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 十二月 8 2016
首頁 / 台灣 / 德國社會學者庫比:小孩有權擁有父親跟母親
庫比女士16日下午受邀發表以〈全球性革命〉為題的演說。 圖片來源:馮紹恩攝

德國社會學者庫比:小孩有權擁有父親跟母親

16日下午,由天主教陳科神父所邀請來的德國社會學者庫比女士(Gabriele Kuby)發表一場「全球性革命」為題發表演說。庫比的知名著作有《世界性革命─以自由的名義毀滅自由》(暫譯,尚未有中文版本The Global Sexual Revolution: Destruction of Freedom in the Name of Freedom)。庫比從2012年撰寫本書後,就展開全球巡迴演講,主題圍繞在席捲全球的性革命。她在50歲之後皈依天主教,自第一任婚姻離婚後保持單身至今,有3個兒子。此次是她首度造訪台灣,此為亞洲行程的第一站,隨後即將前往香港等地進行演講。

庫比這時提到了婚姻的定義、什麼是幸福的婚姻跟家庭。她強調,幸福的婚姻一樣需要經營,並且努力爭取的。她提到了同性婚姻跟傳統婚姻之間的不同,像是同性婚姻並無法帶來生育的可能性,只能藉由購買精子、卵子等作為產生孩子。她也提到,在現代社會忙碌的雙薪家庭之下,父母傾向讓孩子委託給國家照顧,對孩子的成長來講這並不是最好的選擇。(馮紹恩/台北報導)

以下是演講全文的第二段落:

婚姻是什麼意思?你們有想過結婚嗎?你們的婚姻構想是結婚三年就換換伴侶,結婚一年再換伴侶,這是你們的願景嗎?我相信不是,我會找到一個全然跟我說我愛你的男人或女人的對象嗎?我們心中渴望找到一個人,全心全意跟我說我願意跟你一起生活,願意跟你生孩子。我自己是3個孩子的母親,他們30歲左右,他們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物,也是最重要的事物,不是我的書或演講,我對我孩子的愛,看到他們生活的很好,我相信是對所有家長都是一樣的。我們知道心中有渴望,我相信你們中間有談過戀愛,你們還記得嗎?當時的感覺,你,只有你,一生一世,你們想活出這個夢想,我們希望這個繼續下去。

可是很多時候事情不是這樣,我們要學習去愛,我們要學習克服我們的自私心,我們要學習為別人而存在,婚姻不是說,我需要我的快樂,婚姻是我要令你快樂。

我們看看同性伴侶是怎麼樣?在世界各地所做的調查,同性伴侶的生活濫交,有很多性伴侶,我相信其中一定有愛存在,可是他們愛的一個的時候,又允許自己去愛另一個人,這是建立婚姻的好的條件嗎?

我們在問有多少同性性傾向的人,支持同性伴侶法?這是很驚人的現象,在全美國人口中,有2%人宣稱自己有同性傾向,所以聽到同性戀人口很高的數字都是謬論。從這2%宣稱自己有同性傾向的人,你們猜猜看,有多少人想要得到同性伴侶法或者同性婚姻法?不管是伴侶或者婚姻都好,只有2%中的2%。我們應該覺得很奇怪才對,既然這麼少的人要全世界都要爭取這種權力,你們要想想這是什麼意思跟後果?這個鬥爭不是為了少數的人,而是有另外一個目的,爭取的不是同性婚姻,問題是婚姻本身。

我們標準的婚姻理想可以在社會存在嗎?或者我們忘記我們的渴望了?我們相信有很多關係上帶來的創傷,很早就有的性行為會留下很大的心理上的創傷,你知道嗎?因為有一種賀爾蒙,這種賀爾蒙是跟性有關的,讓我們尋找對方,會想跟對方結合在一起這是自然而然的,我們會不會因為這個原因把這個性慾放縱,因為這是很好的感覺。我們人不只有身體跟賀爾蒙,還有心靈跟思想,是全面的。

真正的愛是整個人要投入參與的,教宗若望保祿二世,他在生的時候,一生寫很多這方面的寫作,他說,如果我們發生性行為的時候,沒有真心講一句,我願意真心真意把自己奉獻給你,身體這是騙人的。我們可以自由選擇,可是我們這樣會幸福嗎?心中沒有別的渴望跟夢想嗎?

我們再談談同性戀婚姻這個問題。一般婚姻就是兩者之間的愛情誕生愛的結晶,我們每個人都有一個父跟母,大部分的人都知道自己的母親跟父親。所有人都要有一個父親跟母親,每個人都找自己的根,被認養的孩子也尋找自己的根,他想知道他是來自誰的,我想知道誰讓我出生在這個世界上的。

今天可以在精子或卵子銀行買,假設你突然發現,你是從精子庫買來的孩子,會有什麼感覺?在德國有個案例,有個女孩就是這樣誕生的,所以最高法院判決她有資格知道她的生父,說不定她會發現有自己的弟兄姊妹在別處,或許他們彼此認識卻不知道同出一個父親,有可能談戀愛不小心亂倫不知道。可是我們知道亂倫對身體是很危險的事情,現在女人也可以買精子。

兩個男人怎麼做呢?買一個卵子,要租一個代理孕母,為了能夠常識這個孕育卵子,要打很多針,讓卵子誕生出來,這是人工受孕的,被冷凍起來,運到其他地方去,可能會在印度,那裡有很多人工代理孕母,一些比較貧窮可憐的女人,把他們子宮租出去生孩子,這個孩子被買、被賣的,不是自己生出來的,如果在這個受孕過程,發現是雙胞胎,只想要一個另一個就會被打掉,身心不健全也會被打掉,既然如此,我們為什麼要這麼照顧身心障礙者呢?所以對同性伴侶來說,想盡辦法得到一個孩子。

