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台灣

癌症病房看盡生離死別 護理師:更感恩手裡能掌握的幸福

在這裡,一定要沒良心才待得下去!這是一名護理師的感概心聲!畢業於台北醫學大學護理系、目前正在澳洲當護理師的「二花小姐」,在《良醫健康網》發表文章《在癌症安寧病房8年,一個護理師的告白:在這裡,一定要沒良心才待得下去》,她寫道,「留下的,就是我們這些沒良心的了…」

文章指出,幾天前無意間讀到某位醫師在臉書上分享資深的檢傷護理師對急診的重要性。她說,站在醫療前線的每一位成員,除了要面對緊湊的工作、高壓的環境,還時常需要處理工作帶來的情緒衝擊。能一年一年的挺住、選擇留下,除了對這份工作的高度熱情外,擁有良好的排解管道實在非常重要!「局外人看來認為我們沒良心,只有身在其中的人才知道,其實,我們的良心正是靠這樣的盔甲,才存活下來的」。

她也說,「其實我們不是沒良心,只是面對看不見盡頭的絕望與傷悲,我們的心在一次次的受傷後,已經結出厚厚一層疤,然後我們學會不輕易去碰觸它。我們善於隱藏,用幽默嘲弄生命的無常;我們試著不去看命運的殘酷,卻更感恩手裡能掌握的幸福」。

「我們單位是血液腫瘤科,也就是癌症病房,聽起來已經夠沈重了吧,我們還兼任安寧病房。」她透露,在安樂死尚未合法的澳洲,許多癌症末期的病人進入安寧病房接受持續注射的鎮靜劑、止痛劑,直到生命終結。「有時難免覺得,我們根本是藉由每天注射的藥物親手結束了病人的生命」。

「生命的尊嚴與質量,在天平的兩端永遠無法平衡」。文章也說,在日常生活裡總會掀起大波瀾的生、老、病、死,在醫院裡是俯拾皆是的家常便飯,生命是如此脆弱,又是如此不可知,「在第一線工作的醫護人員無論再如何惋惜、再怎麼感觸良多,都得學會快快收拾心情、擦乾淚水,走進下一個故事」。

「總是面對病人的死亡,是很磨損熱情、消耗心力的」。她感嘆,不同於其他單位,「我們的病人幾乎沒有贏面,罕有那種在與病魔和死神的拔河比賽中得勝的激勵」。

「每一個病人的過世,我們都像痛失一位至親好友。」她也說,所以即使每年都有新鮮、年輕的熱血護理師加入我們的團隊,2~3年通常是極限,最終還是受不了心理的折磨而含淚離開。畢竟,要把一整天9小時的心情在下班那一刻完全切割乾淨,不帶一點悲傷和懊惱回到正常的家庭生活,幾乎是不可能的;心上那些日積月累的疲憊,也不是拍拍身上的塵土就可以振作起來的。

「於是,新人一批一批的來,卻又一個接一個的離去,留下的,就是我們這些沒良心的了…」(李遊博/綜合報導)

在愛中竭力追求真理,重視媒體對家庭及年輕人的影響。

支持風向新聞,♡ 捐款連結:

http://lovecom.org/donate

喜歡這篇新聞嗎?分享給您的朋友吧!

隨時收到優質清新的好新聞,請至以下FB、 [email protected]

好友人數

 

Facebook 留言

Related Articles

line_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