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阿富汗媽媽開餐廳建庇護所 助吸毒者學一技之長

位在阿富汗首都喀布爾(Kabul)一家小小餐廳,員工熟練地轉動著羊肉串,現場飄散著孜然肉香,另一頭傳來悠揚的羅巴巴琴聲,一到夜晚上門的客人絡繹不絕。幾位年齡參差不齊的男孩推開大門,向餐廳老闆娘哈達里(Laila Haidari)喊了聲「媽媽」,便走向餐廳後方。

隱身餐廳後方的是隔局方正但空間不大的庇護所,哈達里在經營餐廳之餘,幫助許多吸毒者戒毒,並訓練他們擁有一技之長,成為她的得力助手。「媽媽是這吸毒者對哈里達的親切稱呼。」庇護所的警衛納西姆(Nasim Alizada)說,目前還有28位毒癮者在努力戒毒中。

哈達里建立了一個庇護所,收留了數名吸毒者。(照片摘自echophotojournalism)
哈達里建立了一個庇護所,收留了數名吸毒者。(照片摘自echophotojournalism)

阿富汗是全球鴉片及海洛因產量的最大國之一,佔全世界77%。世界毒品報告(World Drug Report)更指出,阿富汗在短短6年間,種植罌粟的面積已擴增了82%,國內吸毒人口激增到約290萬人。政府開辦的27家戒毒中心,其餘容納不下的人只得群居在波麗沙塔(Pol-e Sokhta)橋下,在惡劣的環境下生病死去、最後被世人遺忘。

阿富汗農民不再農耕改種植罌粟換取收入。(照片摘自theworldweekly)
阿富汗農民不再農耕改種植罌粟換取收入。(照片摘自theworldweekly)

「流浪狗甚至不會想要呆在那裡。」哈達里想起加入軍隊的哥哥染上毒癮後離家消失,幾乎每天晚上都會經過橋下來看看。有天她目睹警方毆打吸毒者,決定伸出援手幫助他們。

於是哈達里與朋友走近橋下的貧民窟,並告訴他們願意提供基本生活用品,幫助他們脫離毒癮,「我很開心,第一次就有18個人跟我們走了。」後來哈達里帶他們到土耳其澡堂讓他們煥然一新。「雖然只是洗個澡,但我知道治療已經開始了。」不過她也坦誠,在有限的醫療資源下只能先提供基本的解毒藥物給毒癮者,其他都得靠個人的意志力撐過去。

吸毒者群聚在橋下,生活條件極差。(照片摘自thefix)
吸毒者群聚在橋下,生活條件極差。(照片摘自thefix)

過去四年裡,哈達里已協助3,600人脫離毒癮,其中包含11名婦女及8名孩童。有些人後來成為一名廚師、或是賣水果的小販,20歲的納扎爾(Nazar)在戒毒之後也已前往美國攻讀學位了。

不過,收留吸毒者的計劃也讓哈達里賠上婚姻。當她和丈夫提出想法時,丈夫卻直接提出離婚。離婚後一無所有的她,跟朋友借錢租了個小店面,連傢俱都是朋友捐的,最後才勉強開了間餐廳。

哈達里為了解救吸毒者賠上婚姻。(照片摘自hazarapeople)
哈達里為了解救吸毒者賠上婚姻。(照片摘自hazarapeople)

為了維持庇護所的生活開支,哈達里常常到處拜託朋友幫忙,所幸餐廳生意漸漸有起色,每個月的盈餘再回歸到庇護所內,哈達里也讓吸毒人到餐廳工作,讓他們有機會重新與社會接軌。雖然當局政府及宗教領袖仍反對她設立戒毒中心,表示其治療方式未符合國際標準,但哈達里不畏困難持續籌措資金,未來將在偏鄉地區開拓更多的戒毒中心。(謝婷婷/綜合外電報導)

Facebook 留言

Tags

Related Articles

line_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