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 十二月 11 2016
首頁 / 台灣 / 德國社會學家庫比:席捲全球的性革命 以自由之名毀滅自由
德國庫比女士(右二)15日來台以「全球的性革命」為題演講。 圖左依序為德國在台協會處長歐博哲、庫比女士、陳科神父。 圖片來源:馮紹恩攝

德國社會學家庫比:席捲全球的性革命 以自由之名毀滅自由

15日晚間,由天主教陳科神父所邀請來的德國社會學者庫比女士(Gabriele Kuby)發表一場「全球性革命」為題發表演說。庫比的知名著作有《世界性革命─以自由的名義毀滅自由》(暫譯,尚未有中文版本The Global Sexual Revolution: Destruction of Freedom in the Name of Freedom)。庫比從2012年撰寫本書後,就展開全球巡迴演講,主題圍繞在席捲全球的性革命。她在50歲之後皈依天主教,自第一任婚姻離婚後保持單身至今,有3個兒子。此次是她首度造訪台灣,此為亞洲行程的第一站,隨後即將前往香港等地進行演講。

庫比在演講中,提到現在席捲全球的性革命。她以客觀事實、社會學的態度蒐集資料,並爬梳性別意識的脈絡,講解目前性別運動的風潮起源、同性婚姻帶來的影響、在歐洲、德國對孩子的性教育,還有這場運動引起的嚴峻情勢,以及全球各地的狀況。(馮紹恩/台北報導)

以下是庫比演說的全文整理:

據我所知,在座有基督信仰跟其他信仰的,請你允許我跟弟兄姊妹分享我歸依的故事。我來自歐洲德國,目前至少還有60%的掛名信徒,可是我們在一個教友人數慢慢愈來愈少的過程中,儘管這個基督文化是這麼輝煌,譬如說我們的古典音樂、建築跟藝術還有各方面,還有我們的法律制度跟民主,最重要的是「人的尊嚴」這個概念。

我的原生家庭,父親是沒有信仰的,他是一個左派的作家跟記者,我小時候沒有受洗,可是一般來講,在德國小孩子會受洗的,我是在小時候8歲主動受洗信教的。我相信我比大部分在座人年長一點,很高興看到這麼多年輕人,我是在1947年二次大戰後出生的,我整個人生都享受到民主跟自由,這在歷史上是很特別的。

我不知道你們有沒有聽過1968年,有一股學生運動的風潮(指法國1968年的學生運動,後來導致時任強人法國總統戴高樂的下台),是從美國來到歐洲,我有參與這個運動,但這中間我感覺到不對勁。

當時的我是大學時參與這個運動,但我覺得這不是我要的,就離開這個圈子。後來我開始去旅遊,尋找心中想要的,當我旅行的時候看見日落,這給我很大的觸動,突然感受到神的存在。當時我覺得有神存在,但我仍繼續尋找了約20年。我在1977年結婚,我有了3個孩子,現在他們大概30歲,儘管我是很真心的尋找真理、尋找神,可是我的婚姻破裂。我跟你們分享我自己的私人生活,目的是要你們明白,我不是高高在上地批評社會問題,我跟丈夫在1966年就分手了,我人生有3個孩子,當時那是我人生最低的谷底。鄰居告訴我要祈禱,當時我家有一個佛像,我在佛像前祈禱。

佛像在西方是很時尚的信仰,現在歐洲如果你說是佛教徒,你會更被接受尊重。可是我念的是天主教的經文,當我祈禱以後,我知道我一定要做一個天主教徒,儘管當時我還是很排斥天主教會的,所以我的生命嶄新的階段開始了。

當我在回顧我的人生時,好像有兩塊鱗片在眼睛上掉下來,我突然醒悟,原來性的規範是我們人生的生存跟基礎的最大破壞,當時我接觸的英國作家,他有一個很科學的研究結論,那個書名叫做「性與文化」。他研究的對象是找出性行為跟很高度發展的文化之間有什麼關係。首先要聲明,這個作家他不是一個天主教徒,可是他的研究非得要客觀。他找到的結論是,高度發展的文化有很清楚、嚴厲的性規範,嚴謹的性規範意思是:婚前要守貞,而且要一夫一妻的婚姻,婚後要守約─這就是我們家庭的基礎,從古到現今,一個婚姻如果有夫有妻,對對方不忠的話,家庭會被破壞。