還有一個新的統計令我們驚訝,相對之下,女同性伴侶比較容易對孩子有情緒跟動怒,你想做一個人是這樣誕生出來的嗎?所以在你發言表態之前,認為同性婚姻跟異性婚姻同等之前,要先思考一下,我知道,這些問題可以公開討論,我們的社會往哪個方向走,我們真的是尊重每個人獨一無二的身分嗎?這個是世界人權宣言所講的,人的尊嚴,在我們德國憲法第一條,每個人都有不可侵犯的尊嚴。這是我們生命最重要的事情,尊嚴,我們沒有權力用錢把不同人身體不同成分組成一個孩子,沒有一個成年人有權力擁有一個孩子,可是孩子有權力擁有自己的父母親。

我們今天傳統的家庭受到很大的壓力,首先經濟物質的基礎被剝削掉了,雙親通常都要工作去付保險或生活費,在德國,到幾年之前小孩子到3歲之前在家中很正常。

小孩有權擁有父親跟母親

東西德的時候,東德的孩子都是國家管理,那是他們的作法,這幾年德國有托嬰、托兒院,這是母親應該有的權力,在德國我有權力要求我的里、村設立托兒所保管我的孩子,好使我能夠去工作,所以把幼兒托人保管。透過心理學的調查,這會傷害到孩子的感情發展跟關係上的發展,孩子需要有誕生時覺得被歡迎、是個喜樂的世界,至少以我的經驗,我出生的時候很快樂,因為跟母親有很快樂的關係。這是在心理學中,很重要的概念,這是很深的信賴跟信心,孩子誕生之後覺得這世界是接納他的,很有信心。從這個深層信心感,才能慢慢遵守其他法律規則、工作表現或者思想能力。

有一份在羅馬尼亞孤兒院做的醫學調查,發現孤兒們的情況很不好。他們調查之後,孤兒只是在床上被餵養,沒有人關心他們,他們腦部有些地方沒有發展到。現在在德國,很多大的海報寫,孩子需要培育受訓,在德語中,孩子需要一個感情的對象。我自己身為3個孩子的母親,知道把孩子養大是很辛苦的事情,也知道看到他們長大是很高興的事情。但孩子誕生的時候,充滿了喜樂歡迎他,長大之後歡樂的跟他們交談,如果有這天倫之樂是很快樂的事情,小孩子在3歲之前跟父母沒關係是很可惜的事情。想想看,如果孩子這麼早就沒有母親在,他們會有什麼反應?或者是他們放棄了,不會追求別的關係,愈來愈憂鬱,或者是很有侵略、侵佔性。

在德國小學,很多孩子脾氣暴躁,對家長、老師不禮貌,有暴力傾向,因為他們在家中有一定的創傷,在日常學校這種創傷都發洩到同學身上。現在世界上大部分的孩子沒有雙親,在他長大的時候,心中有很大的寂寞感、孤獨感。如果一個孩子不是在愛的家庭長大,將來怎麼面對社會中生活中這麼多的人?對我來講,一個很清楚的結論,一般的結論,婚姻、家庭、孩子是優先的,一個成功幸福的婚姻是幸福家庭的基礎,幸福不會白白得來,我們應該努力爭取的。在別處,不論是在職場、藝術、醫學你要成長都要付出代價,婚姻也是,我也要為幸福的婚姻付出代價。我知道在台灣所有基督信徒加起來約3%,在德國,掛名基督信仰的人有60%,可是人數愈來愈少了,可是也有些新的宗教力量,很多人認識耶穌基督,認識宗教信仰,而因為宗教信仰,家庭是他們的優先,他們會主動幫人家的忙。

家庭回應滿足我們心中的渴望。在家庭中,我們首先學到美德,我們需要一些願意成為好人的人,也是好的人,這樣社會才能夠穩定。在家庭中我要學習分享,因為不只有我一個人,我要在家庭中學習精神團結、互相關懷,不只我生活要好、大家生活都要好。而且當家庭有困難時,需要同甘共苦,我在家庭中學會對人有信任感,我在家中學到負責任,我在家庭中學會辨明好壞跟對錯、善惡,在家庭中,把我的信仰繼承下去。當然,也可以在晚年發現自己的信仰,像我這樣,我到50歲之後才信教,有很活潑的信仰。我知道在座很少有基督信仰的人,但允許我分享一下信仰,知道我這麼重視家庭,因為我們相信天主是愛。這個天主我稱為他三位一體,有聖父子神,在愛中是完美的結合。耶穌是在耶路撒冷誕生成人的,從家庭中的架構反映出天主愛的關係,我們知道生命不是自己要的,是送給我們的,從開始到終結都是一個禮物。如果有這種人生觀跟信仰,生活不會更加好嗎?每個人都擁有自由,儘管外在也很多世界會限制我們,基本上我們是自由的,在你們年齡的階段,你們有能力跟自由為自己做決定,好像我自己一樣,我衷心為你們祝福,希望你們為自己的人生做正確的決定。


喜歡這篇文章嗎?分享給朋友吧!

隨時收到優質清新的好文章,請按讚和加入 Line 生活圈!

好友人數


若您願意支持 Kairos 風向新聞的媒體工作,請點擊我要捐款,以實際行動來贊助,讓我們可以提供更多更優質的新聞。
線上捐款


歡迎各界投稿,本網站保有刪修權,無稿酬;來信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方式。

Facebook 留言

關於 馮紹恩

馮紹恩
寫東西,過生活,看看島上人們的每一天。

其他人也閱讀了:

20萬人街頭抗議 學生控訴:現代版白色恐怖

為強烈表達對修改民法、性平教育 …

line_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