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 十二月 6 2016
首頁 / 國際 / 「以愛為名」 敘利亞媽媽團結對抗恐怖組織
薩利哈(後排中)為戰死在敘利亞的大兒子薩布里(後排左一),召開家庭反恐主義高峰會,討論家庭失能問題。(圖片摘自網路)
薩利哈(後排中)為戰死在敘利亞的大兒子薩布里(後排左一),召開家庭反恐主義高峰會,討論家庭失能問題。(圖片摘自網路)

「以愛為名」 敘利亞媽媽團結對抗恐怖組織

母親偉大的愛,能使他們的孩子拒絕加入恐怖組織嗎?在歐洲,一個由敘利亞家長組成的聯盟悄悄成立,希望藉由家庭的愛給予孩子安全感,而不會被洗腦加入恐怖組織。

創辦人薩利哈(Saliha Ben Ali )是一位普通的母親,她的兒子薩布里(Sabri Ben Ali),在19歲時候離家到布魯塞爾郊區加入恐怖激進組織,前往敘利亞參與為總統巴沙爾(Bashar al-Assad)政權的爭奪之戰。

美國曾強力要求敘利亞總統巴沙爾下台。(圖片摘自網路)
美國曾強力要求敘利亞總統巴沙爾下台。(圖片摘自網路)

三個月後,他戰死異鄉。

「薩布里跟弟妹相處愉快,感情也很好。他平常也喜歡打籃球,在這裡有那麼多愛他的朋友。」薩利哈難過地說。曾及何時,這位活潑的年青人變成了憤青,突然關心起聖戰,還責怪家人「不是個合格的穆斯林」,最後憤而離家出走。

起初,薩利哈還不清楚兒子發生了什麼事。直到進入他的房間內,才知道他成了聖戰士,卻不知兒子去向。4天後,兒子從臉書捎來訊息,告知母親他改名了,不要為他憂心,因為他正在幫助敘利亞人民。

「有時候,他會發簡訊給我。通常只是簡短的一句我愛你。」薩利哈滑著手機找著兒子發來的簡訊說道。薩利哈說,因為兒子拒絕透露在敘利亞的一切,所以不知道他的近況,只能回傳一顆愛心,表達對兒子的關心。

最終,她還是沒能等到兒子回家。

薩利哈時常想念兒子。(圖片摘自網路)
薩利哈時常想念兒子。(圖片摘自網路)

「我一直難以理解,恐怖組織是用什麼手段讓我兒子甘願放棄家中的一切,奮不顧身地投入聖戰?我相信對於跟我有相同處境的母親,也有相同的疑問。」

薩利哈雖然沒有找到答案,但她相信恨的反面是愛。於是她聚集了一群媽媽,在巴黎召開她第一次的「家庭反恐主義高峰會(FATE)」。名字聽起來很嚇人,其實目的很簡單,就是希望恢復家庭原先應有的功能。

一群痛失愛兒的媽媽們,加入家庭反恐主義高峰會。(圖片摘自網路)
一群痛失愛兒的媽媽們,加入家庭反恐主義高峰會。(圖片摘自網路)

「志工提供有用的工具給我們。我們教母親如何傾聽、如何跟小孩溝通,特別是東方人不擅長的心靈對話。」薩利哈說。

家庭反恐主義高峰會,第一次便與Quilliam基金會合作,位在於倫敦的反恐智庫團隊。智庫負責人羅素(Jonathan Russell)表示,政府的目標是在消滅武裝份子。但他說,更重要的是如何「降低產出更多的聖戰士」。

「不是一連串的數據跟邏輯,就可以攻破恐怖主義,這樣是行不通的。」羅素表示,他們正在尋找一道「凝聚伊斯蘭人情感力量」的密碼。

羅素表示,鞏固家庭情感連結,可對抗外在激進份子滲入。(圖片來源:abc.net)
羅素表示,鞏固家庭情感連結,可對抗外在激進份子滲入。(圖片來源:abc.net)

就這樣,家庭反恐主義高峰會已經進行了兩年多。

「這是一個有效的方式。特別是近年因ISIS恐攻四起,大批的敘利亞人在各國間被污名化。我們向政府展現決心,鞏固好家庭關係,教好我們的孩子。好讓他們不認為自己生下來就只能當恐怖份子。」薩利哈表示。

「與其指責,我很欣賞薩利哈與其他母親的作為,這群媽媽是以愛為名的聖戰士。」羅素敬佩地說。(謝婷婷/綜合外電報導)


喜歡這篇文章嗎?分享給朋友吧!

隨時收到優質清新的好文章,請按讚和加入 Line 生活圈!

好友人數


若您願意支持 Kairos 風向新聞的媒體工作,請點擊我要捐款,以實際行動來贊助,讓我們可以提供更多更優質的新聞。
線上捐款

Facebook 留言

關於 謝婷婷

謝婷婷
喜歡各類橫向發展的嗜好,如看電影吃爆米花、閱讀喝阿薩姆奶茶、旅行配可口可樂、攝影帶上一包乖乖。

其他人也閱讀了:

敘利亞4歲女孩阿曼將炸彈當成玩具,造成她嚴重炸傷,不幸身亡 。(圖片來源/翻攝自網路 )

敘4歲女童炸彈當玩具 嚴重炸傷撐4天慘死

由美國和俄羅斯主導的敘利亞內戰 …

line_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