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 十二月 9 2016
首頁 / 台灣 / 小燈泡爸媽沉痛呼籲 司法改革杜絕兒少悲劇
小燈泡母親在開庭結束後,對媒體說,他們選擇一條難走的路,希望未來類似的悲劇不再發生。 圖片來源:影片截圖

小燈泡爸媽沉痛呼籲 司法改革杜絕兒少悲劇

震驚全國的小燈泡一案,將在23日上午開庭。小燈泡母親在結束開庭後,對媒體公開發言,她說選擇了一條辛苦的道路,真心希望能夠減少未來悲劇的發生。小燈泡父親在開庭前,於網誌上寫下的一千多字的感言,他說,「今年的3月28日,是我人生中最黑暗、最漫長的一天。」文中他也坦言,心中常有無盡的悲憤,時不時都會出現想將兇手推向極刑的衝動,但他總是在情緒過後冷靜下來,想到社會出了什麼問題?並選擇走一條不容易走的路,要求司法能在判決前做更多考量,讓未來社會不會再出現類似的兒少案件。

小燈泡母親在開庭結束後,向媒體公開發言,她說,「小燈泡的離開是我們一輩子的遺憾,也是永遠無法停止、忘記的傷痛。我們沒有選擇默默低調的療傷,而選擇一條辛苦的道路,真心希望能夠減少未來悲劇的發生,社會安全網的洞絕對需要政府努力,不只是司法,還有警政、衛福、社福、教育等等部門的齊心協力。我們希望失去小燈泡,換回不只是一輩子無邊無際的傷痛,也能喚起大家的重視,我們一起努力,讓我們孩子有更安全的環境。」

小燈泡父親說,他在小燈泡案件開庭前的心情非常複雜,永遠也忘不了當天早上出門時,小燈泡還開心向我道別,沒想到3個小時後噩耗就傳來,趕到現場他只能趴在地上痛哭,「當下,我只想拾起腳邊的兇刀手刃那個傷害我女兒的惡人。」他也坦承,那樣的情緒不斷在心中纏繞,那是沒有盡頭的悲憤。

但他忍不住想問,除了兇手需要負責,他的父母難道沒有責任?每一個社會化的環節,包括兇手的朋友、鄰居、同學、老師、職場上的同事、長官,難道都沒有責任嗎?當他冷靜下來後,他也無法接受政府除了快速將罪犯從社會中消除的做法,他也想知道,政府要如何回應關於廣大社會的兒少安全需求?

小燈泡父親說,他也可以簡單要求罪犯盡速伏法,但這樣小燈泡案就只是湯姆熊案、北投國小女童案之後的另一起案件,他也只能祈禱未來不會再發生類似的案件。他說,司法除了定罪的之外,還有沒有可能對預防兒少隨機傷害發揮更大的力量?

他說自己多年從事IT產業,在IT製造業中,一個瑕疵品的出現,就是系統失靈的警訊,品質檢驗除了在生產的末端為品質把關,更重要的是確認不良品是在一開始的設計就有缺陷,還是在生產時候造成不良呢?他強調,在司法消除兇手之前,應該問整個社會為什麼在他墜落殺人之前沒有接住他?

他認為司法應該納入生產管理的精神,不應該僅僅判斷有罪無罪,更應該在審理過程中不落俗套,剖繪嫌犯的生命史,試圖了解他在生命中的某一個段落,若是社會安全網中的某個環節,像是家庭、教育、社工、衛福等的手能再伸長一點,接住他,也許就有機會減少反社會人格的產生。

他呼籲應該從眼前的司法改革作起,讓大家在審理過程中更了解小燈泡案發生的成因,政府部門也應該盡速落實各部會之間的串聯,把社會安全網的破洞切實地補起來。最終,他期許小燈泡的光,可以燭照每一個黑暗冷漠的角落。(馮紹恩/台北報導)

小燈泡父親全文:

身為小燈泡的爸爸,感謝各界朋友的關心!小燈泡案件即將開庭,心情非常複雜…..

