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社會

護理師拒男同志捐血 醫師:危險族群的防疫政策

日前在網路論壇上,有一名男同志提及自己前往捐血車捐血,卻遭到護理師的「惡言相向」。該事件在網路上引發雙方論戰,有人認為該護理師言行可議,也有人認為不知捐血規定就貿然捐血,的確浪費護理師時間。對於過去有男性間性行為者不可捐血的禁令,衛福部也研擬修改並放寬,但也對外澄清目前無既定時間表。

該名網友表示,生日當天上捐血車想捐血,而護理師就問他是否是同志、有沒有發生過性行為,甚至對他說,「你知道你不能捐血嗎?為什麼要浪費我們時間?」隨後護理師要求該名男子下車,並對該名男子說,要跟贈獎人員表達自己是睡不滿8小時所以未能捐血,且還順道祝該名男子生日快樂。事後,對於該名護理師的態度,該名男子表示,「我想,我這輩子都不會忘記那位護理師的嘴臉吧」。

事後引發兩方網友論戰,有人支持該名護理師依照規定執行,也有人認為護理師的態度不佳。該名網友事後補充,他只是覺得該名護理師態度不太好,但也感謝該名護理師下車和友人解釋。

但隨後有名匿名的男同志醫生對此議題做出回應,他說,其實對捐血護理師來說,聽到「我是(有性行為的)男同志,我要捐血」,就好比急診醫師聽到「我先來的,為什麼他先看」一樣令人火大。醫生說,醫護人員遇久了也會煩,是人都有情緒。

危險途徑作控管

至於同志是不是愛滋的危險族群,該名醫生則表示,危險族群是依傳染途徑「男男性行為」、「靜脈毒癮者」、「母子垂直傳染」等做分類,精確來說,同志不是危險族群,但男男性行為者(尤其無套)是,至於女女性行為則非常安全(所以也不會禁止捐血)。而做這個政策的目的,是為了「防疫和公衛政策」的需求,知道哪種傳染途徑比較危險,就增強那個途徑的防疫措施。

男男性行為風險較高

而該名醫生也坦承,男男性行為危險的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男男間比較常進行肛交(至於有沒有比較常無套,我不敢肯定),而醫學已經證明肛交(被插者)的風險比陰道交高很多,所以如果異性之間進行肛交,風險和男男沒有差別(可是男女之間肛交只規定一年之內不得捐血),至於口交危險則低很多。

因此,該項禁令是針對「男男性行為」禁止捐血,就算是異性戀進行過類似行為一樣禁止。且為了降低風險並減少資源浪費,多數國家都有類似規定。目前大家捐的血液會再經過一連串的檢查,但有些檢查是把幾袋相同血型的血取樣後混在一起才做的(節省成本),所以只要一有問題,每一袋都要個別檢驗。

雖然現在利用NAT(病毒核酸擴增檢驗)將愛滋的空窗期降到11天,大概就是安全的血液。但若是可以在在填問卷、面談的時候,就把有風險的擋下來,對輸血者來說一定更有保障。也因為過去有些人怕自己得愛滋、又不敢去篩檢,導致他們就去捐血等待血液中心通知,所以這也導致衛福部規定「愛滋病毒檢驗結果不會通知(其他檢驗如果陽性都會通知)」。

愛滋爭議多

愛滋的爭議其實不只一遭。今年有一名救護員4月出勤,手上的傷口疑似和病患的血液有接觸,未料該名病患得有愛滋病,使得花蓮縣消防局依此向衛福部請教該如何處置。但衛福部的回文則稱,因為醫事人員不包括第一線救護人員,因此病患並無主動告知救護員有愛滋的必要。該公文一出引發消防員、和多數網友強烈批評,消防人員怒批「我們冒死救人命,結果自己命賤。」

消防署力挺消防員,「不認同法條規範!」並直指救護人員是第一線接觸病患的人,風險相當高,近期將會與疾管署討論修法事宜,「絕對不會讓第一線救護人員的安全受損。」

對於該名案例,疾管署副署長莊人祥解釋,因有2至3成愛滋患者並不知自己染病,因此建議EMT(救護人員)應對所有病患均採取標準防護措施。而若救護人員和病患有接觸,則可由醫事人員採集病患檢體進行血液傳染病的檢測,並由醫師依據傷口大小、深淺和檢測結果綜合判斷,決定是否給予預防性投藥。

疾管署會全額補助因執行業務而有暴露風險人員的預防性投藥費用。莊人祥表示,自民國96年起至今已補助醫護警消共304人預防性投藥,未有任何人感染。(馮紹恩/綜合報導)

在愛中竭力追求真理,重視媒體對家庭及年輕人的影響。支持風向新聞,♡ 捐款連結:

http://lovecom.org/donate

喜歡這篇新聞嗎?分享給您的朋友吧!

隨時收到優質清新的好新聞,請至以下FB、 [email protected]、App追蹤我們!

好友人數

 

Facebook 留言

Tags

Related Articles

line_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