可是現在這個基礎被破壞了,可能在座的朋友從來沒有聽過Gender這個單字,我們在這裡常聽到性別平等。這詞可以說是兩性之間的平等,在歐洲,我們有150年的歷史去爭取兩性平等,我們要爭取男女之間在各方面的平等,因為男女之間的愛一定要在雙方平等之下才有可能。

這個爭取是成功的,但變得愈來愈極端化,Gender(社會性別)展演慢慢變成把性別之間的區隔除去了,甚至宣稱說,我們可以選擇自己的性別。這麼瘋狂的作法,不敢相信他們這麼成功。在德國,我們有250位的女教授不斷推動性別意識型態,Gender這個字可以解釋成在社會上展演的性別,展演出來的性別的意思是,我們的性別跟我們天生的生理特徵是無關的,因此不應該有2種性別,有很多性別才對,而在臉書已經有56種性別可以讓你選擇。

這個展演性別在1995年在北京的世界女性會議被接納,就全力推動,目標把男女之間的不同消除掉,消除掉之後,要有不同的性傾向、性別,不能被歧視。這個性別意識型態主要的信念是,沒有男女之分,以自己的性傾向決定性別。

有一個很重要的文件,叫做日惹原則(說明:《日惹原則》是指一系列與性傾向和性別認同相關的國際人權法律之應用的原則。這些原則致力集中所有國家都必須遵守的國際法律標準。它們導向一個不一樣的未來——人人生而自由,人與人的人格平等,人與生俱來的權利能得以實現。),什麼叫做性別,日惹是在印尼的一個地名,以這個原則被決定的地方來命名,後來在聯合國被採取,不斷地推動。在這個原則中,出現了一個新的關於性傾向的定義。所謂性傾向,是指每個人對異性、同性或多種性別的人發自內心的情感、愛情跟性吸引,與之發生親密關係跟性關係的能力。

還有一個觀念,代表自己的性別認同,指每個人對性別深切的內心感覺和內心體驗,可能與出生時被認定的性別一致或不一致,這包括對身體的個人感覺。意思就說,我們是什麼性別?不是天生得到決定的,而是我的感覺。

今天你可以覺得自己是男性,明天覺得自己是女生,就可以換來換去,有些國家已經立法保護這個定義。

在加拿大,一個孩子明明是男生,他說是女的,如果老師說不,老師就會被告,因為是歧視。這個定義告訴我們,沒有任何的性的偏愛會被排除的,有些性偏愛真的很特別,有些人特別喜歡小孩子,或者是亂倫跟自己親戚發生關係,或者跟數人發生性關係,或者跟動物,這種不同的性傾向跟行為在這個定義裡面都沒有被排除。

可能你們覺得我講的有點難以置信,可是現在全球都有一個鬥爭在進行,這些從自己意志所定義的性規範,有人很有目的性地去破壞我們的倫理道德規範,儘管有很多人都覺得這種自我決定性傾向的定義是錯的。

男人女人生理上有極大差異

男人和女人身體都由上千上萬的細胞組成,從每一個細胞都能夠看出來,這是男人的細胞或者女人的細胞,從生理學的角度來看,我們身體就不一樣了。談到我們的腦神經,那差別更加大,現在腦神經的研究很發達,能夠提出很新的發現跟結論說,男人的腦神經跟女人的腦神經有多麼不一樣。

感覺無法當作立法依據

我們對性傾向跟性別認同,在立法上是不足以為據的,因為是以個人感覺為基礎,所以這是不能被當做立法的基礎。

日惹原則說,所有的性傾向都是好的。像是女同、男同跟雙性的性行為,跟異性戀一樣好。如果我們說不好,就被說歧視。

我們身為人,難道不應該做區別,一種性行為是能夠向生命開放的、誕生生命的,以及跟不能誕生生命的來作區別嗎?我們不應該跟孩子說,不同樣的性行為有不同的後果嗎?哪一種性傾向能夠滿足我們心中得到愛的渴望,有哪一種性行為無法滿足愛的渴望,也無法建立幸福的家庭?

