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隋棠憂台灣產檢沒隱私 醫:政府給付少醫生不足!

藝人隋棠的愛子Max剛滿1歲,現肚子裡懷有6月寶寶,不曾在台灣產檢過的隋棠,這次選擇在台灣產檢,(5日)她在臉書談到在台灣的產檢經驗,表示對台灣醫生的專業很放心,但唯一在意的是「醫療隱私」問題,她指出在產檢時沒有獨立的隱私空間,讓她和老公困惑及焦慮。醫師表示,台灣因健保補助,使的產檢人數與醫生比例不成正,很難做到一對一問診,但若患者若很在意隱私問題,可跟醫生要求獨自看診。

隋棠於臉書表示,她第一次懷孕時,Tony陪她經歷豐富的產檢過程,從新加坡、泰國、德國、美國,再到新加坡。這次懷孕,原本想到新加坡讓她熟悉的醫師產檢,後來當地爆發茲卡病毒疫情,在安全考量下,選擇在台灣做產檢。

她表示台灣的產科醫師,不只專業,對待患者也很親切有耐心,但除此之外,醫療隱私一直是困擾著她與丈夫的問題。

她強調自己去的是一般醫院而非私人診所,每次被護理師叫進約兩坪大的診間量血壓等待時,前一位病患及家屬還在裡面看診,於是她被迫聽到醫師與病患的對話,也看得到病患的資料。「也就是說,排在我後面的下一位病患及家屬也都能被動的接收許多關於我的醫療隱私,這點就是Tony哥和我一直感到困惑及焦慮的地方」。

她好奇,每次看其他人,似乎沒人覺得不妥,並強調她是以一個普通人的角度提出醫療隱私探討,因為在國際這是被非常嚴肅看待的問題!

針對她的疑惑,婦產科醫學會秘書長黃閔照在接受訪問時表示,這個問題必須從醫療經濟面討論,國內外的產檢費用差很多,台灣在健保給付條件下,「要用陽春麵價格吃牛肉麵本來就很困難」。

他指出台灣產檢10次費用,包含抽血檢查、超音波等,醫院只能拿到4000元,醫師拿到的更少,也因此產檢通常是人滿為患,要完全做到一對一「真的蠻困難」。

黃閔照說,在沒有足夠醫療資源下,政府應思考產檢要提供什麼樣的服務。國家也要多撥出經費,改善產科給付低、醫生少的困境,若新血醫生投入,也可以分散產婦,減少集中看診狀況。

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婦產部主治醫師陳菁徽表示,有些醫生可能因患者過多,怕看不完,還是會有多組患者同在診間的狀況。若孕婦很介意隱私問題,建議直接跟醫生要求單獨看診,醫生應該都會樂意接受。(吳雯淇/綜合報導)


喜歡這篇新聞嗎?分享給您的朋友吧!

隨時收到優質清新的好新聞,請至以下FB、 [email protected]

好友人數

 

Facebook 留言

Tags

Related Articles

line_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