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政治教育

反擊徐永明評輔大言論 學者7點批評同運政治霸權

日前輔仁大學校牧室對全校師生發表公開信,內容提及反對同性婚姻合法化但尊重同性戀者,引來時代力量徐永明的批評,甚至威脅是否要撤銷教育部補助。靜宜大學生態人文學系副教授柯志明7日在臉書發文批評,提出7點詢問徐永明,質問為何一所天主教大學為何不可公開發表有關同性戀和同性婚姻的立場文章。

為何大學無法就其思想立場表達意見?

柯志明質疑,為何天主教大學的輔仁大學校牧室不可以公開發表有關同性戀及同性婚姻的信仰與倫理立場?作為一個學校宗教單位,輔仁大學校牧室為何沒有權利發表自己學校所屬宗教對某個特定社會議題的信仰立場?一個民主國家的私立教會大學為何不能表達自己的信仰立場?

為何大學無法享有言論思想自由?

柯志明第二點又問,為什麼一所民主社會裡的私立教會大學不能享有信仰、思想與言論的自由?而國家又是以什麼權力限制教會大學表達自己的宗教信仰立場?他批評徐永明作為國會議員和政治學教授,「難道不應該捍衛作為高等教育殿堂的大學的這種權利與自由嗎?」

教育部補助的同時箝制私校辦學自由

關於徐永明要脅刪除教育部補助時,柯志明也強烈質疑教育部雖有補助,但同時也「大大地干預與限制私立大學的辦學」他進一步質疑,倘若這樣,那教育部要讓私立大學可以有完全的辦學自由嗎?他說,若教育部干涉私立大學辦學自由,那補助自然是應該,但若不是,教育部就必須放手讓私立大學完全按自己理念自由辦學、可自行調整學雜費。

為何同性戀者和其議題不得評論?

而對於同性戀和其愛情,柯志明指出,同性戀者不是特權人種,同性戀也不是特權愛情,同性婚姻更不是什麼基本人權(這有歐盟最高人權法院判決為證)。「為何民主社會的大學或公民不享有評論同性戀與同性婚姻的權利?為什麼同性戀行為或議題享有不被公然倫理議論、批判或反對的特權?」他更以反對者常遭受激烈批評為例,許多人常在過程中毀謗基督教信仰,但基督教徒卻連理性地討論同性戀行為和爭議權益的資格都沒有嗎?

提出反對意見為何就是歧視?

柯志明反問,若反對同性戀行為、同性婚姻就是「歧視」同性戀者,那為什麼反對甚至威脅基督信仰或基督徒就不是歧視?柯志明表示,台灣遠在中華民國政府進入之前,教會就存在這片土地上近4百年的時間,「為什麼這麼弱勢但卻又長期奉獻給台灣、恩澤台灣的宗教至今仍要時時被號稱捍衛人權自由的政治人物與團體威脅與打壓呢?」

社會議題討論應享有言論自由才是真民主

對於社會議題的討論,柯志明認為每個人也應都享有按自己的信仰、良知、思想公然議論的權利與自由,且應受他人的尊重與包容,以及國家的法律保障與保護,無論他的立場為何。他指出這是古典自由主義以來的政治傳統,「民主政治的目的就是為了保護人民的這些權利與自由,否則民主就毫無價值,」他說,若沒有這些保障,也難不成為「多數暴政」(tyranny of the majority)。

政治人物不應打壓信仰、言論和思想自由

最後,柯志明說,除非以其信仰明顯為惡,否則無論以什麼名義,以國家權力威脅或打壓人民的信仰、思想與言論自由者都是霸權作為,「人民不應屈服順從。」他說,為了維護人的信仰、思想與言論自由,我們要公然批判並反抗這種假「權利」之名打壓人民真正權利與自由的民主代議士。(馮紹恩/綜合報導)

(本文取得作者同意授權轉載)


喜歡這篇新聞嗎?分享給您的朋友吧!

隨時收到優質清新的好新聞,請至以下FB、 [email protected]

好友人數

 

Facebook 留言

Tags

Related Articles

line_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