我想在此要講強調一下,我所講的LGBT不是要針對任何人,我是基督信徒,絕對尊重人的尊嚴,他有尊嚴去自由生活,可是我也要爭取我的自由,有言論自由,講出我覺得是對的事情,把好的事情教育我的孩子。

性別意識的矛盾

現在我要談談性別意識型態中的自我矛盾。

首先,性別意識型態說,我們的性別不是天生,是後天在社會上形成,所以可以改變,最主要是看我們的感覺如何。有一個概念是,這個性別是可以不斷流動,可以從一個性傾向到另一個性傾向,不斷流動。

矛盾地方是,只能從異性變成同性,不能同性變成異性。假如一個有同性戀傾向的人,他慢慢恢復成一個雙性戀,這是可能的事情。昨天我跟其他人分享時,有一個後同協會的代表人在,那是幫助他們在同性性傾向慢慢恢復雙性戀的性傾向,他們到處受到攻擊,儘管他們宣稱性別是按照自己感情定義,沒有哪一個性別是絕對的,可是不能有異性的性傾向,如果性別是那麼流動性,也可以同性到異性。

還有一個矛盾,教宗本篤十六世在德國國會於2011年所講的。當今天大自然的生態是一個不容置疑的問題,不要忘記也有人體的生態,因為人體本身就是一個自然,也必須要被尊重的,不能夠被人隨意操縱改變的,人就是大自然的一部分,我們本身就是自然律的一部分,我們愛大自然,就像愛身體一樣,兩者都要尊重。

這種奇怪的意識型態不是突然掉下來的,我想把幾個歷史人物的名稱跟大家介紹一下。

首先性別意識型態,它的溫床是馬克思主義。在19世紀的末期,恩格斯是馬克思的助手,他寫了一本書,他說,馬克思是要階級鬥爭。第一個階級就是男女之間的,所以一定要鬥爭,男女之間要鬥爭。我們看到歷史了,所以馬克思主義誕生了共產主義,就是要鬥爭,要爭平等。歷史告訴我們,共產主義讓我們有多少人命喪亡,多少人流血。如果階級已經在男女之間產生,結論是要破壞家庭、破壞婚姻。

後來歷史上意識型態的前軀,只是把這個思想繼續發展下去。奧地利的佛洛依德說,我們常常壓抑性慾,所以要解放自己,但那是太簡單的結論。

在美國的前軀,是金賽。他有一本很厚的書,結論好像很科學。金賽說人是無法遵守性的規範,所以不要訂什麼性規範,廢除就好了。所以這些性規範在西方慢慢被消除了,比如說開始要避孕。慢慢地墮胎也合法化,然後離婚也容易化,沒有罪惡了,沒有刑罰了。金賽他在家裡有很大的色情收藏,本身也有戀童癖,他卻在美國被視為性專家的前軀。

我有聽說在台灣墮胎率是世界前三名,數字是很高的,西方跟東方離這麼遠的距離,但這樣的過程是很相似的。

法國有一個作家西蒙˙波娃,她是沙特的女朋友。透過西蒙波娃,這個意識型態變成極端的女性主義,極端女性主義鬥爭的是,女人不要成為母親,生產階級、就業的女人才有地位,所以她要加強對性解放的措施,極端女性主義向男人鬥爭,也鬥爭孩子。

現在歐盟和聯合國開始有人爭取,墮胎是一個人權。1948年的世界人權宣言宣稱,人權應該是保護人的尊嚴,但現在人權竟然是損壞人權,來殺人(墮胎)。性解放的最前鋒是女性,這個運動繼續進行,權威領袖是一位美國作者朱迪斯‧巴特勒(Judith Butler),他在1990年寫了一本書,《性別麻煩︰女性主義與身份的顛覆》。他說,人的性別不是自然的,可以解構,一些性別刻板印象可以從小學慢慢解除。

