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 十二月 4 2016
首頁 / 娛樂 / 受虐兒吳忠明曾被十字弓射傷 釋懷原諒早逝父
吳忠明在接受訪問時,道出小時受父親家暴陰影,但表示自己遺傳父親頑強的個性,會為了喜歡的音樂一直努力下去。(圖片來源/翻攝自吳忠明臉書)
吳忠明在接受訪問時,道出小時受父親家暴陰影,但表示自己遺傳父親頑強的個性,會為了喜歡的音樂一直努力下去。(圖片來源/翻攝自吳忠明臉書)

受虐兒吳忠明曾被十字弓射傷 釋懷原諒早逝父

「星光二班」第四名的吳忠明,出道超過10年,曾出過一張專輯,但因與唱片公司理念不合遭冷凍,曾16個月零收入,一度憂鬱症纏身想不開。星運不佳的他曾遠赴澳洲打工 ,做過各種工作,在當地當街頭藝人還被強國大媽給欺負,甚至還差點成為色情按摩師!最近他接受訪問,道出自己曾是受虐兒的傷心往事。

外表看起來樂觀開朗的吳忠明,其實內心深藏童年家暴陰霾,根據《蘋果日報》報導,當工人的爸爸常對他暴力相向,被水管、藤條抽打是家常便飯,他記得有次他在溪邊被水蛇包圍,父親竟抱著哥哥跑而丟下他,還撂狠話:「逃不了就算了,反正我小孩多!」這句話在他小小的心靈留下陰影,他不理解為何父親這麼不喜歡他!

他表示,脾氣暴躁的父親也常拿母親當出氣包,最嚴重一次是爸爸竟拿出十字弓對著媽媽射過去,當下他直覺反應的衝上去保護媽媽,「再醒來,我已經在床上,媽媽在幫我擦身上的血」。

雖然有這麼一個暴戾的父親,但他還是渴望著父愛,他努力的做一個乖孩子,只希望有天可以得到父親關愛的眼神。他記得有次國小運動比賽拿到金牌,他興奮的衝回家,竟聽到父親在工地出意外摔下來的消息,接著,他被帶到醫院見父親最後一面。

他回憶:「爸爸戴著氧氣罩,無法言語,只是默默流著淚看著我手中的獎牌」,他感覺得出父親為他感到驕傲,而他對父親的怨懟也在他斷氣的那刻消散了。「再怎麼恨都是自己父親,長大之後才真正覺得如果他在的話,應該會好一點」。他表示,長大後他想或許父親有說不出的苦衷,也許經濟壓力大,或在外面被朋友笑不如意才會這樣對待他吧。

父親逝世後,其母靠著在工地工作,辛苦把小孩拉拔長大。在一次他不小心看到媽媽流淚向天上的外婆訴願,那時他就立志要努力讓媽媽過更好的生活,為自己感到驕傲,因此他報名《超級星光大道》圓媽媽與自己的歌手夢。 比賽結束後,2011年發行了個人首張專輯,因與唱片公司理念不合,曾16個月沒收入。退伍後為了謀生,他曾應徵餐廳服務生及物流送貨員,卻都被雇主認為曾是藝人的他,應該吃不了苦而打槍。

之後他轉赴澳洲墨爾本打工,順便轉換心情。他當過端盤服務生、遊樂園工人,還聽友人介紹應徵按摩師,偷訪查時才發現原來是色情按摩!幸好當時29歲的他人被雇主嫌太老退貨,差點真的下海。之後他在墨爾本當街頭藝人,也遇到強國大媽為難、醉漢鬧場,以及黑人種族歧視等事。

收入不穩的他最常吃超市即期品及室友的過期品,節約度日,最後他決定還是回台在為自己在樂壇拚一次。他表示蘇打綠主唱青峰,得知他回台後,還傳訊息鼓勵他,讓他感動不已,目前他會先接通告,同時也會尋求商演機會,希望有一天能在歌壇發光。(吳雯淇/ 綜合報導)


喜歡這篇新聞嗎?分享給您的朋友吧!

隨時收到優質清新的好新聞,請至以下FB、 Line@、App追蹤我們!

好友人數

 

Facebook 留言

關於 吳雯淇

吳雯淇
喜歡有趣的人、事、物,有著大人的外表,小孩的童心,希望世界能更純真、美好。

其他人也閱讀了:

澳洲考古學者研究萬那杜與東加古人類的DNA,證實其祖先與台灣原住民系出同源。(圖片來源/ 翻攝自網路)

DNA證實萬那杜、東加原住民來自台灣或菲律賓北部

澳洲一項歷時十年、十月四日刊登 …

line_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