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 十二月 9 2016
首頁 / 台灣 / 一二級毒品除罪化?顧立雄「醫療前置化」挨批
民進黨籍立委顧立雄擬提出的《毒品危害防制條例》部分條文修正草案。(圖片來源/顧立雄臉書)

一二級毒品除罪化?顧立雄「醫療前置化」挨批

媒體報導,毒品案在暑假有激增的趨勢,警政署執行「護少專案」,光是7月29日到31日短短3天內,就逮捕了72名少年藥頭;就在警方強力掃蕩毒品之際,竟有立委打算提案讓毒品除罪化?

朱學恒近日撰文質疑民進黨籍立委顧立雄擬提出的《毒品危害防制條例》部分條文修正草案,是要幫毒品除罪化,他痛罵,「你們到底是活在平行世界,還是昧於常識不知道台灣有大量的犯罪始於毒品,輕罪化一點也不能解決這些犯罪問題?你們吸過二手K毒嗎?你們身邊有人爸爸被吸毒者給撞死嗎?如果都沒有,你們提這個屁法案把懲罰越降越低,甚至所有類型毒品吸毒一律除罪化,叫哪門子的向毒品宣戰?這叫哪門子的司法改革?看不懂自己黨主席和現任總統的中文嗎?蔡英文總統有你們這些隊友,難怪民調一直降,先從立委檢討起吧!」

顧立雄等幾名立委在7月5日召開的「擴大『施用毒品罪醫療前置化』修法」公聽會。顧立雄指出,毒品問題(包括藥癮和藥物濫用問題)對社會的危害,是現在世界各國都必須面對的重大議題,蔡總統在上任前就已經宣示,要向毒品宣戰。他說,目前有許多聲浪導向重刑化的方向,比如司法及法制委員會又要再次審查是否將K他命從三級提升為二級毒品,也就是要直接放棄教育這些施用K他命的青少年們,將他們丟到司法的牢籠中。

但他認為,這並非長久之道。顧立雄說,毒品犯罪的重刑化政策已經實施很多年了,可是結果呢?只看到監所人滿為患,人越關越多,第一線的監所人員肩負沉重的戒護壓力,沒有餘力做矯治,更無力協助受刑人回歸社會。

他認為,只有司法介入是沒有辦法解決藥癮和藥物濫用的問題,除了把人關到看不見的地方,眼不見為淨之外,不僅沒有任何實際效用,還讓這些藥癮者的學業、工作以及原有的社交網絡與正常社會生活被迫中斷,更加深他們復歸社會的困難,最終難以擺脫對於毒品的心理依賴,甚至可能因為毒癮的衍生犯罪,而變成社會的危險來源。

顧立雄強調,自己早在擔任立委之前,就曾經和一群長期關注毒品問題與監所改革議題的法律人士與專家學者們一起討論,並研擬出一份擴大「施用毒品罪醫療前置化」的修法草案。

他說,這份草案的目的很簡單,就是希望能讓這些單純施用毒品的藥癮者在進入司法程序之前,先按時到醫療機構接受藥癮治療的計畫,如果能夠順利完成治療程序,就不用被送入矯正機構而中斷他原本的生活;反之,若無法完成治療程序,仍然要依照現行原有的司法程序,進入矯正機構接受觀察勒戒、強制戒治等司法處遇。

但他的部分主張,卻遭朱學恒質疑是要幫毒品除罪化;朱學恒指出,顧立雄在公聽會表示,「更不能死守一個已經證實無效的重刑化政策,只想要改一個法條文字,把『三』級改成『二』級,然後幻想著年輕人就不會再依賴毒品了。『好奇』本來就是人生成長階段的一部分,我們應該要容忍年輕人的好奇心」。

朱學恒諷刺地說,「謝謝你,主張廢死和寬大對待吸毒者的顧立雄,你不但把吸毒矯飾成好奇,更反對K他命變成二級毒品只因為『永遠要給吸毒者機會』,你知道這種只博自己名聲的做法拖累了多少無辜者嗎?他們被殺被搶被偷被迫吸二手K,只因為你們這伙人權立委主張要給吸毒者機會!誰又來給無辜的平凡百姓機會呢?」

