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女變男再變回女 薩拉庫柏經歷兩次自殺坦承「變性不開心」

她出生是女生,因性別焦慮症(Gender Dysphoria)決定成為男生。變性過程中,賀爾蒙藥物的副作用讓她產生憂鬱症,企圖自殺兩次但最終獲救。三年後,她選擇「恢復」天生的女生性別。

薩拉庫柏(Zahra Cooper),今年21歲,她的故事被《紐西蘭先驅報》以整整兩大頁報導,探討「變性小孩」的掙扎及影響。庫柏在接受採訪時坦承,自己是在性別不安的年紀,上網接觸到變性人的「見證影片」後,才決心要成為一名男性。

庫柏表示,性別認同問題很早就出現在她的生命中。從小跟女生玩在一塊,卻從不覺得自己是個女生。上了青春期就更加明顯,14歲的庫柏非常厭惡自己的胸部。「起初我還以為自己是同性戀,但後來看了youtube影片後,我才覺得自己應該是被困在不對的身體裡。」

之後,她取了一個男生名字「贊恩」(Zane),開始為自己的性別奮鬥。

18歲那年,庫柏鼓起勇氣主動找了家庭醫生討論變性的程序。等待8個月後,庫柏終於符合變性資格(註:須由精神科鑑定),開始一連串的變性程序:一天三次口服睾酮素(Testosterone),並且加上注射。

她原本很期待變性的自己,八個月後,睾酮素的副作用讓庫柏變得焦躁不安而且更憤怒。「我的聲音愈來愈低沉,身體漸漸產生變化。恐懼開始湧現,我發現這些變化不是我要的。」接下來的時間,情況愈來愈糟,庫柏甚至試圖吞藥自殺,最終被祖父救起。

「她並不滿意變性後的自己。」祖父拉基奇(Victor Rakich)說,庫柏從小父母就離異,從小有亞斯伯格傾向,因為性別氣質在學校常被同學欺負。拉基奇一直都知道孫女渴望成為男生,曾向孫女表明,即便她變性後,也不會把她當男生看待,但對她的愛並不會減少,成為庫柏背後最有力的支持。

薩拉庫柏(左)與祖父從小生活在一起。(照片摘自每日郵報)

庫柏獲救後,重新思索比性別更重要的人生意義。三年後,她決定再次變回女生,接納自己天生的性別,並且放棄了贊恩的生活方式,試著跟自己相處。庫柏說,這不叫改變,而叫「恢復」。

拉基奇說,現在庫柏會開始化妝、穿著女性衣服,漸漸喜歡自己的樣子。身邊的密友也發現庫柏變得更開朗、更愛笑。不過拉基哥說,庫柏在學校還是常常被欺負,因為變性造成的不可逆傷害,讓她的身材跟聲音就像個男生。庫柏笑著說:「現在慢慢學會不要在乎別人的論斷,至少我可以控制自己的耳朵。」

庫柏在變性期間與跨性別男友凱(Tyson Kay)交往,凱相當支持庫柏恢復女性性別。(照片摘自每日郵報)

根據2012年的統計,紐西蘭國內的8500名高中生內,就有102名變性人,其他212名學生,還不清楚自己的性別。

您也許想知道:

  1. 有愈來愈多的證據顯示,自閉症譜系障礙(autism spectrum disorders, ASD)與性別焦慮症相關,請參考風向新聞深入報導《加拿大心理研究專家:兒童性別不安可能是自閉症引起的!
  2. 變性任務網站在2016年的研究數據顯示,高達94%性別焦慮症的孩童在成年之後會脫離焦慮,終生不需變性手術或投以藥物。(謝婷婷/綜合外電)
研究報告指出,94%性別不安症的小孩,長大後會恢復正常。(照片摘自變性任務官網)

在愛中竭力追求真理,重視媒體對家庭及年輕人的影響。支持風向新聞,♡ 捐款連結:

http://lovecom.org/donate

喜歡這篇新聞嗎?分享給您的朋友吧!

隨時收到優質清新的好新聞,請至以下FB、 [email protected]、App追蹤我們!

好友人數

 

Facebook 留言

Tags

Related Articles

line_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