語言的改變

如果我們預先知道這種理論內容跟定義,照理來講,這種事情不應該發生才對,問題是這種理論用很美的詞彙跟我們解釋,用的方法是操縱我們的語言,在德語中,很多名字有陽性跟陰性的,德國開始改語法,好像女性在語法中更明顯,讓男性消失。所以德國開始有很荒謬的改變,被強迫的,因為德語跟中文不一樣,所以無法用德語作解釋。

用自由包裝

剛剛語法上的改變是很德國的問題,現在是詞彙概念上的改變。

我們活在一個墮落的世界裡面,我們離開了神,什麼意思呢?我們是獨立自主的,不要神。所以會很獨立自主來說,自由是最高的價值。問題是,是什麼樣的自由?就像一個3歲的小孩,若要自由一定要從頭學起,首先要了解真相事實,首先要了解真理,自由是有責任的,我的行動跟我的自由是有責任的。我寫了本書,全球性的性革命,子題正是「以自由的名義毀滅自由。」

用包容包裝

在這個概念操縱下,第二個概念是包容。

我覺得台灣老百姓真的很包容,你們在這裡有很多多元化的生活方式,所以大家都彼此包容才能和平相處。包容是很重要的美德,問題是,包容這個詞彙被LGBT運動濫用,好讓我們的價值觀跟標準變成不包容的。

包容這個字,與什麼事情是對錯是無關的。包容是說,我能講這句話,你也能講。包容如果對方強迫我接受他的意見,包容就沒有了。

聖經裡面,對包容最要求的是耶穌基督,祂包容到什麼地步?要愛你們的敵人。當我說我們覺得這是真理,我沒有歧視任何人,我也不強迫你接受我的真理,我也想聽聽你的真理是什麼。

用正義包裝

第三個詞彙,正義。

我們從小就渴望有正義,什麼叫正義?現在我們被人家洗腦,正義等於平等、同等,這種定義跟我們生活背道而馳,因為我們每個人都不一樣。正義是說,每個人按照他的需要給他所要的

將正義跟平等化為等號,這是共產主義的思想。男女不同,所以男女才要相輔相成,現在歧視這個詞,已經進入很多國家的憲法中,有反歧視的憲法條例。在一些國家如果我說,按照聖經說的,同性性行為是一個罪,會馬上被驅逐黨派。

其中歧異點就是分歧,區別不同,在動物當中只有人才有這個自由去選擇不被天性操縱,有自由選擇。能夠選擇辨明什麼是對、什麼是錯,所以來辨明有哪些性行為是能夠使生命誕生,有些性行為是無法做到,這並不是歧視,這種區別的結論不代表我歧視。

用多元化包裝

剛剛你們聽到FB上有56種性傾向,在德國孩子開始學到多元化的性行為,多元化本身很正面,為什麼呢?因為天主的受造物是很多元化的,可是多元化不是道德行為的準則,我們在性行為當中,性話題中,更加需要清楚規範跟準則好好保護性行為。

用人權包裝

我剛剛提到1948年宣布的世界人權宣言,這個人權宣言的基礎是人權本身,每個人都賦有人權,不管他的國籍、膚色、性別,現在我們看到很多國家,都透過這個詞彙爭取同性婚姻成為人權。這是潛意識的操縱,自古以來國家文化就是一男一女的愛的盟約,是傳宗接代,沒有辦法得到一個不存在的人權。

修改父親母親的定義

在很多國家,連父親母親的用語都要改變,改變成家長1、家長2,如果我們廢除父親母親這個名詞,將來會怎麼樣?

