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投台灣地方

〈愛家公投志工小故事專題系列報導〉七百多萬同意票幕後,默默付出的學生志工們

愛家公投志工的報導登出後,受到很大的迴響,有不少人表示對愛家志工的感謝與肯定,也有網友直接分享他們遇到的真實狀況。

有網友向這些愛家公投的志工留言致敬:「感謝你們所有人堅持愛家的價值。」也有網友反應,她居住的地區有店家張貼愛家宣傳單,遭到不取下就拒買的恐嚇,弄得老闆娘心生恐懼。她本人在市區發宣傳單時,也多次被挺同人士叫囂、恐嚇錄影。

愛家公投的幕後,其實有很多年輕人默默地投入。(圖/風向新聞)

年輕學生志工們遭受更大的壓力

這群愛家志工,事實上絕大多數都是自發性地投入參與,他們來自北中南、四面八方、不同族群。經過一段時間的查訪,我們也發現到,愛家志工們不是像外界所傳的,都是人生級別的「中高年級生」,其實當中也有很多是30歲以下的年輕人,包括熱血的高中生和國中生,他們或在學校分享愛家理念、或是組隊前往中南部宣導,也有年輕志工相約用腳踏車隊在社區沿路宣導……只是他們身處在挺同聲浪強烈的同儕中,遭受的壓力大,而默默奔走罷了。

就讀大學的何姓女同學,回想起她推動愛家理念的過程時表示,「在班上推愛家公投的壓力,比在路上向陌生人推動來得要大。因為妳會遇到的都是認識而且會常見面的人,真的很怕遇到嗆聲的人。」侯同學談起被挺同的同學質疑的聲浪時說,「我真的有遇到同學說我反同性戀。我原本有點害怕,但是轉念一想,我又沒有做錯什麼,只是想宣導愛家理念罷了,所以就勇敢地去跟他們講我的看法。」

何同學得到同學們的理解,還有同學願意幫她推公投;然而,其他年輕志工遇到的光景就沒有那麼幸運。

一位今年剛考上大學的林同學,雖然還沒有投票權,但是她了解到愛家公投的重要性,寧可放棄人生中最輕鬆的暑假,跟朋友去中部推動公投連署和後續的愛家公投。她回憶這幾趟的過程中,有被人當面拒絕,也有吃閉門羹的。還遇過幾位老人家回答:「這是你們年輕人的事,跟我沒關係!」「這款ㄟ政府沒效啦,簽了也沒用。」

霸凌行為從言語攻擊演變成人身攻擊

以上這幾位年輕志工收到的回應,雖然是直接拒絕,也還算是正常反應。有些年輕的愛家志工,就遇過有人直接面對面嗆聲,或是指著公投小卡內容逐條盤問。這幾位高中、大學生當中,曾有人自願跟師長、同學一起去宣導,其中有位女同學在公園口遇到同志突然走過來,無預警地吐口水在她臉上後逃逸,女同學和身旁的人都嚇壞了。

還有一位20多歲邱小姐,剛出社會不久,和兩位好姐妹到北市某市場附近發愛家公投文宣品時,遭到一名中年男子騎腳踏車一路尾隨狂罵,三個女生只好分頭另找地方。沒想到,邱小姐獨自走到別處的時候,該男子突然朝她身上扔了一包東西,低頭一看,居然是裝著吃剩廚餘的垃圾袋!

一位年輕志工潘小姐說:「我們在新莊老街,愛家掃街時,被一位騎士大聲罵我們變態!噁心!然後呼嘯而去。還有兩個年輕媽媽去台北東門掃街,好意遞給一位騎腳踏車的人衛生紙,他拿了以後停兩秒後用力往地下丟,然後騎車從我們一個年輕媽媽身邊故意擦撞過去。」

也有年輕志工在大學附近被疑似同運人士阻擋,不准他們發愛家小卡,見阻擋不成,突然發怒將手中的飲料杯,朝愛家志工身上扔過去,杯蓋撞地彈落,飲料噴灑在志工的褲管和小腿上;在板橋,也發生過同運作勢要打正在發小卡的愛家志工……

種種壓迫、污辱及挑臖的行為,都造成志工心中不願意再回想的痛。大學志工楊同學說:「現在是多元、民主的社會,想法不同沒關係,可以用講的啊!用這種態度跟攻擊行為來對待想法不同的人,就是不對啊!」

南部也有很多年輕志工參與在愛家公投活動裡,付出一份心力。(圖/風向新聞)

