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 十二月 9 2016
首頁 / 台灣 / 20萬國中小學生注定等待失敗?!
台師大研究報告指出台灣教育程度的M型化確實比其他國家還要嚴重,弱勢學生需要協助。(圖片來源/wiki)

20萬國中小學生注定等待失敗?!

強調投資弱勢教育就是救經濟  引發學界不同見解

國人長期以來,普遍認為偏鄉的教育資源相對缺乏,所以鄉下學生的學業表現較城鎮的孩子差。但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教育政策小組日前於記者會上一份最新的研究數據顯示,發現低表現學生多來自經濟弱勢家庭,散佈在每個班級裡,而非集中在偏鄉。估計約有20萬名基本學力嚴重落後的國中國小生,甚至連加減乘除都不會,這樣的孩子只能注定等待失敗。台師大教育政策小組表示新政府即將上台,需思考教育資源該如何分配,不要再錯置。然而台師大教育政策小組整份長達7頁的各式建言,卻因為其中一句「投資弱勢者教育不只維持社會正義,更可以提高經濟產能價值。」報告內容引發學界第一線從事教育的校長、老師不同見解,紛紛投書批評。

台灣教育程度M型化嚴重  投資弱勢學生不能再等

由於台灣教育程度的M型化確實比其他國家還要嚴重,其懸殊的程度是新加坡的2.3倍、美國的2倍、香港的1.8倍。除了升學主義因素使然,台灣師範大學教育學院許添明院長表示,「這是因為有一部分功課好的學生在外補習,但落後的同學沒有進步,班內學習表現差異增加。」

台師大教育政策小組說明,國際測驗顯示臺灣有12%的學生未具備參與現代社會運作所需的基本學力,以全國200萬國中小學生的一成計算,表示我國國中小有20萬學生等待失敗,他們不是提早成為學校教室的客人就是中輟離開學校;更值得擔憂的是,這些學生大都來自低下社經背景家庭,代表他們無法透過教育翻轉社會階層。

專研台灣學生數學程度的中央研究院歐美研究所研究員黃敏雄強調,4年來,數學成績嚴重落後的學生,增加約3倍。根據黃的研究,這些數學學習成長緩慢的學生,通常也是家庭社會經濟地位較低者。

黃敏雄曾表示,由於數學較其他科目更適合作嚴謹的跨國與跨文化的比較,且數學能力的高低比較能預測個人未來薪資收入表現。由此可知,若不搶救這20萬國中小生的數學成績,他們未來長大後恐怕翻身不易。

許添明強調「把每個孩子帶上來,是國家最大的財富。」OECD研究發現,投資在弱勢學生身上,不僅犯罪率較低,未來進入職場,有極高的經濟效益。歐盟也曾估算,15歲這一年齡層的學生PISA平均成績每增加25分,他們這輩子可增加歐盟GDP115兆美元。

研究發現後段學生多在「非偏鄉」  主張政府資源勿錯置

由於研究發現低表現學生多來自經濟弱勢家庭,散佈在各個學校、班級裡,而非集中在偏鄉。因此台師大教育政策小組主張首先要「資源集中協助弱勢」,不要繼續強化明星學生的表現,而是帶好每一位孩子。中央政府必須將弱勢者教育視為國安議題,投入資源在最弱勢的學校與學生,發揮有限經費的最大效率與影響,讓每一個孩子具備未來社會所需要的基本學力,不會因為家庭或環境因素阻礙個人天賦的發展。

其策略就是由中央政府出面整合目前所有的弱勢補助政策,集中資源在最弱勢的20%的學校與學生,回歸到「對資源缺乏者提供較多資源」的精神。「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計算臺灣所有學生如在2030年都具備基本學力,國民生產毛額將增加8,520億美元,約是目前的八成,表示投資弱勢者教育不只維持社會正義,更可以提高經濟產能價值。」

其次主張「協助弱勢要聚焦基本學力且即時」。孩子一旦開始落後,要立即補救,芬蘭在國小低年級採用1對1的教學方式,確保每位學童都有相同的學習品質;英國教育也證實在小學階段結束前消除分數差距是弱勢協助最有效的方式。 因此策略上建議中央政府應統一各階段教育成就評量標準等級,包括國小到高中的學習評量標準、補救教學、會考、縣市學力檢測等,清楚描述各等級行為表現,發展相關評量工具。在小學結束前,確保每位學生都具備基本學力。