性別主義意識形態的勝利

現在要談談意識型態的勝利。

在過去20年,性別主義滲透到各大學去,他現在是影響我們,就像是馬克思跟共產主義一樣的效應,在1968年的青年反抗中,要爭取的就是性解放。在台灣也是個話題,我們要解除性慾的束縛,所以就感覺很好,但這是真的嗎?在1968年他們有共識說,要達到性解放,20年之後成為很多國家的政治策略。

歐盟以及聯合國他們的議程是這樣,首先,要破壞解除我們的性規範,所以有LGBT的性傾向跟行為,增加社會對這種不同性別的接納度,要同性婚姻合法化,這個是除去很多家庭生存的基礎。

雙薪夫妻幼兒托給國家管

換句話說,很多國家一定要雙薪夫妻才能養家。德國是世界上最有錢的國家之一,在德國有10個孩子中,有8個孩子是在一般的生活水準之下,你們想想看,如果雙親都工作,孩子怎麼辦?父母親沒辦法陪孩子怎麼辦?所以孩子送給國家管,德國就是這樣做。孩子在這種情況下會受苦,受傷害。還有一點,最恐怖,在德國孩子的性化或性教育從幼稚園就開始。

聯合國的秘書長潘基文說,推動LGBT是他的神聖使命。儘管很多歐盟跟亞洲、非洲除了南非其餘國家都反對。美國總統歐巴馬先前訪問非洲國家,呼籲要把同性婚姻合法化。多數非洲國家很貧窮,他們有很大壓力,他們要得到補助必須接受美國條件,但肯亞的總統斷然拒絕。

同性婚姻跟小孩子的性化

首先說明,婚姻是男女的愛的盟約,男女結婚因為他們都希望一生一世相親相愛,儘管有時候作不到。我做不到,我來自離婚的家庭,我也是離婚,在20年之間我就獨身,婚姻是一生一世,也是一夫一妻,要向生育開放,這是正常的,這是兩位同性戀者作不到的。

我們現在看看同性戀者他們生活情況,是不是有能夠建立婚姻的環境跟條件?我們可以看到社會學的研究知道,平均世界人口有多少人認為有同性傾向,我們看到美國有一個全美國的嚴格統計,只有2%的人宣稱自己有同性傾向。

我們知道有些國家已經把同性伴侶法通過,甚至同性婚姻通過。既然只有2%人只有宣稱同性性傾向,有多少人去登記同性婚姻?在美國也是2%。2%中的2%,也就是真正結婚登記只有全國0.04%的人,可是看看,教科書對小孩說,要王子嫁王子、公主嫁公主,為了誰?為了0.04%的人?

通常同性戀者的生活習性容易濫交,同時擁有幾個伴侶,可是婚姻的定義原先是一男一女。根據統計,同性戀者他們心理跟生理生病比例偏高。當我們承認事實跟數據,並沒有歧視任何人,只是要知道我要怎麼生活,我也想給我們孩子很清楚的人生方向。

同性婚姻爭取領養權

在某些國家,同性婚姻他們帶了第二個權利就是要認養,女同性戀伴侶怎麼生孩子?在歐洲有精子庫,她們買精子受孕。當他們孩子長大,就會發現自己是買回來的精子所誕生。相對的,如果兩個男的呢?他們向一個女人買卵子,在貧窮的國家租女性的子宮(代理孕母)替他們懷孕,如果發現胎兒不對勁可以墮胎,如果是雙胞胎他們又只要一個時,會把另一個犧牲掉。

有些統計研究,如果孩子在同性的伴侶之下長大會怎樣。有些統計說,一樣好,跟異性所培養的孩子一樣快樂,沒有差別。大家知道,愛孩子是很難的事情,不管是同性或異性,愛孩子是很難的。去年5月美國最高法院通過同性婚姻合法,所以在決定之前,美國很多專家提供報告,讓大法官去研究討論。

所以大法官去研究報告的內容怎麼達到結論。有些專家跟稽核這些提出的報告,去找出很多支持同婚的研究數據根本不科學、不可信,最高法院還是5票多4票通過同性婚姻合法化,歐巴馬的彩虹燈就照亮了白宮。科學家所做出來的研究我們不會奇怪,孩子是一父一母誕生的,孩子都有父母。我們身為孩子,都需要一個父親,知道什麼叫男人,需要一個母親,明白什麼叫女人。

