的決定,接受和祝福我們。」

固執認為同性戀很美,愛男人是不安全、是危險的!

那天的對話是怎麼結束的?在飛機上被氣到狂哭的柯瑞蓮心裡模糊。在家裡被稱為「火山」的她,完全無法面對,也不想處理今晚撕裂親情的衝突!

她只記得,當她向父母出櫃後,整個氣氛都變了!壓力和張力大到她實在待不下去!她留下一封信,決定離開這個家。誰叫父母不接受她的選擇和她的愛情!她的告別信隻字未提去處,等於是砍斷所有與父母的情感臍帶和魂結。因為,父母的反對,看在柯瑞蓮眼中根本是不可理解。

誰說同性戀是羞辱?在柯瑞蓮的心裡,覺得是爸爸媽媽老土、老古板,偏見!誰都不可能改變她的決心,人們根本不懂,同性戀才是對的,同性戀有多美!愛男人才是危險的、是不安全的!

總之,從那天起,柯瑞蓮引爆完這個深水炸彈之後,就離開家,去了大都市,和女友牽手展開了她們選擇的人生路。

柯瑞蓮和許多國際跨虹者,一起來到台灣,向全世界分享他們的見證。

中學畢業就出櫃,用生命守護初戀真愛

許多許多年後,已經46歲的柯瑞蓮,坐在我們的眼前,談及這段她和父母因出櫃宣告爆發衝突的往事,這位已經中年的成熟婦女,即便成了很多痛苦者的輔導,還是忍不住流下了交揉複雜的眼淚。

「我從中學畢業,就已經清楚自己愛的是女生。」柯瑞蓮說。在她讀中學時,很喜歡看愛情漫畫和小說。在馬來西亞,30多年前的社會風氣跟台灣差不多,很保守。柯瑞蓮找到一些地下出版的日本同性戀小說來看。

「我看同性相愛的時候,就覺得很安全,我看到漫畫內容的結局都很浪漫、很唯美,就以為那樣是可以的,就覺得沒有錯啊!因為沒有人幫助我了解那是什麼。不知不覺,就像中了毒一樣對同志愛情小說上癮。不久之後,我就在要好的朋友中間出櫃了。」

就讀學院時期,柯瑞蓮與她的初戀女友瘋狂相愛,所以在畢業前夕,她打電話回家鄉,想把自己同性戀的事情,以及對象介紹給爸媽跟家人。

沒想到,迎來的是一場爆炸性的撕裂。柯瑞蓮在訪談時,神情苦澀地說:「那天的情形,到現在我都記得很清楚!他們完全沒有心理預備,被我嚇到了。那一天,當我公布了之後,我的家整個都變了。」

回首來時同志路,多少眼淚和痛苦

從那時起,她與故鄉老家徹底告別,和父母家人毅然決裂,畢竟,愛,是值得用生命追求的啊!真愛,是要用生命守護的啊!不是嗎?

不過,柯瑞蓮怎麼也沒想到,這段她不惜割捨親情血脈,也要全力維護、全心到老的拚命戀情,卻成了她人生中,最意想不到,最割心的致命一擊。

「我跟我的女朋友在一起大約有3、4年的時間,後來卻走不下去了,因為,我們的關係出現了第三者,她有了新歡,離開了我,我的世界整個垮了!」柯瑞蓮痛徹心扉:「我心想,我不是願意為妳付出一生,為妳捨棄一切,為什麼,為什麼妳還是離開了?」

熱戀的死亡像利刃一樣刺進靈魂深處,破裂、下墜、破碎,失愛的痛苦讓柯瑞蓮的每一個細胞瞬間如同結冰。她無法出門、無法工作、不想講話,吃東西也沒有胃口,陷入很深的憂鬱井底。不知過了多久,當休完所有能請的假,必須回去上班,她只剩下行屍走肉般的呼吸、起床、上班、工作、下班,看似活著,卻彷彿死去。

遠年傷疤一同被撕起,靈魂深處血流不停,誰能醫?

「失戀嘛!人生難免,痛苦傷心也是有,總是走得過去的嘍!」身旁也有朋友這樣安慰她。可是,柯瑞蓮無法,她真的無法。生命深處有太多厚厚的舊疤,結痂了,這次一起都被撕開,靈魂的血流不止,誰能醫?

柯瑞蓮在傳統華人家庭長大,父母愛她、照顧她到每天送熱便當到學校,弟弟妹妹也都很愛這個姐姐,她其實是個幸福家庭中的乖巧女孩,親戚口中的模範長女。那麼,是什麼讓她從中學時期,變身為母親口中一觸即發的「火山」?為什麼?為什麼中學開始她獨愛女生,痛恨男生?

