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 十二月 9 2016
首頁 / 台灣 / 新書談和解 姚立明:轉型正義是為了寬恕
國會觀察基金會董事長姚立明15日發表新書《也許我們沒有共同的過去,但一定可以有共同的未來》,會中談到轉型正義。姚立明想起過世的父親,紅了眼眶。 圖片來源:圓神出版社提供

新書談和解 姚立明:轉型正義是為了寬恕

國會觀察基金會董事長姚立明15日發表新書《也許我們沒有共同的過去,但一定可以有共同的未來》,會中談到轉型正義,他說,出版社長找他寫這本書,希望有助於轉型正義的推動,「實在不敢當,因為我一點貢獻都沒有。」強調過去台灣有許多前輩為民主法治奠定很好的基礎。

他說,現在社會在談轉型正義,就好像現在中國大陸劉曉波關在牢裡,許多維權律師被抓,「每個社會都要有些人解決不公不義,就人會犧牲,犧牲就會想念。」姚立明表示,在2016的台灣,每個人都有責任,雖然不是先知先覺,但是要做追隨者,在做轉型正義的工作中間盡一小份力量。他說,跟上去尋求真相,設法去撫慰受傷害的人,「希望仇恨不再發生,壓迫不再發生,這是唯一的理由,」

姚立明提及父親在3星期前剛過世,他說,在父親90歲生日那天,「我記得非常清楚,我們大家在謝飯禱告,他吹蠟燭,禱告完他就哭,跟我們小時候過年一樣。大家安慰他,因為今天是90歲大壽,海外孫子也都回來。」

「他忽然講說『想娘,』當時我看影片(軍中樂園),我坐在柯文哲邊上,柯文哲不懂,為什麼我一直哭一直哭,因為我父親是7歲離家,逃難就沒見過媽。」姚立明表示,其實黨國是造成政府人民痛苦、族群割裂的主因,「但是個人心中永遠是一個痛。」有一次柯文哲也提到,看《KANO》裡面的日治時代,讓他百感交集落淚,姚立明也無法理解柯文哲在哭什麼,雙方直到互相溝通,才了解彼此生命經驗的不同。因為台灣長期存在藍綠的高牆,姚立明說,生長在高牆兩邊的人,過去的生活經驗毫無交集,「因為痛恨這堵高牆,所以我答應做他參選台北市長的競選總幹事。」

關於轉型正義,姚立明以德國為例,很真實地把過去的故事跟真相透露出來,「為什麼有人把小孩子抓去當兵?為什麼政府說要去砸猶太人的店,他就去砸?這當時有背景,每個人都把故事說出來,自我檢討。」接著提在教會的教導,姚立明說,認罪、認錯便得赦免,這是人跟上帝的關係。

「去年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訪問德國,德國總理梅克爾接待他。納坦雅胡當眾講說,殺害猶太人德國人不應負全部責任,因為二戰前、30年代時,當時巴勒斯坦總理侯賽尼拜訪希特勒,商量猶太人的問題,他們想要解決階級問題,因為猶太人多數有錢。希特勒就說趕出國際,就像早年以色列國一樣,趕出去。侯賽尼就說,趕出去猶太人沒有用,要把他們全部殺光。」

姚立明解釋說,以色列總理說出這樣的話,目的是從被害者的角度,給加害者一條出路,緩和那個罪,可是曾經經歷過轉型正義的梅克爾,回說,「對不起,殺害猶太人德國人要負全部責任,因為我們當時有社會種族主義,早期雅利安人的優越感驅動我們殺害猶太人。」姚立明說,一個被害者幫加害者抹粉除罪,加害者自己攬罪,懇求饒恕,這是經歷過反省才可能的,若沒有經過一段反省、真相的討論,梅克爾有共識。

後來梅克爾的辦公室發表聲明解釋,德國是怎麼從小學、中學、大學的教育中,回顧整個的社會。「當時不是只有希特勒犯錯,整個社會在想什麼?所以,我感謝我的神,今天因為很湊巧的相遇,可以進入轉型正義的討論。」

提及過去白色恐怖的問題,姚立明表示,過去白色恐怖涉及生命的問題,一定要把真相拿出來,否則會互相對待成敵人,「我經常跟人家意見不一樣,但要想辦法溝通、理解對方怎麼想,先傾聽,接納別人的做事原因。」(馮紹恩/台北報導)


喜歡這篇文章嗎?分享給朋友吧!

隨時收到優質清新的好文章,請按讚和加入 Line 生活圈!

好友人數


若您願意支持 Kairos 風向新聞的媒體工作,請點擊我要捐款,以實際行動來贊助,讓我們可以提供更多更優質的新聞。
線上捐款


歡迎各界投稿,本網站保有刪修權,無稿酬;來信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方式。

Facebook 留言

關於 馮紹恩

馮紹恩
寫東西,過生活,看看島上人們的每一天。
line_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