同性婚姻合法不是為了0.04%人口所做的,目的是為了解除破壞家庭婚姻。我們知道要結婚建立家庭不容易,我們是一個很清楚的方向,除此以外,要很長的準備時間。

孩子在學校被性化

在台灣已經進行了孩子的性教育,這股壓力來自全世界,都要在學校灌輸性教育給孩子。世界衛生組織頒佈了《歐洲性教育標準述評》文件,這個文件是跟德國一個研究所一起合作、頒佈出來的,這個文件中寫著,孩子0~4歲孩子要學習手淫跟自慰,手淫是所有年齡都可以做到的,孩子應該要知道他們的身體是一個性工具,所以不需要父母管控讓他們享受性生活。孩子8歲以後,要學習接受LGBT的傾向,認為是對的、正常的,目標要孩子對自己的性別懷疑,還有很多性玩具在學校給孩子玩,孩子要學習到不同的性行為,在小孩子學到要怎麼用保險套,所以要準備他們第一次的性行為,只要他們喜歡就可以了。

聯合國要求孩子的獨立權,這個孩子的獨立權目的是為了把孩子從家長的教育權中移出,這個不是一小批的極端份子要求,是世界衛生組織,甚至在歐盟也在提倡,還有對性不用任何的禁言,什麼事都可以做,德國現在都開始了。

在德國,我們上一次上街遊行抗議只有5千人,卻有5百個警察保護我們。我們抗議是我們不要在小學、幼稚園受到這種教育,因為這種性教育,孩子性教育會造成我們不想看到的後果。

首先,我們不想看到女兒這麼早就懷孕,我們以為學校會替我們教導女兒,現在解決方法就是墮胎,這是我們不想看到的。青少年的早期性化是有以下的後果,現在青少年的性病也大增,現在有25%的青少年會得到性病,這種性病會使他們不育。有些傷害身體的藥,像是避孕藥,是科學證明的,避孕藥會造成血栓跟心臟病。還有很可怕的事情,連孩子之間的性侵害都增加了,早期的性行為會造成孩子的心靈很大創傷。

我們都渴望得到愛,特別是來自破碎家庭的孩子更加渴望得到愛,如果我們這麼快發生沒有承諾愛的關係,會受到很大的傷害,這能夠承諾對方,跟對方保持忠貞的能力會破壞,對愛的看法也會被破壞。

還有,統計指出,太早性行為會影響孩子的學習能力,孩子愈來愈多的憂鬱症或自殺,這些都是在我剛剛那本書裡面寫到的,還有孩子太早的性行為會增加對父母的叛逆跟反抗,最重要的,對神完全失去興趣。

在德國的調查,90%的青年都渴望有幸福家庭,儘管看到或來自破碎家庭,他們心中還是渴望有幸福家庭,難道我們不應該幫助他們去達到這個目標嗎?當我們要幫助年輕人,向他們講解有關性的話題,可是我們跟他們講解還有幫助,應該是有助他們成立幸福家庭。

現在看到性革命帶來的後果,在社會上的後果,性跟愛的區隔,就是人口的危機。台灣出生率是全世界最低的國家,德國的出生率也低於正常,在這個情況下,難道治國重點不是讓居民幸福成家立業、生兒養女嗎?我們剛剛所聽到的策略跟政治,成為一種新的集權主義。我們完全沒有準備好,現在有很多的新立刑法規矩,禁止我們發言或表態。

在德國情勢嚴峻

我在德國,很多時候需要警察保護才能上街出門。我是認同民主的,我也贊成家庭,所以我常常在講這種話題,為什麼當我講家庭的時候需要警察保護?為什麼當我們上街維護家庭需要警察保護?在隔壁反對上街的人向我們砸石頭、破壞櫥窗,這新的法律,稱之為恐同,或者憎恨語言,或者歧視。

加拿大或北歐,如果有人牴觸剛剛所提的法律,會被罰很重,要坐牢,特別要上課受教育。這種處罰在過去我只能從共產黨才看得到,讓你被洗腦。在加拿大我可能是被判要去受教育洗腦。

