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 十二月 7 2016
首頁 / 台灣 / 翁啟惠返台道歉 強調沒有內線交易
圖片來源:網路截圖

翁啟惠返台道歉 強調沒有內線交易

中研院長翁啟惠爆發浩鼎案女兒持股風波,原先預計3月31日要在立法院進行報告說明,卻因醫生囑咐不得長途旅行,故延至4月15日中午才返台。翁啟惠除了發表對外公開信外,也在抵達松山機場後接受大批媒體的採訪,發表4點聲明,向國人道歉之外,更強調沒有內線交易的意圖,並感謝朋友的支持,也請社會大眾繼續對中研院保持信心。(馮紹恩/綜合報導)

以下是翁啟惠受訪全文記錄:

時間相當緊迫,就4點說明。

第一點當然是,先問候大家,我所要表達的,第一句話就是,抱歉。因為回來有一點晚,沒有辦法第一時間報告總統跟立法院,然後呢,因為我身在國外,所以也沒有辦法即時一一回應媒體及社會大眾的關切,這個過程我們中研院受到非常大的傷害,為了這些我感到十二萬分的抱歉。

第二點我要跟各位說的就是,我絕對沒有意圖要違背任何規定,我也會盡力協助各方的調查,去釐清真相,也會接受外界的各種指責,但是我要強調的就是,我絕對沒有內線交易,或者操弄股票的意圖跟行為。在這個期間,尤其是解盲之後,我做了一些發言,純粹是科學角度探討解盲意義,是事實,今天要我講還是講同樣的事情,但是,我這個非常單純的想法,沒有想到,影響那麼大,尤其是我在講話之前,沒有揭露女兒持股的事情,我感到非常抱歉。

第三點,就是在我不在的期間,很多朋友給我非常大的支持跟鼓勵,尤其譬如說,我最尊敬的李院長跟很多前輩,還有院內外的朋友,都鼓勵我要忍耐,要堅強,要勇敢的去面對各種挑戰,盡快說明清楚。我也知道我們院內,有些同仁對我有些批評,我也虛心接受,我也當作重要非常正面的批評,我會盡力檢討,邀集各單位從寶貴制度面加以討論,建立更完善的制度。

最後,我有一個期待,希望大家對中研院要有信心,我們中央研究很多很多的研究同仁都是默默的工作,他們的貢獻是世界級的,希望不要因為我個人以及浩鼎的事情,影響到中央研究院的生意。我也期待政府以及社會各界,包括產業,能夠繼續支持正在成長茁壯的生技產業,我個人也會盡我的專業,非常努力的協助台灣的科學研究跟生技的發展。這個初衷從10幾年前回台灣服務到現在沒有改變,發生這件事情我也沒有動搖,時間關係我必須很快趕到總統府,跟總統報告,感謝各位也謝謝各位包含。

記者:先前美國醫師怎麼關注您身體不適合長途飛行?

我是在27號晚上,頭很痛,有一點站不穩,可能是壓力太大就去急診,醫生囑咐我最近幾天最好不要長途旅行。因為31號有立法院院會,本來隔天就要回來,結果沒有辦法,我就打電話給總統。除了剛才這樣講就是對中研院跟我個人造成很大的傷害,加上我趕不回來,對國會其實相當不尊重,我決定請辭。總統當然希望我不要辭職,盡快回來,身體康復之後盡快回來,把事情說清楚。我也是完全依照他的囑咐,也聽從醫生意見,我現在也可以旅途回來,只不過晚了一些。但是其實,我的請假是到昨天,今天是銷假上班,已經晚了半天了,很對不起,我沒有想到總統這麼快,剛才大隊長說我晚了。

翁啟惠公開信全文:

各位台灣的鄉親朋友們,大家好,我是翁啟惠。首先,先向大家致歉,我晚了一些時日回國,不僅延誤了赴立法院說明的時間,也讓中研院的形象受到傷害,在此要先致上我十二萬分的歉意。

過去這段日子,我面臨人生最大的挫折和打擊。我怎麼也沒想到,在1998年因為我的技術專利而創立的一家公司,會在將近20年後,成為我人生最大的惡夢。到底我在這整個過程中,做錯了哪些事?這是過去兩週、我一直反覆思考反省的地方。過 去我雖然有許多專利技術移轉的經驗,也創辦過兩家公司,但我從來不曾是個公司經營者。長久以來,我一直鞭策自己,致力做一個可以為社會貢獻專業知識的科學家,這也是我一生專注努力的唯一目標。或許是長久科學研究的訓練方式,讓我的思考應對方式,明顯與現實社會大眾的期待有落差。

在我出國期間,國內爆發浩鼎事件,嚴重傷害了中研院和我的個人名譽,我因為身在國外,無法一一及時回應外界的諸多指責,更加深了事件的傷害程度。在沈重的壓力下,我在3月27日晚上身體不適就醫,醫師也囑咐,短期內避免長途旅行。說實話,當下的情況,很大一部分,可能是龐大壓力而導致身心俱疲。雖然我在3月8日出國後,就已延長請假並獲准到4月14日,但立法院臨時決議要求中研院在3月31日進行業務報告。我如果不即刻回國,勢必給人我不尊重立法院的印象,因此,我在美國時間3月28日深夜電告總統,因擔心個人風波影響中研院運作,希望請辭中研院院長職務,但總統未准辭,並囑咐我身體狀況復原後儘快返國說明,以釐清事實真相。

