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女同性戀認同父母角色不同 告訴孩子:「兩個男人不能取代媽媽」

在女同性戀家庭長大,凱蒂福斯特(Katy Faust)卻對同性婚姻的看法截然不同。十歲父母離異後,福斯特便與母親一同生活,直到母親愛上另一個女人,三人過著同居生活。「媽媽和她的伴侶提供了幸福的環境,因為她們彼此委身也不吵架。」福斯特坦言,兩位大人很得她的歡心,但她內心仍感到部份缺乏。

福斯特:我曾是婚姻平權支持者 直到我成為一名母親後

福斯特曾是婚姻平權的支持者,直到她自己成為四名子女的母親後,才發現孩子成長程中,父母的角色相當重要。「這就是男女角色的不同。天生的差異怎可被忽略呢?」她說,很多時候兩個媽媽對一件事的看法,遠不及爸爸口中一句話的影響力。

她認為,如果婚姻是兩個相愛的大人的事,那她絕沒有理由反對同性伴侶結婚。因為她曾在媽媽及其伴侶的身上看到愛及委身。「可惜,婚姻要考慮的並非兩個人,還有可能產生的下一代。」她認為,即便政府鼓勵任何一種類型的成人關係,也不能在孩童沒有選擇的狀態下,失去父親或母親。

許多同志運動者批評,一男一女的婚姻制度得到社會的保障是一種異性戀霸權。然而,傳統婚姻之所以得到認同,重點並不是在一男一女的性別上,而是兩人所可能產生的下一代。社會福利也儘可能以保障兒童與親生父母有好的關係連結為立法走向。

科學報導同性異性家庭小孩無異 被踢爆科學方法有瑕疵

去年《紐約郵報》報導一位科羅拉多州大學(University of Colorado)研究員吉米亞當斯(Jimi Adams)及俄勒崗大學(University of Oregon)萊恩萊特(Ryan Light)針對19,000名同性伴侶在1977年到2013年的多年研究中做出一項結論:「同性伴侶所撫養的孩子與異性家長一樣好」。

社學學科學家亞當斯在去年發表了「同性家庭小孩與異性家庭無異」的研究結果。(圖片摘自stream)
社學學科學家亞當斯在去年發表了「同性家庭小孩與異性家庭無異」的研究結果。(圖片摘自stream)

他認為,同性家庭長大的小孩在心理、行為和教育與任何異性家庭長大的小孩無異。此報告當時引起美國政府注意,還成為高等法院參考的重要依據。不過,同年兩所澳洲大學校長穆斯林博士(Dr. Andy Mullins)質疑亞當斯的研究方式,發現他們使用的「科學共識」(Scientific Consensus)有嚴重缺陷並誤導社會大眾之虞。

用「共識」討論公共議題 學者:很不科學

科學共識是由兩位科學家斯偉特(Uri Shwed)及比爾曼(Peter Bearman)所制定的研究方式,即科學家在「特定領域」的研究中取得量化的共識。此方式普遍用於醫學科學。若使用在社會科學中公共政策的辯論上,易淪為支持某政治立場而存在的「共識說法」。

吉米亞當斯(左)及萊恩萊特兩人於去年發表同性伴侶小孩的研究中,被專家質疑其研究方法有瑕疵。(圖片摘自ucdenver/uoregon)
吉米亞當斯(左)及萊恩萊特兩人於去年發表同性伴侶小孩的研究中,被專家質疑其研究方法有瑕疵。(圖片摘自ucdenver/uoregon)

況且,科學共識本身有一套嚴謹的研究數據支持,例如:紫外線及癌症、自閉症及疫苗等等。就連社會科學家比爾曼都跳出來澄清,亞當斯及萊特明顯誤用科學共識理論。

我媽媽也承認:兩個男人也無法取代一位母親

有很多人問,反對同性婚姻的立場會跟女同性戀的母親有衝突嗎?福斯特回答:「我媽媽也同意我,因為她也知道兩個男人無法取代她。」她認為,倘若環境許可,孩子擁有爸爸媽媽是最好的環境,而同性婚姻的制度正是剝奪了孩童這項權利,特別從同二代的個案及科學數據的分歧上可看見,同性婚姻制度仍有很大的盲點及爭議。

「嗯…有很多同性戀小孩承受很大的壓力,他們要學會取悅雙親來維持彩虹家庭的幸福。」以前她常聽到身邊的人說,支持同性婚姻才叫愛同志的表現,反對者都成了歧視或仇恨同志者,她也承坦年紀很小的時候,聽慣了就信以為真了,結果導致愈來愈多人害怕被罵而沉默。最後,福斯特以自身例子鼓勵許多人,不要急著用「歧視、人權」來看婚姻平權,跳脫意識型態角度,多一點從小孩福址的理性來看,就會瞭解一男一女婚姻的必要性。

您也許想知道:
1.紐約郵報針對亞當斯的研究原文報導,請點此觀看
2.關於科學共識的研究定義請看維基百科解釋,其相關文獻請點此觀看。(謝婷婷/綜合外電報導)


喜歡這篇新聞嗎?分享給您的朋友吧!

隨時收到優質清新的好新聞,請至以下FB、 [email protected]、App追蹤我們!

好友人數

 

Facebook 留言

Tags

Related Articles

line_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