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 十二月 11 2016
首頁 / 台灣 / 小燈泡案檢調求處死刑 小燈泡家屬:無法表達意見
面對士林地檢署對兇嫌求處死刑,小燈泡家屬無法在偵查庭中表示意見,因為連案件過程、動機都不清楚,只能透過媒體片面了解。 圖片來源:小燈泡母親

小燈泡案檢調求處死刑 小燈泡家屬:無法表達意見

小燈泡案震驚全國,士林地檢署23日對兇嫌王景玉依殺人罪求處死刑。士林地檢署痛批王景玉冷血殘酷,毫無悔意,難有教化可能,但法官會不會採任檢方委託的精神鑑定書將成為是否判死的關鍵。對於王景玉將面對死刑一事,小燈泡家屬委託律師團隊24日發表聲明表示,家屬對案件只能沉默以對,因為整個案件偵查過程家屬無從參與,「因此,我們無法輕率、冒然地表示意見。」

王嫌曾說,「砍下頭部是確認她必定會死」,他還說,若當場沒有被逮,「將自首取得減刑機會」。雖王嫌落網時,曾不斷自稱「堯舜」,但檢察官為了確認他的精神狀況,委託榮總進行精神鑑定,醫師認為王嫌雖有妄想症狀,但犯案當下精神正常。檢察官考量兇嫌手段冷血,事後毫無悔過之意,已符合《兩公約》「情節最重大之罪」,請求法院依殺人罪判他死刑。

面對王嫌被求處死刑,小燈泡家屬在法庭上卻沒有表達意見沉默以對。律師團24日發表聲明表示,家屬在偵查過程中,無法了解案件緣由,「整個偵查過程,我們對於行兇細節、兇手犯後供述、行兇前後兇手之動態、行兇原因、精神鑑定之過程與結果…除了偶而從媒體揭露的訊息外,幾乎一無所知。」家屬和律師團認為,無法輕率、貿然地表示意見。

律師團表示,小燈泡父母想要搞清楚事情原委,想知道事情怎麼發生、逮捕罪犯後的狀況,「心中有千萬個問號,」檢查官可能因辦案需要,無法向家屬透露細節,律師團因此只能請家屬吞下問號,留待起訴、閱覽全案卷證後再表示意見,「這也是報載家屬無法表達意見的原因。」

律師團表示,或許律師團和家屬可以勉強表示量刑意見,「但那不是我們看待司法程序的態度,也不認為這是檢察官處理案件的態度。」並說,曾在偵查庭中試圖與檢察官溝通,「但檢察官卻主張嚴守偵查不公開,只願意把被告的鑑定報告書結論念給我們聽。」當律師團和家屬正在查詢關於「思覺失調症」資訊並試圖聯絡專業醫師時,卻看到新聞中出現家屬有無出庭、有無對量刑表示意見等這些「偵查不公開」的內容都被揭露之外,連兇嫌如何下刀過程都是「記者告訴家屬才知悉。」

律師團對檢察官單方詮釋甚至違反偵查不公開的情形,表達遺憾。律師團說,「希望小燈泡是一盞讓我們自我反省的明燈,」並要問學法律的人,什麼是刑事訴訟偵查的目的?行政高權在遵守偵查不公開原則時,「為何對於被害人如此嚴謹,對於媒體卻又似乎如此寬鬆?」律師團認同公眾有瞭解真相的權利,「但是相對於公眾,被害者家屬知的權利,則應更加被重視。」(馮紹恩/綜合報導)

律師團意見全文:

本律團受小燈泡父母親之委任,擔任告訴代理人及諮詢律師,在此一驚動社會之刑案中,協助家屬參與犯罪偵查程序。然而,直至昨日檢方起訴兇嫌為止,相關程序對於受害者家屬實質參加偵查之保障,猶有不足。為促進刑事訴訟程序加強被害者家屬之資訊權以及實質參與權,並改正偵查不公開之片面性,追求司法程序對被害者之修復功能,本律團特向社會說明相關經過並提出建議。