網路及LINE群組也傳出多起言語霸凌事件

大選前,曾發生過一起跨性別繪本的議題熱論。當時愛家志工陳同學在網路上發表了他的一點想法,結果引發排山倒海般的網路霸凌。「我從沒遇過這樣的事,滿恐怖的,各種攻擊的言詞、髒話,連『你去吃屎』這麼難聽的話都寫出來了。」當時有朋友看不過去,說要幫他提出檢舉,陳同學歎口氣,說:「算了。為了愛家公投的名聲,我寧可自己吃虧、忍氣吞聲,就默默地刪文了。」

不論是網路、LINE群組,都有不少愛家志工都遇過被人咒罵「去死!」或是「好噁心喔!」,或是威脅「不准再發文!」這類的惡言惡語。有位愛家志工劉小姐回想起:「去年開始,看見有朋友在網路上分享一夫一妻的價值觀,我給他們按讚,偶而也會在臉書上分享幾句。過沒多久,有5個人透過網路來攻擊我,言語非常兇惡,讓我感到被威脅,覺得他們會找到我家對我或家人不利。經過這件事後,我才知道,同運他們並不是像電視上說的那麼柔弱、被霸凌,而是會主動去霸凌跟他們意見不同的人。在我的朋友圈中也聽到很多類似的事件。」

在大選公投當天,也有志工反應他們遭到拍照、錄影上傳到網路。更有甚者,有年輕的愛家志工在投開票所附近,遵守中選會規定在30公尺外發小卡,卻一路被盯哨、被追,被驅趕到哭的事件都有發生。志工陳媽媽說:「我看到這些年輕人比我們還勇敢,我們有個年輕人在社區發小卡被罵哭了,擦乾眼淚又堅持下去,讓我們都很感動。」

志工們在捷運站發DM、小卡,耐心有禮地對好奇的路人講解時,也會遇到情緒失控的年輕人來針對公投條文辯論,講不過,就惡狠狠像跳針一樣吼叫怒罵,讓志工們好無奈。就有志工爸爸分享說,他去發小卡的時候,有人用台語指著他用台語罵:「這是妖魔鬼怪!」讀小學的兒子拉拉爸爸的衣角問:「爸爸,你這麼熱心,他們為什麼還要這樣?」

年輕的愛家志工不是沒有恐懼、沒有壓力;他們對國家社會,充滿感情和期許,才會義無反顧走出去。(圖/風向新聞)

路人看不過去,跳出來主持公道,一群人被帶至警局

有時候,志工們隱忍,卻是路人看不下去。曾有愛家志工一起到北市中山區某醫院門口宣導、發DM。醫院裡突然衝出一名年輕男子,對志工們指使氣頤、劍拔駑張。志工們為了不驚擾到病患,選擇不回嘴,移動到其它位置。該名年輕男子卻緊盯著跟去找麻煩,並且針對一個個子嬌小的年輕女志工大吼大罵。因為年輕男子態度惡劣,引發一位路過的阿伯不滿,見義勇為出來幫志工講話,最後演變成阿伯被年輕男子拉扯推打,警察趕到,將他們一起帶去警局。

在警局盤查時,發傳單的年輕女孩哭了,志工們趕忙安慰。女孩私下對同伴說:「我不是因為我進了警察局而哭,我是為這個年輕人感到難過。」後來,志工們關心被推打的阿伯,也勸阿伯能不能原諒對方,不要追究了,最後阿伯跟年輕男子以和解收場。走出警局時,年輕男子突然對愛家志工說,他是同性戀者,又有憂鬱症,因為看到有人宣傳愛家公投,才會情緒失控。

「我們推動愛家公投,不是為了挑起爭端,而是為了堅持愛護家庭的價值。」年輕的愛家志工們雖然隱忍委屈、按捺不說,但他們不是沒有恐懼、沒有壓力或是沒有感覺;相反地,在他們心中,對於這個國家、對於這個社會,充滿了一種感情和期許,才會義無反顧地願意走出去面對問題。

「我就做我該做的事,霸凌對我沒有效,恐嚇也起不了作用,我裡面有一股決心。」愛家公投志工表示:「為了善良的台灣人;忘記過去,珍惜今日,努力未來。繼續向前走,絕不向惡勢力低頭!」(張薇 / 專題報導)

(本系列專題報導,為保護愛家志工當事人,除事件本身為根據志工口述內容據實報導之外,有關於志工姓名、照片、個資等,均採保護立場不予寫出,敬請讀者了解。)

在愛中竭力追求真理,重視媒體對家庭及年輕人的影響。支持風向新聞,♡ 捐款連結:

http://lovecom.org/donate

喜歡這篇新聞嗎?分享給您的朋友吧!

隨時收到優質清新的好新聞,請至以下FB、 [email protected]、App追蹤我們!

好友人數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

捐款支持風向新聞
line_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