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生活

人生最後一哩路 在愛與感謝中畫上休止符

阿蘭奶奶,是一位巴金森氏症末期合併失智症末期的患者,在一年內退化到完全失能、臥床及無法進食。去年初因肺炎住院,出院後裝上鼻胃管並轉介至市立聯醫陽明院區的居家醫療照護整合團隊。因阿蘭奶奶有多重共病,加上時常會躁動,除護理師到宅協助置換鼻胃管之外,沈怡伶醫師細心整合阿蘭奶奶的用藥。

半年後,阿蘭奶奶進出醫院的次數越來越頻繁,肺炎、大片帶狀皰疹,家屬疲於奔命。而每一次出院後奶奶的整體狀況卻是每下愈況,在跟家屬不斷地溝通後,決定將奶奶轉為居家安寧的個案,最後在子女們的陪伴下逝世。

在熟悉的環境,熟悉的家人旁,走完生命最後的一哩路,其實是一件非常圓滿的事。學習如何跟愛的人「道謝」、「道歉」、「道愛」及「道別」,不一定是要用醫療儀器才能代表「盡心盡力」。

北市立聯合醫院陽明院區家庭醫學科主治醫師沈怡伶說,目前在臺灣社會,尤其是臺北市,能接受居家安寧概念的民眾不多,再加上能明確說出希望善終地點的病患非常的少,這對正在推動居家安寧的團隊來說是個困境。受華人社會文化的影響,家屬不願意在長者面前談到「死」,總認為這是個不吉利的字眼,與其在遇到時匆促地面對,不如早點溝通彼此期待,避免與家人間有些沒說出的遺憾。

沈怡伶表示,日本早在十年前就面臨相同的問題,2009年厚生省的數據顯示全國只有12%的人在家中逝世。即使對健康長者的調查中有40%希望在自己居住的安養中心善終;40%希望在自宅、子女家或是親戚家往生。對生命末期的個案做的調查發現,高達60%的人希望在家中度過生命的最後時光。

大多數目前接受居家醫療的個案中,有許多已是長期臥床合併重度失智,早已無法表達自己希望善終的地點,子女們在有限的時間內無法取得共識,一旦發生狀況也只能往醫院送。

急診室的醫師面對完全陌生個案,只能全套檢查從頭做起,即使家屬簽立了不急救同意書,但對末期個案來說仍然是煎熬,這也是遲遲無法將居家安寧的概念跟理念推廣的絆腳石。

(畢翠絲/台北報導)

在愛中竭力追求真理,重視媒體對家庭及年輕人的影響。支持風向新聞,♡ 捐款連結:

http://lovecom.org/donate

喜歡這篇新聞嗎?分享給您的朋友吧!

隨時收到優質清新的好新聞,請至以下FB、 [email protected]、App追蹤我們!

好友人數

 

Facebook 留言

Tags
line_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