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文山興豐里

〈地方人物誌|里長篇〉興豐里余鴻儒 打造11公頃「文山森林公園」 X 零竊盜 ─率領守望相助隊開創新格局

興豐里守望相助隊創造零竊盜火災案件的興豐奇蹟。(圖片提供:興豐守望相助隊)

夜歸的職業婦女,在雨中撐著傘,看到身著反光背心的大哥大姐,微微點頭,說了聲謝謝後,穿過深夜的巷子,安心回家了。

興豐里巡守車,有效提升里上的見警率。(圖片來源:興豐守望相助隊。)

守望相助隊(下稱守望隊)兩個小時一班,大哥大姐三個一組,按著路線反覆地穿梭在興豐里的大街小巷。不管是拖著行李的空中小姐、或是補習完晚歸的學生,能平安回家,都是因為有這群默默守護社區的志工團隊。

興豐里守望相助隊守護里民一家安全。(圖片來源:興豐守望相助隊)

風向新聞關心地方大小事,風向新聞祕書長曾獻瑩也帶領風向記者走訪興豐里,讓我們一起了解,這位憲兵退伍的里長,如何帶領志工團隊成就地方上的治安奇蹟。

24小時全年無休守望隊,創造零竊盜火災案件的興豐奇蹟

在守望隊中,有許多位是憲兵特勤退伍的英挺大叔,也有阿嬤帶著國中的孫子一起出來巡邏,不管是空地、荒地,越是沒有人去的荒僻小區他們越要去巡視。曾發生過有汽車撞到停在路邊的車子想要落跑,被守望隊發現,馬上連人帶車攔下,通報警察,讓受損的車主不住感謝;也有豆漿店連夜熬豆漿,竟然煮到燒焦,守望隊巡邏發現趕緊通報消防隊,免去一場祝融之災……

興豐里守望相助隊連續15年獲得台北市警局特優獎,竊盜案年年降底。(圖片來源:興豐守望相助隊)

這群守望隊的大哥大姐,日夜不停地巡邏,就像是潛在的便衣人員,提升地方上的見警率(見註[1]),有人在公寓的門口鬼鬼祟祟,反射式的就是一句:「先生你找誰?」;也碰過有人在公寓對講機上做記號,他們機警的馬上統統塗掉,預防犯罪。也因此,興豐里一年的竊盜案件,從十多年前的87件,一路下降到個位數,到去年108年甚至0竊盜,就連火災案件也是0件,令里民都能安心居住。

這樣24小時全年無休的社區守護團隊,是由一位退伍的憲兵特勤所建立-他就是興豐里的里長余鴻儒。余鴻儒帶著維安的專業知識,以及一群全力相挺的後備憲兵弟兄,成為守望隊中的主要幹部,許多後憲大哥甚至是跨里來幫忙,現在仍然持續守護著興豐里,十多年如一日,也締造了驚人的亮眼績效。

興豐里守望相助隊大合照。(圖片來源:興豐里守望相助隊。)

看見父親竭力爭取資源、一心服務鄉里,精神永存在興豐

興豐里守望相助隊連續15年拿到台北市特優巡守隊的榮譽,它在起初卻是相當微小。當年余里長的父親擔任興豐社區主委,沒有太多經費,靠著民間的小額贊助,聘請了三位退休的榮民伯伯,每天分三班巡邏,打下了守望隊的基礎。

余鴻儒的父親受日治時代的公校教育,之後到台電上班一直到退休,在台電擔任管理師期間,執掌環境綠化、安全維護等相關工作,日後也運用他的專業知識服務興豐社區三十多年,並在當地管理委員會擔任主委,後出任興豐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余鴻儒形容他的父親是一位熱心公益、古道熱腸的老人家。

余鴻儒的父親(圖左三)服務鄉親,不遺餘力。(圖片提供:余鴻儒里長)

余爸爸跟附近榮民眷舍的伯伯打成一片,當他了解到他們的困難後,他轉報給台北市議員為他們尋求幫助。余爸爸也非常懂得如何爭取區公所、市政府甚至內政部的經費補助,讓興豐社區打造了一個、當年全國屬一屬二的警民連線系統,只要在公寓樓梯間按一下求助鈕,警察即可聞報前來。

當年的景豐公園,步道旁尚有許多閒置空地,就有許多附近居民來種菜、堆積雜物還有水肥,導致環境髒亂不堪,惡臭難耐,余爸爸和區公所經建課的幾位人員,共同把環境打掃整理、種植松樹,週邊的住戶都非常的懷念余爸爸,附近一位阿桑,後來每天自主的來掃公園步道,效法余爸爸愛護家園的精神。余爸爸離世後,這位阿桑每逢清明節,都會備齊水果請余鴻儒帶回去紀念父親。

余鴻儒帶領志工團隊服務社區獨居老人。(圖片來源:興豐里辦公室)

