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 十二月 8 2016
首頁 / 娛樂 / 一生謙卑! 德蕾莎修女:我只是上帝手裡的一支筆!
9月2日電影《愛無止盡德蕾莎》上映,電影刻意淡化德蕾莎修女的神聖光環,向世人批露她較為人鮮知靈性低潮的一面。(照片由威視提供)

一生謙卑! 德蕾莎修女:我只是上帝手裡的一支筆!

《愛無止盡德蕾莎》(The Letters)昨(2)日首映,改編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德蕾莎修女(Mother Teresa)的生平,呈現她一生用愛行善的傳記電影。本片刻意淡化德蕾莎修女的神聖光環,披露她鮮為世人所知靈性低潮的一面。

以印度預備脫英獨立的時代為背景,當時一群進入重度貧困都巿加爾各答的修女們,其工作是教一群印度女孩在院內讀書寫字。由於隱修女不能隨便離開修道院,因此也不跟外人接觸。

某天德蕾莎修女從窗外看見奄奄一息的飢民,她步出修道院、拿食物餵飽他們,沒想到招來更多飢民。她建議院長幫助這群人卻被拒絕。院內的豐衣足食,與街上充斥被人唾棄的低種姓賤民的畫面形成對比,一道牆隔開了天堂與地獄,想與貧窮人為伍的使命感湧上德蕾莎的心頭。

就在前往避靜地點尋求答案的火車上,她聽到上帝的啟示。抓住呼召,德蕾莎開啟了她一生的街頭慈善服務。然而,這份聖召也讓她面臨信仰最大的低潮。

德蕾莎修女一生奉獻給貧困者及垂死之人。(照片來源:紐約時報)
德蕾莎修女一生奉獻給貧困者及垂死之人。(照片來源:紐約時報)

電影以倒敍法訴說德蕾莎修女的一生。其中德蕾莎與她的精神導師文森神父的通信內容,是還原德蕾莎進入貧民窟生活的重要依據。

本片從這些塵封已久的信件出發,訴說德蕾莎穿梭在飢貧百姓中間,但同時人世間的貧困苦難及種種災厄也深深折磨著她的心靈。這段期間,德蕾莎不斷寫信給艾森神父尋求精神上的救贖,從經歷內心掙扎苦痛,到最後臻至解脫,昇華為最堅定的信仰與愛。

文森神父曾描述德蕾莎修女是一位熱心禱告的人,她認為禱告是靈魂的糧食。(照片由威視提供)
文森神父曾描述德蕾莎修女是一位熱心禱告的人,她認為禱告是靈魂的糧食。(照片由威視提供)

編劇兼導演威廉瑞德(William Riead)分享籌備拍攝過程中感受到不少神奇的力量。「其實我不是那種很崇尚精神生活的人,但拍片過程中發生了一些事,我著實也被改變了!」他說,一開始他就像一般傳統好萊塢製片人進行選角作業,試鏡了一連串的演員來演出文森神父,但每個演員卻都相繼去世。「我本來不相信這其中有甚麼巧合,直到試鏡德蕾莎的角色後,我才覺得真有所謂的『神干預』!」他接著說,一些來試鏡德蕾莎修女的角色,都因為檔期衝突或是各種表演上的疑慮而無法接演。最終才敲定由影后茱麗葉史蒂芬森(Juliet Stevenson)擔任女主角。

瑞德回憶德蕾莎修女曾說過「這不是屬於我個人的,我只是上帝手裡的一支筆」,直說自己在拍片過程中也最常對上帝說「我今天將為祢工作,為了祢、不是我」。

英國影展常勝軍影后茱麗葉史蒂芬森(Juliet Stevenson)在片中飾演德蕾莎修女,為戲下苦功,模仿德蕾莎略微駝背的姿勢、努力學習德蕾莎的口音,就連瑞德都大讚:「茱麗葉史蒂文森金彷彿就讓德蕾莎修女起死回生一般!」

由實力派演員茱麗葉史蒂芬森詮釋德蕾莎修女,她表示一度無法抽離角色。(照片由威視提供)
由實力派演員茱麗葉史蒂芬森詮釋德蕾莎修女,她曾表示一度無法抽離角色。(照片由威視提供)

不過,最令人驚嘆的是茱麗葉直達靈魂深處的演技,特別在揣摩德蕾莎低潮的一面時,過程中甚至數度無法抽離角色。她認為德蕾莎的靈性枯竭正是經歷2,000年前耶穌傳道受苦的心志,「走入黑暗是一條極其孤單的路。」她說。

德蕾莎修女不喜歡被關注,據說她本不打算出席自己的諾貝爾和平獎頒獎典禮。身邊的人勸說可藉此機會讓更多人看到貧窮者的需要,她才勉強答應參加。典禮上她也不提自己的事蹟,致力將光環獻給上帝。信中她曾要求文森神父在她去世後將兩人往返的信件燒毀。因她不希望大家記得她,而忘了耶穌。

她曾說過:「假如有一天獲封聖人,我將肯定是代表晦暗的一個。我會長期缺席於天堂,為地球上活於黑暗的人們去點燈。」(謝婷婷/綜合報導)


喜歡這篇新聞嗎?分享給您的朋友吧!

隨時收到優質清新的好新聞,請至以下FB、 Line@、App追蹤我們!

好友人數

 

Facebook 留言

關於 謝婷婷

謝婷婷
喜歡各類橫向發展的嗜好,如看電影吃爆米花、閱讀喝阿薩姆奶茶、旅行配可口可樂、攝影帶上一包乖乖。

其他人也閱讀了:

哥國總統桑托斯終結52年內戰 獲諾貝爾和平獎

2016年的諾貝爾和平獎,七日 …

line_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