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 十二月 9 2016
首頁 / 生活 / 溫馨 / 遭生父注入愛滋病毒 布萊恩:不讓仇恨控制我
11月大的布萊恩被HIV病毒感染,現年25的他仍然活著,跌破醫學專家的眼鏡。中間小圖為布萊恩父親。(圖片摘自網路)

遭生父注入愛滋病毒 布萊恩:不讓仇恨控制我

全身遭病毒肆虐,導致肝臟腫大引發高燒,沒有人想過這位躺在床上的7歲小男孩可以存活下來。

小男孩名叫布萊恩(Brryan Jackson),而幾乎要奪走他性命的是HIV病毒。布萊恩原本是個健康可愛的小寶寶。不過,就他在11個月大的時候,感染愛滋病的父親,偷偷用針筒把自己身上的HIV病毒注射到布萊恩體內。從此,布萊恩成了愛滋病的無辜受害者。

布萊恩的父親在他11月個大的時候將HIV病毒用針筒注入他的體內。(圖片摘自mail online)
布萊恩的父親在他11月個大的時候將HIV病毒用針筒注入他的體內。(圖片摘自mail online)

然而,現年25歲的布萊恩,是一位激勵人心的演說家,他更跌破醫學專家活不過5歲的斷言。

即便如此,布萊恩內心有個渴望,他擔心自己一輩子活在愛滋病的陰影下,終極一生無法實現當爸爸的願望。

「我想我會是個好父親,但現只能誇口了。如果我有幸成為一位父親,我也擔心我的小孩活在別人各樣的耳語謠言下。」布萊恩接受英國郵報採訪時說。事實上,愛滋愛患者成為父母並非難事。在醫學科技的協助下,患者可透過洗精(Sperm Washing)過程,仍可保存健康的後代。

布萊恩原本有位穩定交往的女友,起初女方的父親持樂觀態度,隨著兩人談及終生大事,女方父親態度匹變並警告女兒「不要搞得太複雜了。」大眾的恐懼心理對布萊恩來說並不陌生,他描述小時候母親用盡力氣找到願意收留他的學校,但最後他的隱私被公開,學校被迫要求他離開。

布萊恩曾經有過交往穩定的女友。他坦言現在仍渴望一段戀愛,並步入婚姻。(圖片摘自網路)
布萊恩曾有過交往穩定的女友。他坦言現在仍渴望一段戀愛並步入婚姻。(圖片摘自網路)

布萊恩不諱言表示,最大的阻礙仍是來自外界對他的眼光。

布萊恩瀕臨死亡過2次,連醫生到最後都想放棄急救,並告訴他的母親:「如果再來一次我不會搶救,妳預備好後事吧!」病情最嚴重的時候,布萊恩每天要吃21顆藥丸、打3次針及每隔一段時間要輸血2袋,藉此維持他的生命機能。疾病讓他失去了70%的聽力導致他有輕微口吃。

「我不能喝自來水,必須自己帶水壺。在學校,別人不會想要跟我共用同一間廁所;同學們出去玩,也會故意忽略我。」布萊恩說,那時憤怒到一天問上帝3次「為什麼是我?為什麼祢讓我發生這些壞事?」坦言當下想要自我了結。

憤怒沒有答案,直到他找到了基督信仰。

「我明白一件事,那就是我擁有的無論是好還是壞,都可以不用自己承受,我可以交出去給祂。」他把僅有的憤怒交託於信仰,「饒恕也是拯救我身邊的人。唯有當事者願意,身邊的人才會被影響。」布萊恩慢慢學會饒恕他的父親,並為他祈禱。

布萊恩靠信仰原諒父親。(圖片摘自網路)
布萊恩靠信仰原諒父親。(圖片摘自網路)

布萊恩的父親於1998年被判入獄服刑,當時法官以「下地獄去吧!」給予嚴厲的終身監禁審判。

現在,布萊恩靠著積極的生活態度,漸漸脫離藥物治療,現在布萊恩身上沒有找到任何HIV病毒。現在的他,在各地巡迴演講教授關於HIV及愛滋病相關的衛教知識,破除社會大眾對愛滋病患者的潛在迷思。不僅如此,他還考慮將來從政。

你也許想知道 :

洗精術在台灣
衛生署於2005年核准台大醫院進行國內首次的愛滋病夫婦人工受孕案例。根據台灣愛滋行動聯盟估計,至2009年已協助14對愛滋病夫妻進行精洗手術。

洗精術過程
1. 將精液與免疫細胞混合在一支試管內。
2. 將試管放入離心機以高速旋轉,藉此分離精液中的精子。
3. 此時精子會在試管的底部,精液及其他的成份則會被分離出來漂在上層。
4. 丟棄上層的精液,最後將洗滌過沈入底部的精子冷凍保存。

精洗的過程。(圖片摘自網路)

按:洗精術並非百分百零傳染,仍需配合藥物治療方可控制病毒數量。

(謝婷婷/綜合外電報導)


喜歡這篇文章嗎?分享給朋友吧!

隨時收到優質清新的好文章,請按讚和加入 Line 生活圈!

好友人數


若您願意支持 Kairos 風向新聞的媒體工作,請點擊我要捐款,以實際行動來贊助,讓我們可以提供更多更優質的新聞。
線上捐款


歡迎各界投稿,本網站保有刪修權,無稿酬;來信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方式。

Facebook 留言

關於 謝婷婷

謝婷婷
喜歡各類橫向發展的嗜好,如看電影吃爆米花、閱讀喝阿薩姆奶茶、旅行配可口可樂、攝影帶上一包乖乖。

其他人也閱讀了:

拒絕等同歧視? 烘焙公司拒做「同性戀蛋糕」被告敗訴

2014年北愛爾蘭一家烘焙公司 …

line_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