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投辯論台灣地方

〈愛家公投志工小故事專題系列報導〉七百多萬同意票,背後不為人知的辛酸和眼淚

被擋、被罵、被破壞偷竊、被送警局卻仍不停歇


在十多年來、數百次的採訪工作過程中,很少遇到這樣的受訪對象,明明受盡了委屈,明明遭遇了不正確的對待,明明被阻擋、被辱罵、被撕毀、被扔東西、被吐口水,甚至被報警帶去警察局然後證明無罪當場被請回……

當我們詢問他們遇過那些事件?他們幾乎都是笑笑地對你說:「沒關係,都過去了。」「就這樣吧!」「被霸凌事件?很多啊!對方罵了什麼?嗯……要好好想一想才會記起來。」

真的令人驚訝又好奇,在現今社會上,一般受到委屈的人,遇到媒體來訪一定要好好一吐悶氣、甚至難免誇飾一下自己受到的冤屈和羞辱;然而,在這數十位受訪者當中,卻大多是不想再去計算人家的惡,或是真的不想再去計較。這些受訪者,大多數是中壯年的熱心父母,也不乏國小學童,和高中大專生,當中也有白髮皤然的奶奶被挺同的年輕人凶狠瞪視。

這些人是誰?被白眼、被阻擋、被辱罵、被撕毀、被扔垃圾、被吐口水、被伸手推肩,甚至在他們當中,有很多人不止一次地遭到報警、被帶去警察局,然後警方確認他們沒有任何過錯、沒有觸法任何一條法律、沒有傷害任何一個人,然後當場被無罪請回。他們是誰?他們做錯了什麼事?

(圖/志工媽媽微笑發小卡,卻被同運份子伸手阻擋)

前者的答案是:他們是推動愛家公投的熱心志工們。

他們做了什麼事?就是微笑、禮貌、熱心地拿著單張或愛家公投小卡,風雨無阻在街頭巷尾、在市街賣場、在學校門口,向願意停下腳步、想要了解愛家公投的人們,說明婚姻家庭價值,以及解說愛家公投的內容。

既然是用正常管道、合情合理合法去推動對社會家庭好的觀念。那麼,為什麼愛家公投志工們會被霸凌?是誰會霸凌這些善良熱心的家長和長輩們?

根據專題小組這段期間蒐集到的訪談、照片和影片資料,可以清楚看見,霸凌愛家志工的那些人,當中有不少人很可能就是在螢光幕上一把眼淚一把鼻涕、表現得柔弱無助,宣稱他們被社會霸凌、歧視甚至號稱被欺壓的同志朋友或是挺同人士。

正是這些謙卑傳遞、努力不懈的愛家志工,默默地用兩年的時間,從北到南、從早到晚,一腳步一踏印地催出了七百多萬票的驚人奇蹟,愛家志工們的背後,到底遭遇了哪些不為人知的辛酸?以下請看專題小組用訪談及蒐集到的事實,所做的專題報導內容。

 布條掛起就被剪,再掛又被偷

在大選前一個多月,各地的志工和團體,有感於這次公投的重要性,有些志工主動去下一代幸福聯盟申請宣傳布條,自發地在自己居住的社區掛起愛家公投宣傳布條,也到市場或公園附近擺攤,原本單純的宣傳行動,卻遇到了這樣的情形。

萬里區野柳有間保安宮,位於路口交叉處,地理位置明顯。志工陳爸爸請問廟公能否讓他們掛布條?廟公一聽是愛家公投就非常同意。然而,志工爸爸辛苦掛上的布條,隔不久就被一個中年男子剪掉,對方破壞後立刻騎摩托車落跑,剛好被開車離去的志工拍到。

「我們掛在附近的福安宮,也被剪了兩次。這些布條都是我們開好幾個小時的車,遠道送去,並且徵求過廟方的同意才掛上的,不到一小時,卻都被抄走了!」這種劣行,不僅讓志工們搖頭嘆息,連廟公都說:「這一定是有心人做的事,我們野柳在地的都很尊重人,不會有這麼惡劣的行徑。」

無獨有偶的,雲林虎尾的一間教會也遇到離譜的情形。在鄉親口中,南部是很純樸的,大部分的民眾都很保守也很單純;然而,虎尾浸信會的布條還是遭到了破壞甚至偷竊。

(圖/愛家布條被割、被偷的事件層出不窮。)

布條被割被竊,都還不是最讓人心痛的事

虎尾浸信會的廖閔郎牧師無奈地表示,掛在教會門口的布條被剪了很多條,再綁、又被剪,或是重新掛上隔夜就不見了。然而,最令牧師痛心的,還不是那些物質的東西,或是推動愛家公投時遇到有些人呸罵他們「是國民黨的」,「那是基督教的別理他」這類的冷言酸語。

真正令廖牧師痛心的是:「當我們去科技大學宣導愛家公投,那裏的大學生、年輕人直接對我們開罵開嗆,態度無禮,有些人言詞犀利。聽見年輕人用積非成是的錯誤內容來回應,這些都讓我們心裡很難過。我深深感到,我們把孩子交給網路、媒體太久了,應該要好好禱告、好好注重下一代的教育,拿回教育的權柄,把年輕的世代引導到正確的方向。」

台北衛理公會平安堂,布條被偷去一條,另外兩條被寫了「不」在同意前方。還有一位台北文山區的志工廖小姐嘆氣說,他們把布條掛在景美的愛家公投站,三天兩頭就有人偷偷趁半夜來寫上LGBT,或是亂貼貼紙,志工每天都要花時間用清潔劑辛苦清除。「還有整片布條被偷走,關東旗的旗幟也被割破,也有不明人士折斷我們的旗桿。」愛家志工每天面對這些惡意的破壞,心裡很難過,也很無奈。另一位大三男孩則是回報,他掛在世新大學附近、自家陽台的布條連續被破壞,後來改掛二樓才不再被偷。新店一間小館子的老闆熱心掛上的愛家布條,不到一個禮拜也被偷走。