我的這些舉措,立刻引起了國內強大的批評,指責我逃避責任、不願承擔。甚至有許多人說,因為我擁有雙重國籍,「翁啟惠準備落跑,不會回來了」。許多朋友幫忙 轉述國內輿論,並警告我,你已經被妖魔化、被人格謀殺,你真的要回來嗎?百口莫辯、講再多都沒用了,他們說,回來勢必要面對無情的追殺和指控,等著我的, 將是一連串的難堪與羞辱。坦白說,面對這樣的壓力,我確實又不知如何應對,心裡極為害怕。這是我一生中從未想過的不堪情節,我該如何面對一直支持我的中研院前輩和同事夥伴?我該如何面對社會大眾質疑的眼光?過去這段時間我寢食難安,各種情緒起伏反覆,一直在內心掙扎。

但是,我從來沒有想過從此滯留國外、不回台灣。雖然因為過去研究工作的關係,我取得美國國籍,但是,台灣是我的家,一個人怎麼可能永遠不回家?更重要的是,中研院院長是國家名器,其地位重如國士,台灣承受不起一個怯懦逃避的中研院院長!在這個過程中,謝謝更多朋友給我諍言建議,他們誠實轉達了社會大眾對我不諒解的原因,其中一點,就是我在回答媒體詢問時,表達自己沒有浩鼎股票,卻沒提到女兒的持股。我反覆回想我當時的心態,其實,是因為我女兒名下的浩鼎公司股票和中研院技術移轉無關,因此,當我被問到個人有沒有持股時,完全沒有想到女兒的 持股。當然,現在我理解了,我當時的回答,顯然完全沒有考慮到社會大眾在意的重點。因為大家當時正在關心內線交易和利益輸送,問你有沒有浩鼎股票,當然是問你全家啊!如果當時我知道這類發言對股市大眾心理影響的嚴重性,我一定會更加謹慎,回答問題時,也不會忽略揭露女兒持股的必要性。遺憾的是,在引起軒然 大波之後,我才理解這簡單的道理。

我的思慮不周,也反映在浩鼎解盲後,我直率單純的從科學角度解讀解盲的結果,但卻被認為是意圖幫浩鼎股價護盤背書。我之前從來沒有意識到,我出發點極單純的發言,可能對股票市場造成極大的影響。雖然沒有這個意圖,但錯誤卻已造成,我愈解釋愈混沌。而事實是,我在2月21日、週日上午參加浩鼎專家會議,才知道解盲結果。但是,我在2月18日,因為營業員一通電話主動建議,隨口回應賣了十張股票,卻讓我陷入意想不到的泥淖中。

我知道一旦回到台灣,迎接我的,將可能是一連串的難堪與羞辱,這將是我人生中最大的挑戰,但我已做好準備,我知道我必需謙卑誠實、勇敢面對。中研院擁有一批優秀的科學家和人文法律社會學家 ,他們在台灣長期默默耕耘,做出許多世界級的研究成果,不能因為我一個人,而讓中研院國之重寶的名譽受創。我個人聲譽事小,但若因為浩鼎事件,傷害台灣生技產業的未來,傷害中研院最高學術殿堂的地位與形象,傷害社會大眾對中研院的信任,這將是我最不能原諒自己的地方。

有人問我,我會不會後悔當年回國接任中研院院長?有幸接掌中研院,是我人生莫大的榮耀。我當年帶著回饋故鄉的夢想回到台灣,今天在不同的情景下回國,雖然心情複雜,但我對台灣這塊土地的初心不變。

在這裡,我也要感謝中研院同仁,基於知識份子良知與維護中研院形象,對此風波提出許多憂慮與要求檢討的建言,本人至感感謝,將會在日內向院內研究人員社群公開完整說明事件始末,同時重新檢討有關技轉與利益衝突迴避規定,以回應社會大眾對中研院的高度期許與關切。

今天回到台灣,我將盡快向馬總統以及立法院報告,並詳實提供各項資料,盡力協助各項調查,希望盡快釐清真相,如果能夠得到社會大眾的諒解與包容,我將感激不盡。

謝謝大家!翁啟惠 敬上


喜歡這篇文章嗎?分享給朋友吧!

隨時收到優質清新的好文章,請按讚和加入 Line 生活圈!

好友人數


若您願意支持 Kairos 風向新聞的媒體工作,請點擊我要捐款,以實際行動來贊助,讓我們可以提供更多更優質的新聞。
線上捐款


歡迎各界投稿,本網站保有刪修權,無稿酬;來信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方式。

Facebook 留言

關於 馮紹恩

馮紹恩
寫東西,過生活,看看島上人們的每一天。

其他人也閱讀了:

被起底是牧師非律師?中研院法律顧問出示美國律師證反駁

中研院法律顧問鄭哲民遭媒體爆料 …

line_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