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地方文山樟樹里

〈風向文山〉2017年已從北市易淹水名單正式除名 世居11代的文山區里長,為何仍憂心發警語?

因為關心,所以關注。因為在乎,所以走訪。為要真實關心在地的需要,所以,風向秘書長曾獻瑩率領記者團隊,一站一站走訪各里,與里長們展開具有溫度、廣度、深度的關鍵對話。這,就是風向文山,我們為您報導當地最詳實的現況,帶您觸摸土地最溫暖的人情,與里長們一同探討最真切的議題。

關注風向文山,掌握文山風向!

 

陳再炯里長(左)和風向新聞秘書長曾獻瑩討論文山區治水的隱憂,主要關鍵點有兩大部分:防堵或疏濬,以及極端氣候。(圖:風向新聞攝影)

治水隱憂,世居11代的里長看見了什麼關鍵問題?

曾獻瑩:里長曾提到文山區的治水,我們也很關切文山區仍可能發生水災的隱憂。里長的家族世世代代居住在這地,依你的觀察經驗累積,可能比其他人更深刻,你提到心中有一種憂慮,要不要談一談?

陳再炯:景美溪的演進,從早期完全沒整治,到後來做初步整治,再來做了一個精密的整治,從我小時候一直看,看到現在(61歲)看得是滿清楚的。早期的景美溪連堤防都沒有,溪水就緊鄰著老百姓的農作地,一旦大雨造成洪水,農地就被侵蝕淹沒了,把大量田土沖到河道裡,當時政府是用蛇籠來做堤防,防止土地崩塌。依我看現在景美溪的河床,如果現在把當年那些蛇籠找出來,可能已經是在10米以下,落差這麼大!

在我小時候,當時溪水最深的位置,竹竿插下去都搆不到底,大概都有5、6米深,甚至10幾米都有可能;可是你看我們現在看到的河床都能見底。經過這些年的陸續整治,就我的記憶,這些年也不過兩、三次淹水,真正造成景美溪淹水,是因為道南橋整治,該堆積的沙包沒有堆積,又縮減河道,水就集中從挖破的一個堤防破口淹進來,要不然你看,早期沒有堤防時也沒有淹過水。

為什麼我會擔心文山區淹水的問題?我看很多人都不覺得文山區還會再淹水;但是就我們這種土生土長的,我們看在眼裡真的很擔心!如果依照從前的雨量,應該是會淹水,因為河床已經淤積得太嚴重了。當時的豪雨也曾造成做好了河堤之後,因為河堤落差40公分,還是溢堤了,落差40公分還沒有包括對面老泉里(治洪的一個區塊)後來做好的堤坊喔,現在做好了,水沒辦法往旁邊跑,都被圍在這個河道裡面,要是再有豪雨,水勢湍急地流下來,那是有可能再度發生溢堤的。

曾獻瑩:這個落差40公分,是近幾年發生的嗎?

陳再炯:應該有20年以上了,其實近幾年還沒有看到很大的豪雨。

曾獻瑩:但是現在開始有極端氣候的問題。

陳再炯:對!極端氣候要是台北市發生一天就有5、6百mm豪雨的話,文山區可能就淹了。所以我們本地人是希望,就像早期淡水河口,是有在抽砂的,河床就有蓄水的功能,有疏浚,就不會一直淤積起來,雖然無法快速,但是持續去做,會出現這種效果。目前因為法令無法抽砂或是採砂,河床就一直淤積變高,又不疏浚,未來就有隱憂,不能靠加高河床來維持,總有一天水還是會滿溢出來,這個壓力是存在的。

2012年民眾拍攝到的文山區福興路實況,一下大雨就淹成汙濁小河,
大水退去後,殘留門前的泥濘與黃沙,令居民和店家叫苦連天。(圖/熱心民眾提供)
2017年柯文哲市長曾在他的臉書以此照片宣布,文山區正式從台北市一淹水名單正式除名;那麼,為何世居文山區11代的里長仍感到隱憂?真相為何?(圖:翻攝自柯文哲臉書)

曾獻瑩:也就是說,現在的整治是只有加高河堤,而沒有去清理河床、疏浚的防治動作,這是里長擔心的。

陳再炯:沒錯,我們本地人希望政府要去疏浚,而不是阻擋。一直加高阻擋,哪一天要是溢堤,造成的傷害將會更大。

曾獻瑩:謝謝里長提供寶貴的意見,這些里長看到的問題,是值得關注的,我們會將它報導出來,希望喚起政府的重視,也凝聚大家的共識。

關注風向文山,掌握文山風向,邀請您與風向新聞一同持續關心地方大小事。(記者張詠幗/整理報導)

在愛中竭力追求真理,重視媒體對家庭及年輕人的影響。

喜歡這篇新聞嗎?

捐款支持風向新聞


或是,把文章分享給您的朋友吧!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

風向新聞 | Kairos.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