他也點出,顧立雄打算提案修法的示意圖裡,是連一二級毒品都要除罪化,「感覺完全是一個不食人間煙火的傻案子」。朱學恒還投書媒體痛批「這樣的修法哪叫向毒品宣戰?」文中指出,一輩子沒有吸過二手K毒,被毒品犯搶奪傷害偷竊刺殺過的理想派立委顧立雄,不但反對K他命改為二級毒品(從而讓警察可以取得搜索票逮捕在屋內吸食K他命的毒犯),他和他的快樂夥伴們甚至主張一、二級毒品(海洛因、鴉片、古柯鹼、嗎啡、安非他命)吸食者只要能夠戒癮,通通應該除罪化,連強制勒戒或是入獄服刑都不用,要恢復他們的正常生活。

朱學恒不滿地說,K他命藥頭的說法就是「沒關係,K他命沒有刑責,表示這不算毒品,趕快吸吸看放鬆一下」,結果沒想到顧立雄的願景是讓海洛因和古柯鹼的毒販也可以用同樣的話術來賣毒品給年輕人了,蔡英文總統說的對毒品宣戰言猶在耳,不分區立委提的就是海洛因除罪化?這好厲害的宣傳啊!簡直比義和團還要厲害!

他也說,有一名基層員警看到顧立雄的臉書之後傳訊息給他,直批顧立雄噁心;這名偵查佐說,努力的查緝毒品來源,但是政府卻拚命限縮偵查權限,法令上,更給予這些渾蛋無後顧之憂,每次到法院作證開庭,都會讓他產生到底誰才是犯人的錯覺。這名員警說,律師、法官不斷質疑他們的作為,沒有人在乎這些毒品,這些證物都是確確實實在眼前的被告身上查扣的,但「他們只在乎警察為什麼會知道這裡有這些東西,整個法庭的氛圍就是他有毒品、賣毒品是合理的,警察為什麼知道他有犯罪,變成整個訴訟攻防的重點。」

這名員警也批評,毒犯的錢賺到了,他不會管吸毒的人家破人亡,律師的錢賺到了,他不會管毒犯到底有沒有辦判刑,他也不管他到底做了多可惡的事。顧立雄口口聲聲說重刑,毒品危害防制條例明明規定,販賣一級毒品是死刑、無期徒刑、販賣二級毒品是無期徒刑或七年以上,但是實務呢?殺人都不會死刑了何況販毒,試問,這種刑期是哪裡重?他還感嘆,「我們自己的案件,持有1公斤以上的二級毒品都還能易科罰金,這才是我們真實的法律,顧天王大律師他會不知道嗎?台灣只有犯罪者的人權是人權,被害人就是該死。」

11
立委顧立雄擬提「醫療前置化」,希望解決台灣毒品問題。(圖片來源/顧立雄臉書)

對於遭質疑,顧立雄今(3)日表示,「醫療前置化」並不等於除罪化或合法化,也就是說,進行醫療前置化的相關修法,並不會影響施用毒品罪的既有刑罰。他說,要徹底降低施用毒品的人數,必須要好好面對毒品成癮的核心問題,也就是對於藥物的上癮及依賴。

但是既有的方式,卻是以「監禁」來解決問題,在監禁的過程中,不僅無法戒除上癮問題,更有可能因為集體監禁的方式,讓施用毒品的人進而接觸更多獲取毒品的管道,這樣一來,並不能有效解決毒品成癮的原因,反而製造出更多施用毒品的人口。已經有相當多的數據及研究指出,光是將施用毒品的人關進監獄,其實並無助於解決毒品問題。

他強調,真正重要的,是在既有的刑罰體系中,讓其他管道也有空間可以介入,透過雙管齊下的方式,讓施用毒品的人在被監禁之前,藉由醫療化的方式,真正改善藥物成癮的狀況。

顧立雄說,面對問題的根源很難,把人丟到監獄裡,很簡單。但是簡單的方法並不代表問題就被解決了,面對毒品問題,醫療前置化只是其中一步,卻是一定要有人出來做的一步;大家面對毒品問題的目標是一樣的,那就是想要讓毒品氾濫的問題被解決,想要讓施用毒品的人數降低,「我們沒有那麼不同,也無須針鋒相對,我們需要的,是共同找出能夠解決問題的制度性作法」。(李遊博/台北報導)


喜歡這篇新聞嗎?分享給您的朋友吧!

隨時收到優質清新的好新聞,請至以下FB、 Line@、App追蹤我們!

好友人數

 

Facebook 留言

關於 李遊博

李遊博
六年級生。 不是騷人非墨客。 希望我的視野能帶你看見一些。
line_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