台師大建言用意良善 出發點與結論老師不買單

台師大這份《教育:美好世界的開端》是給新政府的教育建言,提出三大困境:學生看不見未來、教師失去熱情、政策缺乏共識,不只提出問題也找出解決方案。更訂出四大指標期許新政府在2020年達成:一、30%的學前教育機構通過專業認證評鑑;二、國中會考各科待加強比例降到20%;三、初聘教師依專業表現分級並給予差異敘薪;四、重大政策保留5%計畫經費作為評鑑費用。 然而其中將投資弱勢教育即可提升經濟生產力的論述方式,引發許多在第一線從事教育工作者的不同意見。

宜蘭高中莊姓教師就投書媒體,質疑難道教育只是生產力的開端?台師大以「教育:美好世界的開端」為題,對新政府提出教育建言,然而台師大對「美好」的定義與假設難道就是高分高薪嗎?將孩子的成就「量化」,高分高薪變成被追求的教育價值,那也就意味低分低薪將被排斥,這不會是一個「美好」世界的開端。又台師大竟建議新政府將弱勢者教育視為「國安議題」,「這個建議難道不是出自對教育弱勢者低社經地位的排斥與歧視嗎?難道不是已經預設教育弱勢者為社會動亂的原因之一了嗎?說好的「尊重其追求自我實現的權利」呢?難道無法在以智識成就為主的教育體制下自我實現者就應被歸類為「問題」嗎?」

位處台中的亞洲大學總務長朱界陽也投書媒體,要新政府思考若有20萬生「等待失敗」那要加蓋監獄或辦好教育?希望政府能把錢花在前端的教育,防範未然,建立全國「教育安全保護網」,希望能做到國小、國中「零中輟」,安全網能補弱勢家庭的漏洞與不足。

而世新大學社會心理系的邱姓教授則對台師大數據解讀提出不同思考與建議。歷次PISA評量結果,亞洲國家多領先歐美,台灣學生數學能力還高居全球第四。「這種結果,是否代表我們的填鴨式教學,就優於主張開放學習的歐美教育?尤其,芬蘭一直被譽為教育制度最完善國家,台灣也不斷傳頌芬蘭的教育美事。」

PISA評量發現,北歐國家大都呈現高度的教育均等現象。學生數學表現,主要不再歸因於社經地位。「反觀台灣,十五歲學生數學能力高低懸殊三百分,相當於七年的教育差距,意味有些國三生程度僅到小二水準。」由於台灣體制的學校教育,存在一些根本性的惰性和缺陷,不但無法提升弱勢者能力,反而壓縮他們學習機會。

因此邱教授建議,我們必須思考「另類教育」的發展和選擇。為了幫助弱勢階級學習,或許可以學習英國「自由學校」(free school)精神和立意,在經濟較匱乏地區設立另一種實驗學校,不必依照英國現有的中小學教學大綱安排課程,有利於不同背景的學生提高學習水平。

南投水里國中陳啟濃校長更公開嗆聲,認為台師大不敢講真話,20萬孩子等待失敗,台師大也有責任,不能只點名老師失去熱情。陳強調,許多教育問題,是制度的問題,更是人心的問題。因為教育現場,還是活生生的權力爭鬥。

經濟優勢者,掌握更多話語權,以及政治資源。所以既得利益者,怎可讓雨露均霑,怎可釋出教育的優勢權。「再例如大家都知道老師的寒暑假,對於學校正常運作,以及學生的教學需要,都是非常大的妨礙。又有誰敢輕易撼動,因為利益太大,得罪太多人。當全國師資培育龍頭的大學,都不敢講真話,說出問題所在,成堆如山的教育研究,又有何價值?」(許易旭/台北報導)


喜歡這篇文章嗎?分享給朋友吧!

隨時收到優質清新的好文章,請按讚和加入 Line 生活圈!

好友人數


若您願意支持 Kairos 風向新聞的媒體工作,請點擊我要捐款,以實際行動來贊助,讓我們可以提供更多更優質的新聞。
線上捐款

Facebook 留言

關於 許易旭

許易旭
從中二屁孩到人夫人父; 不必出門能知天下事務, 希望台灣下一代能幸福。
line_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