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台灣跨虹者

〈跨虹者系列報導〉從瀕死的愛滋患者,到身心靈自由的跨虹者

1975出生的夏木陽,是一位中年日本男子。他的外型修長秀氣,談吐文雅,穿搭簡約卻透露時尚,就像是一位藝術家。

「我曾經學過中文,很高興能夠跟台灣的朋友分享我的生命故事。」夏木陽說,他曾經以男同志的身份,生活了很長一段時間。他的生身父親,其實原本就已有家庭,但是因為他們無法生養小孩,他的父親就追求另一位女子作他的地下情人,生養了一女一男,這個較為年幼的男孩就是夏木陽。

夏木陽(台上著藍西裝者)真誠地與台灣朋友分享他的生命故事。

因大人計畫出生,沒有父親在身旁

「在我的童年記憶中,父親並沒有陪在我們身邊。」夏木陽講到這段回憶,平淡從容,好像在講他人的事;然而,聽的人不免替他有點感傷。「我的父親依然住在他自己的家裡,與他合法正娶的太太一起,偶而來探望我們。所以我成長在一個沒有爸爸的家庭,偶而才能見到我的父親。」

在缺乏父愛環境下成長的夏木陽,不自覺地說話、行為都比較偏向女性,他把潛意識裡對父愛的需要及渴望,投射到了身旁的男性身上。青少年時期,他暗戀高大的運動型學長,等到再大一些,他開始偷偷跟男性交往。

「在這種不滿足的愛中,我轉而向其他的男性尋求愛與被愛,希望能填滿心底的那個洞。」然而,對夏木陽來說,這種被愛的幸福感稍縱即逝,而且一直帶著一種陰暗的罪疚感。「我一直跟不同的男性發生親密關係;但,即便在某些時刻、某個瞬間,我或許得到一時的滿足;過後不久,我的內心仍然感到非常地空虛,也非常孤獨。」

因為缺乏父愛,一直在男性身上尋找愛

夏木陽以男同志身分生活很長一段時間,儘管他的工作挺成功的,表現也十分出色,也沒有人對他同志的身份予以評價,然而,他搖搖頭說:「我仍感到自己的生命就像行走在黑暗中。」

夏木楊靈魂深處的不安感,在2002年的一次健康檢查中,不幸得到證實。他被檢驗出HIV呈現陽性反應。「我非常震驚,很不能接受,覺得為什麼是我!怎麼可能?」夏木陽從驚訝到生氣,不可置信,他明明那麼小心,每一次都做好保護措施,為什麼可怕的疾病還是找上了他?

「2008年,我因為HIV發作,差一點死亡。」夏木陽回憶道:「那時的我非常痛苦,自殺的念頭一直在我心裡,可是又想到,難道自己就這樣白來一趟嗎?我的人生就這樣結束了嗎?那,我的生命到底有什麼意義?」

愛滋病發作,瀕臨死亡的威脅

當時,因著愛滋病,他的伴侶、同志朋友都離得遠遠的。支撐夏木陽活下去的,不是家人,也不是他的朋友;很希奇的,反倒是他的同事們。夏木陽很驚訝,他原本以為同事們不曉得會用什麼眼光看待他,說不定他會做不下去了;沒想到,在他同事當中,有好幾位基督徒都主動為他禱告,陪伴他,幫助他渡過最艱難的時刻。

絕不認為自己會信仰宗教的夏木陽,面對來探望他的牧師,充滿敵意。「那時牧師來看我,想要跟我分享聖經。我心想,好啊,你這個牧師,來就來吧!看我怎麼打倒你。」

牧師的態度非常慈愛溫和,到最後反而讓夏木陽感到不好意思了,他只好勉強答應讀聖經,牧師的溫柔謙虛、同事們的關心和包容,讓夏木陽開始轉念。

過去的他,抱著一種對生命的負氣,覺得自己的出生,不過是出於大人的私慾,父親的私心,從未給他一個完整的家庭,以至於他對自己的生命沒有期待而且充滿憤怒。儘管他在不同的男性身上,想要尋找愛,但是,那樣帶著情慾與私慾的愛,根本不可能讓生命完整,反而為夏木陽帶來更多的混亂。

夏木陽渴望愛與被愛的真實感、安全感,要到哪裡才能找得著呢?

誰能告訴他生命存在的意義和答案?

無私的愛成了一股奇特的力量,幫助面臨死亡威脅的夏木陽去深入思考,生命被造,存在的意義和答案。他想到,「如果我的時日所剩不多,那麼,該是我對自己的生命負責,以及對自己的生活方式作出抉擇的時刻了。」

「回首過往,我以同性戀者的身分活著時,真是非常空虛也非常痛苦。我常感受到人的眼光,好像在說:不要去碰觸這些人,不要去接觸這些人。那種棄絕與背棄的痛苦。」

夏木陽真的很難放下過去的自己,但是他決定把一切交託給上帝。他在2008年的9月24日受洗了。然而受洗後,「我不是一直生活在平靜安穩中。我一直不斷地破碎過去的價值觀,重新被塑造一個新的樣式,坦白說這很難。」夏木陽艱澀地說:「每次我遇到困難,就要重新去找答案,也經歷過一些很真實的拯救過程。最終,我體認到一件很可貴的事,那就是:不要倚靠自己,要倚靠上帝,我終於體會到,一切都是恩典。」

當夏木陽用這樣的眼光活著的時候,他能夠放下心裡的苦和毒,真實地回歸一種身心靈的平靜,也能夠重新找到單純的幸福。他發現,他不需要再尋求那缺少的的父愛,因為他已經得到天父的愛、家人的愛、朋友的愛,這些愛讓他的生命變得完整。

在友情和愛的陪伴下中,夏木陽(左)回轉到真正的自己,重新出發。

發病後10年過得健康,感到真實的幸福

「現在的我變得非常非常幸福,我已經回轉了10年,也經歷了10年的男性生活,我現在可以健康地活著,是因為讓自己活在原本所是的樣子,被接納和被愛著。」

現在的夏木陽,早已回歸男性的身分,以男性的穿著、行為、言語、姿態來生活,他單身,而且維持著健康,他用他的經歷來說明,回轉是可能的,可以的,也是一條幸福的道路。

「那是因為,我已經知道我人生的目地。我要把神的愛和真理,得到自由的方法來傳達給跟我從前一樣的人。」夏木陽說,在日本每年約有三萬名自殺者,當中有不少同性戀者,他切切盼望能夠把這樣的愛帶給同性戀者。(張薇/專題報導)

(本篇報導為保護當事人,內文採取化名,圖片亦作局部處理。)

在愛中竭力追求真理,重視媒體對家庭及年輕人的影響。支持風向新聞,♡ 捐款連結:

http://lovecom.org/donate

喜歡這篇新聞嗎?分享給您的朋友吧!

隨時收到優質清新的好新聞,請至以下FB、 [email protected]、App追蹤我們!

好友人數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

line_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