首先,我們仍感謝承辦檢察官在即將起訴之際,撥空讓告訴人、告訴代理人到庭表示意見。然而,當檢察官對家屬說「對案件有沒有意見要表示」,面對這樣一個大哉問,我們只能沉默。因為,整個偵查過程,我們對於行兇細節、兇手犯後供述、行兇前後兇手之動態、行兇原因、精神鑑定之過程與結果…除了偶而從媒體揭露的訊息外,幾乎一無所知,因此,我們無法輕率、冒然地表示意見。這是我們當事人親愛的小燈泡遭受殺害的犯罪案件,我們的當事人想要搞清事情原委、想要知道事情到底怎麼發生、逮捕罪犯後的種種狀況…心中確實有千千萬萬個問號。檢察官或許基於辦案考量,讓家屬無從參與,直到將要起訴之際,對於上述家屬疑問亦無可告知,而我們所能建議家屬的,就是暫且吞下千萬個問號,留待起訴、閱覽全案卷證後再表示意見。這也是報載家屬無法表達意見的原因。

或許,律團及家屬可以勉強表達量刑意見,但那不是我們看待司法程序的態度,也不認為這是檢察官處理案件的態度。在昨天下午二點半的偵查庭,我們嘗試與檢察官對話,期待知道案件偵查的狀況,或許可適度為意見表示。然而檢察官卻主張嚴守偵查不公開,只願意把被告的鑑定報告書結論念給我們聽。開庭結束後,我們還在網上查詢關於檢察官所說「思覺失調症」並試圖連絡專業醫師的時候,我們卻看到本案起訴的新聞。新聞之中,除了家屬有無出庭、有無對量刑表示意見…等這些偵查不公開的內容都被揭露外,連兇手如何下刀等細節,都是記者告知家屬才知悉。

在這個案件中,我們屢見檢方單方詮釋甚至違反偵查不公開的情形,律團不得不表達遺憾。但是,我們仍懷抱改革的期待。在告訴代理人有限的執業經驗中,曾在一個幼兒過失致死的案件,有一位檢察官走下階梯,來到長板凳上與告訴代理人並肩坐下,詳細說明即將落款的書狀,並溫暖地與律師討論緣由,試圖讓被害者心裡洶湧的波濤減緩。

在殺人既遂的案件中,偵查檢察官首要的工作難道不是釐清真相、詳細讓被害者家屬,瞭解偵辦的過程以及釐清真相的脈絡,藉由真相的揭開,安撫遺族的心靈。令人遺憾的是,檢察官囿於舊例,無法讓被害人先於媒體,瞭解檢察官偵查的辛勞以及足跡,卻又再不願意開釋證據及說明案情的狀況下,流於形式地要求對於悲劇如何發生一無所知、徬徨無依的告訴人表達意見。當行政權希望被害人仰賴,但是被害人知悉案件的訊息卻總是來自於媒體,試問兩者的信賴關係應該如何維持?

我們希望小燈泡是一盞讓我們自我反省的明燈,我們要問學法律的人,什麼是刑事訴訟偵查的目的?我們要問行政高權在遵守偵查不公開原則時,為何對於被害人如此嚴謹,對於媒體卻又似乎如此寬鬆?偵查的目的在於揭露真相、撫平傷痛,要讓被害人瞭解真相,降低減少犯罪所激起的漣漪。公眾當然也有瞭解真相的權利,但是相對於公眾,被害者家屬知的權利,則應更加被重視。 逝者已矣,我們可以把握的是現在跟未來。告訴代理人謹慎地期待一個同樣重視被告以及重視被害者的刑事程序,可以在地院、高院以及最高法院出現。

律師團成員(按筆畫順序)

丁穩勝 律師

李宣毅 律師

吳君婷 律師

曾威凱 律師

陳孟秀 律師

律師團聲明全文。 圖片來源:曾威凱律師臉書
律師團聲明全文。
圖片來源:曾威凱律師臉書
律師團聲明全文。 圖片來源:曾威凱律師臉書
律師團聲明全文。
圖片來源:曾威凱律師臉書

喜歡這篇文章嗎?分享給朋友吧!

隨時收到優質清新的好文章,請按讚和加入 Line 生活圈!

好友人數


若您願意支持 Kairos 風向新聞的媒體工作,請點擊我要捐款,以實際行動來贊助,讓我們可以提供更多更優質的新聞。
線上捐款

Facebook 留言

關於 馮紹恩

馮紹恩
寫東西,過生活,看看島上人們的每一天。

其他人也閱讀了:

反毒/上癮後戒斷很難 重大案件常和毒品相關

台灣現行將毒品分成三級,但其實 …

line_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