因為,在她童年時期曾遭到性侵,傷害,無法處理。柯瑞蓮只記得,在她停不下來的啜泣裡,對周圍人的信任感散落、瓦解,崩潰,裡面說不出的怒氣讓她再也不要當一個乖乖牌,停不下的委屈讓她在也不要壓抑自己的任何一點情緒,

所以,她完全無法接受男性,她覺得男性是那麼危險、那麼不安全;而女生相愛是那麼美好當然,是如此珍愛永恆,直到這次!

失戀的痛徹心肺一次掀開所有的厚痂,她,靈魂淌血,活著就像只剩皮囊的活死人。

誰能救得了活死人?

親人,早已斷絕聯繫,同志圈朋友也各自歡愉。關心柯瑞蓮的朋友,沒有人的安慰能進得了她的心。當時,能夠讓柯瑞蓮感受到一點溫度的,竟然是她沒有特別在意過的同事們。

「同事看到我的狀況很糟糕,他們做了一件很棒的事情,他們完全沒有gossip我的事,而是默默關心。」柯瑞蓮知道辦公室有不少人是基督徒,但沒想到:「她們默默為我禱告,不斷為我禱告。」

同事們的作法讓柯瑞蓮覺得:「當時我心想,世界上竟然還有你們這種人?你們這些基督徒都是外星人吧!」沒想到,一段時間下來,這些禱告慢慢軟化柯瑞蓮的心,而且,她竟然聽見上帝對她說話,也經歷了一些神蹟奇事,讓柯瑞蓮服氣:「我看見這個神很真。而且很可怕的真。」

「之前的我充滿悲哀、被背叛,充滿憤怒,很多複雜的情緒,但是禱告後我感受到一種很深的平安,是人無法給我的。裡面的悲哀、痛苦都被拿走,是一個真正的內在醫治。我就很肯定這個世界上有一位神,而這位神可以醫治心靈破碎的人。」漸漸地柯瑞蓮感到,也許她可以走一條不一樣的路?於是,柯瑞蓮在1998年受洗信主。

回轉讓柯瑞蓮得到身心和感情上的自由,多年來她也幫助許多同志朋友回到平安跟喜樂裡。

回轉讓她感恩,也在感情關係中變得輕鬆自由

多年來浸泡在信仰的生活中,柯瑞蓮已完全脫離同性戀身分,回轉成為一個內在外貌健康優雅的女性,並且成為一位傳道,成為很多跨虹者的幫助。在接受我們採訪時,說出這樣一段話:

「在痛苦後恢復平靜,要重新走一條新的路,就像在泥濘中要跋涉走上斜坡一般地艱難。我碰了很多釘子,只能繼續讀聖經,我發現我越被神的話吸引,心思也慢慢被轉化。原本我不覺得同性戀是罪,但後來我明白了,卻還是跟神討價還價,因為我不可能從同性戀突然就變成不是同性戀了啊!到最後,我知道那個罪帶來的內在衝突令我不可能有平安,我必須做出抉擇。神讓我看見,祂創造的人應該是什麼樣子,應該怎麼活。多年後,我掙脫了同性戀的枷鎖,重享自由。」

直到6年前,柯瑞蓮才真正有勇氣,向父母、家人正式道歉。「過去我一直覺得同性戀沒有錯,我沒有得罪父母。雖然我不肯承認,但內心深處知道我傷了他們,在我潛意識裡,我一直在壓抑這個事實。」

面對父母,柯瑞蓮只說了「對不起」就痛哭流涕,她的爸爸還沒說話就先哭了,媽媽則是哽咽著說:「回饋就好!」(編按:意指他們對柯瑞蓮別無所求,只要她對社會是個盡責的人就好)。

「其實,這麼多年來,我一直都對自己當年傷害了爸爸媽媽,感到很愧疚、很遺憾。」於是,柯瑞蓮作了很深的饒恕禱告。「那次之後,我跟父母的關係完全不一樣了,我們之間的牆不見了,關係變得非常輕鬆。」柯瑞蓮滿心感謝:「真的是,在真理中得到醫治,也得自由!」

在愛中竭力追求真理,重視媒體對家庭及年輕人的影響。支持風向新聞,♡ 捐款連結:

http://lovecom.org/donate

喜歡這篇新聞嗎?分享給您的朋友吧!

隨時收到優質清新的好新聞,請至以下FB、 [email protected]、App追蹤我們!

好友人數

 

Facebook 留言

line_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