兩代傳承美好的社區營造

余鴻儒從年輕時就跟隨父親從事鄉里服務,親眼看著父親胼手胝足,學習到如何整合地方和國家資源,幫鄉親建立美好家園。守望相助隊就是在余鴻儒民國92年上任里長後,招募了半年才有現在的規模。起初擔任巡守工作的3位榮民伯伯,年紀大了行動不便後漸漸退休,許多居民也受到余爸爸服務鄉里的精神感召,便有將近100位紛紛響應加入守望隊,興豐里近萬居民的守護團隊,就此誕生;甚至有一半以上的創始隊員,至今仍然在守望隊服務,默默地進入第17個年頭。

富比世評比全球最安全國家,台灣排名亞洲第3,忠心服務鄉民的余里長和這群不畏風雨守護家園的守望隊員們功不可沒,以下是關於興豐里的專訪紀要─

 

風向文山問(以下簡稱問)景美運動公園的建設,好像有一段篳路藍縷的歷史,請里長跟我們分享一下?

余鴻儒里長答(以下簡稱答):景美運動公園座落於義芳化工廠舊址,工廠遷廠後,在原址驗出土壤含汞量過高,主因是當年工廠污泥不當棄置,導致水銀污染土地,環保局隨即提出限期改善,並決定此處閒置十年待土壤復育。

景美運動公園前身是義芳化工廠舊址。(圖片來源:興豐里辦公室)

期間市府一度想把這塊地做為拖吊保管場,後來經過地方努力爭取、新聞媒體協助報導、藍綠議員的支持,和當地居民兩千多份連署書的推動下,得到當時任內的馬英九市長認可,規劃期程,這塊地曾經短暫作為交通大隊酒醉駕車拖吊停車場;後來在2006年10月整地開發為景美運動公園。

余鴻儒里長(站立發言者)會同市議員一同為運動公園請命。(圖片來源:興豐里辦公室)

問:里長您是憲兵退伍的,憲兵一直就是維持軍紀、貫徹憲法的一個單位,不知道里長是不是有一些為民喉舌、伸張正義的故事呢?

答:我們運動公園旁邊有一個忠勤三莊,是老榮民的單身宿舍,從民國五、六十年就有了,陳水扁當市長的時候就想要把這些老伯伯趕走,後來經過議員陳情,國防部長也親自來慰問,這件事才平息。

這件事帶給這些老人家心裡很大的壓力,他們已經年老體衰了,其實就算要有遷移計劃,也應該有配套措施,而不是國防部丟給社會局,這樣子丟來丟去。那我們不禁要問,那附近有一些新的公宅,是不是可以提供給榮民榮眷養老安居?他們(市政府)回答說:「沒有這個規劃。」這群老伯伯只不過求個安養天年,好不容易有個三坪大的小房間,希望能住到終老,再活也不過三、五年,將他們趕走,完全沒有居住正義可言!

前幾年,政府又想藉著軍公教眷舍全面清查的機會,想要把他們趕走,我們請厲耿桂芳市議員、賴士葆委員陳情,不要趕走這些老榮民。而且,很多遺眷都是老媽媽,是不是這些房子改建計畫出來之前,象徵性的收個水電費、便宜租給這些老媽媽也可以?後來,他們才給寬限期到今年三月底。

(上圖)昔日的廢棄山岳將改建成11公頃的「文山森林公園」(下圖)(圖片來源:興豐里辦公室、台北市政府)

問:里長是不是可以跟我們介紹一下興豐里未來的發展?您有哪些願景?

:我們計畫將景美運動公園擴展到旁邊的山丘,預計在2021年落成為「文山森林公園」。公園分為綠影之丘、生態美之丘、四季色彩之丘、趣探險之丘、樂活之丘等五大區域,我們稱之為「小陽明山」,園內占地11公傾,將會大大提升附近居民的生活品質。我們一直以紐約的中央公園為願景,期盼一個好的公園可以帶給居民百年的福祉。

風向新聞祕書長曾獻瑩表示,興豐里的守望相助隊,是累積多年的經驗成果,建議政府可以把這樣成功的經驗複製出去,從基層紮實的為社區治安打下基礎。也從余里長身上看到地方上不斷思考、規劃,從第一線的角度一再走訪、溝通,再透過民意代表向市政府表達和爭取,才能成就居民的美好生活。

風向新聞祕書長曾獻瑩(左)帶領記者郭大衛(右)訪談余鴻儒里長(中)。(圖片來源:風向新聞攝。)

[1] 註:「見警率」是指民眾看見警察執法的程度與頻率,提高警方能見度,有利犯罪預防的效果並增加人民的安全感。

(記者郭大衛/綜合報導)

關注兒少福利、環境保護、貧困弱勢、勞動權益、糧食、災害、能源、城鄉建設、社會、政治、人口等議題,促使國家照顧到每一個家庭,營造家家富足的社會!

記者郭大衛本月收到贊助金額 NT$0,今年收到贊助總金額 NT$59,300
電子報追蹤訂閱人數:40,864。

鼓勵郭大衛,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捐款支持記者郭大衛

訂閱風向新聞記者電子報﹙郭大衛﹚

喜歡這篇新聞嗎?分享給您的朋友吧!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



Tags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