被割、被偷,都不是讓志工們最難過的部分,對愛家志工們而言,最嚴重的衝突,是遭到報警處理。

(圖/像這樣的毀損還算輕微,就連關東旗桿也發生過被折斷的事件。)

被報警帶至警局,不公平待遇令志工看在眼裡、寒在心底

台北市的文山區向來以軍公教居民佔多數,被視為優質文教區。然而當愛家志工林同學等人在自家附近的景華公園想要拉布條時,卻馬上有人去報警,甚至立刻遭到警方開單處理。

讓志工不解的是,「後來有人在景行公園看到同運方也掛布條,警察卻等到三小時之後才姍姍來遲。」而且,疑似是讓某位挺同的市議員候選人辦公室的人去收布條?這樣的差別待遇,也讓志工看在眼底。

這樣的不公平待遇在大安區也出現,志工媽媽嘆氣說:「我們在大安森林公園發文宣品時,有人(年邁的白髮志工)被罵三字經,我們都忍下來了。」志工媽媽們忍辱負重,遵守公園管理處的規定,沒有進入大安森林公園,而是依法在入口處發放愛家文宣時,竟看到疑似同運人士大咧咧在公園內四處發放宣傳 卻無人制止。志工們禁不住問:「這是同運特權嗎?」

所幸,大部分的警察都還是秉公處理的。一位白髮志工張媽媽,在寒流中抱病發放公投小卡時,被兩位年輕人緊盯勸退,見到張媽媽持續發放,對方便報警抓她。當張媽媽被帶至警察局,警察盤問確認張媽媽並沒有觸犯任何一條法規,反過來質問告發的年輕人:「人家只是在發放宣傳卡片,她犯了什麼錯!」

公投當天對峙加劇,各地狀況宛如燎原

這些愛家志工遇到的情況,在11月24日投開票當天,由於熱心奔走發放愛家公投小卡,遇到的惡劣情形更是範圍擴大,也明顯加劇。

有一位年輕的李媽媽在龍泉市場附近發公投小卡。一位路過的阿伯突然對她嗆聲,甚至騎腳踏車故意在李媽媽周圍繞行、試圖施加壓力,見驅趕不成,就破口大罵指控她「違法!」李媽媽嘗試理性對阿伯說明,中選會規定,在30公尺以外的地方發小卡是合法的。然而騎車阿伯完全不理,拿起手機對她拍照,不尊重對方隱私權,挑臖意味濃厚。

還有一位在大學任教的老師,則是在北市某高工附近依法定距離發放公投小卡。她微笑彎腰發放,卻遭到挺同方近距離厲聲狂嗆。老師原本打算冷處理,然而對方卻一直緊跟著她、狂罵不休,逼得老師只好抵擋對方:「你不要恐嚇我,我可以告你。」對方這才悻悻然離去。

類似的羞辱和壓迫,不只發生在台北,也發生在台中。

地點是在台中三省國小。投票當天,一位年約30歲男子,對著發公投小卡的一對年輕母女大吼大叫,還拿起手機對著她們母女狂拍照,幼齡的孩子受到驚嚇,年輕媽媽不知如何是好?這時,一位正在現場的記者錄下了這段被逼迫的影片,所幸警察也及時趕到現場,這對年輕母女才得以脫困。

監控、壓迫、動手推人都有傳出

志工張小姐回想投開票當天遭到的壓力,至今仍難免驚恐。「我在建成國小門口發公投小卡,警察四到五次前來,用警告的口氣盤問,但是因為我們一切都是秉公守法,警察就離去了,也讓我繼續發。這時有一位會講中文的外國人突然大吼大叫,說人家歧視他,但因沒有人理他,他叫罵一陣就離去了。又過了一段時間,投票所裡有人出來恐嚇我,說要叫警察來把我抓走。也有挺同的人經過,對我霸凌、嘲笑、謾罵。」張小姐心有餘悸地說:「當我自己投完票,走到30公尺外再度發小卡的時候,門口已有幾位同運方的人在近距離監視我,同時又發他們的文宣品……」

張小姐表示,她還不是遭遇壓迫最大的。「我們有夥伴在投票當天依照規定發公投小卡,卻被人恐嚇不准他再發,後來甚至被警察帶去派出所留資料,而且也被挺同方拍照,還上傳在臉書。」

這些事件還只是冰山一角,類似事件還有更多。有一位年輕的葉媽媽原本什麼都不願意說,最後才心疼地道出她兒子遇到的事情。她的兒子今年小學四年級,因為看到爸爸媽媽都在為愛家理念奔走努力,他也自發性地到公園陪同宣導,卻被一位中年壯漢走過來用力推他的肩膀,罵他不准再發了!這位志工媽媽隱忍很久,最後才說出了很多愛家志工內心深處的困惑:「我們溫和、理性、合法地去做對國家社會有益的事,卻遭到這樣的對待。這,難道不是霸凌嗎?」(張薇  綜合報導)

在愛中竭力追求真理,重視媒體對家庭及年輕人的影響。支持風向新聞,♡ 捐款連結:

http://lovecom.org/donate

喜歡這篇新聞嗎?分享給您的朋友吧!

隨時收到優質清新的好新聞,請至以下FB、 [email protected]、App追蹤我們!

好友人數

 

 

 

Facebook 留言

line_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