在悲憤中問責

今年三月二十八日,我人生中最黑暗、最漫長的一天

我永遠忘不了那天早上我出門時,小燈泡還開心的向我道別,豈知三個小時後噩耗傳來,趕到現場的我只能趴在地上痛哭,隔著白布感受她身體最後的餘溫。當下,我只想拾起腳邊的兇刀手刃那個傷害我女兒的惡人。

這樣的情緒,在小燈泡離開之後,不斷纏繞在我的心底,我必須承認,那是沒有盡頭的悲憤!

但是在無盡的悲憤下總有個問題會浮現,我忍不住想問,究竟,該為悲劇負責任,除了兇手,他的父母至親難道沒有責任?每一個社會化的環節,包括兇手的友人、四鄰、學校師生、職場長官同事乃至於相關社會機制,難道都沒有責任?

身為小燈泡的父親,每每想到這種奪我心愛女兒、毀我家庭的惡行,將兇手推向極刑的衝動,仍難以克制。

然而,每每在激動過後的冷靜片刻,我不得不思索,我身為其他三個稚子的父親,也是諸多家長的一份子,我卻也無法接受政府快速將罪犯從社會消除的作法,因為,除了讓兇手受到法律制裁外,我也想知道,政府如何回應廣大家長關於兒少安全的需求,政府如何防治或有效降低無差別殺人事件的發生。

為了更多的孩子,我選擇艱難的道路。

身為隨機殺害兒童案件的受害者,我知道我可以投身憤怒,要求司法速審速決並使兇手儘速伏法。然後,離開社會大眾的關切目光,默默地療傷淡忘此事。但如此一來,在小燈泡身上發生的悲劇就只是在湯姆熊案、北投文化國小案之後,再增添一筆的隨機兒少兇殺案件,沒人能保證甚至試圖確保這樣的事件不會再發生,我也只能祈求這種衰小的事情不會再發生在我其他三個小孩身上。

因此,身為父親的我,決意選擇這一條艱難的道路。

司法是正義的最後一道防線,但它在這裏頭除了定罪外,它還有沒有可能針對預防兒少隨機傷害案件發揮更大的力量?成為預防犯罪的最前缐,讓兒少傷害案件到此為止呢?

我個人在IT產業服務十幾年,在IT製造業中,一個瑕疵品的出現,即是系統失靈的警訊,品質檢驗在生產線的末端為品質把關,除了判斷是良品或不良品、不良品可維修還是報廢外,更重要的是仔細描述瑕疵後回饋給前端做成因分析以提升良率,確認不良品是在一開始的設計就有缺陷,或是在生產的時候造成不良呢,還是哪一段製程造成的不良。

司法在消除兇手之前,應該先問為什麼整個社會在他墜落殺人之前沒有接住他?

司法也應該注入生產管理的精神,它不僅僅是判斷有罪無罪,有無教化可能或要與社會永久隔離,而更被期待在審理的過程中,能夠不循舊例,不落俗套,而經由剖繪犯嫌的生命史,試圖了解在他生命中的某一個段落,若是社會安全網中的某個環節,包括家庭、教育、社工、衛福、警務等能夠手再伸長一點,接住他,讓他從泠漠、霸凌、孤立、失業、毒品的迴圈跳脫,擺脫冷漠、求助專家,建立綿密的社會支持網絡也許就有機會減少反社會人格者的滋生,而強凌弱,弱再欺凌更弱的憾事就能減少發生,我的孩子將來也就不會再面對不可預期的隨機暴力。

蔡英文總統在事件發生後對媒體發言,認為政府要負起最大的責任。

我呼籲就從本案眼前的司法改革作起,期待在審理過程中讓所有關心兒少傷害案件的社會大眾更了解小燈泡悲劇發生的各種成因,讓我們認真檢視犯人。

此外,更呼籲政府行政部門也應該儘速落實各部會之間的串聯,發揮綜效,把社會安全網的破洞切切實地補起來。

我是小燈泡的爸爸,我深切期待,小燈泡的光,可以燭照每一個黑暗冷漠的角落。


喜歡這篇新聞嗎?分享給您的朋友吧!

隨時收到優質清新的好新聞,請至以下FB、 Line@、App追蹤我們!

好友人數

 

Facebook 留言

關於 馮紹恩

馮紹恩
寫東西,過生活,看看島上人們的每一天。

其他人也閱讀了:

小燈泡案兇嫌求輕判 王景玉:「我是有教化能力的」

震驚全國上下的小燈泡一案,兇嫌 …

line_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