如果我是反對,就算沒有判刑法之前,我會被攻擊抹黑。我相信我講的話有理由的,我有用事實證明我講的話,現在根本沒有討論的空間,馬上被貼標籤,你是性歧視、極端主義份子、假虔誠、種族歧視、恐同,在德國最令人害怕的是極端右派這個名詞,網路上有上千類似的案例,特別基督徒受害,他們受很多委屈,政治家被黨派、職場被排除、邊緣化。

還有網路上的一些傳言,像是用髒話罵你,在德國政治家講一男一女婚姻的好處,馬上受很大的攻擊。很多企業家因為沒有向這個運動低頭,被迫關閉。有很多例子,我拿法國當例子,比如說,一個烤麵包師父不願意替同婚做結婚蛋糕就要關門。有一個比利時主教敢講真話,他3次在進行彌撒中被丟蛋糕,有些被搗亂、示威,慢慢這種社會變成暴力了,誰反對這個議程都會受到這種遭遇。

反抗正在增加

好消息,有一個抵抗在增加,這幾年德國有慢慢喚醒的過程,有不少人寫出書籍抵抗這個運動。在德國性教育的課綱很恐怖,德國教育部把課綱淡化一點,2013年法國有上百萬人上街抗議,西班牙也是,義大利也有上百萬人示威,因為義大利是歐洲最後一個通過同性婚姻的國家。縱使執政者他們有權,並沒有管這件事,在這些國家中,這些法律還是通過了,可能沒有我們達到目的,至少老百姓開始醒悟了,覺醒了,我們需要時間去看看這事情怎麼發展下去。

很多東歐的國家開始連署,比如說有國家因為老百姓的連署,把一男一女的婚姻放入憲法中受保護。所以我看到的很兩極,有些很開放、有些很保守,有些國家我們看到被老百姓選出來稍微保守的政府,像是匈牙利或波蘭,從歐盟施加很大的壓力在這兩個國家,新聞報導就把他們描寫成法西斯主義的國家,可是都是老百姓選出來的政府跟總統,都是大部分人民選出來的。

其他國家有些新的偏右保守黨派,當然有些國家他們擔心偏右黨派會不會變成極端右派。現在歐洲最大的問題是難民潮,跟回教信仰的難民。我們不知道將來發展會怎樣,我們不知道經濟制度會不會保持穩定,可是一點是肯定的,受到這危機影響的是家庭。

所以我們每個人值得在家庭上投資,好讓我們家庭的基礎能夠穩定,為了我們的孩子我們要犧牲,好使我們的孩子在一個愛的環境中長大成長,所以我們要成長,要犧牲。我自己有3個孩子,我看到我有3個孩子我是多幸福,我跟他們有很好的愛的關係,在我生命中這是最重要的。

我們面對性別意識型態的平等,我們會怕,對一些基督信徒我會說,祈禱讓主你的旨意實踐,每個人都可以祈禱,讓主跟我們說,在我們身上祂期盼什麼,可是我們能做的事情最重要的是,我們能規劃好、管理好,每個人都有一個良心,我們的良心都知道對錯,當我們的生活恢復正常,很多事情我們都看到很清楚。當我們看清楚的時候,我們就有行動的能力,我們知道就要做什麼事情、有力量去做,光是祈禱是不夠的。

你在家裡面祈禱,可是孩子在學校被洗腦,我們一定要有行動,為了盡我們對孩子的責任,也要為我們國家的未來做責任。這個性別主流運動是很強的一股力量,可是大自然、理性,跟我們的神是更有力量的,站在我們這一邊,謝謝你們聆聽。


喜歡這篇文章嗎?分享給朋友吧!

隨時收到優質清新的好文章,請按讚和加入 Line 生活圈!

好友人數


若您願意支持 Kairos 風向新聞的媒體工作,請點擊我要捐款,以實際行動來贊助,讓我們可以提供更多更優質的新聞。
線上捐款


歡迎各界投稿,本網站保有刪修權,無稿酬;來信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方式。

Facebook 留言

關於 馮紹恩

馮紹恩
寫東西,過生活,看看島上人們的每一天。

其他人也閱讀了:

同婚無法切割性解放! 網友:毀家廢婚才是完整的性解放

同婚議題上正反雙方激辯,在同性 …

line_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