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意見廣場政治社會

你看到公平交易,我看到殘酷剝削

開放代理孕母的代價

她留下一雙兒女,從今天起,她的兒女只能望著天上的星星來思念母親。

她簽約成為代理孕母,憑著一只契約,她相信這可以保障她的權益。前幾次胚胎著床並不順利,她忍受著注射荷爾蒙引發的身體不適,卻沒有任何金額補貼;仲介說,沒有順利產下嬰兒是拿不到任何費用的。為了不讓先前的心血白費,她再次接受胚胎植入手術,終於成功了,然而誰也想不到,剖腹產生出嬰兒後,她竟因主動脈剝離猝死。

「簽約之前就要想清楚可能會有這種後果啊!」、「又沒有人強迫她簽約!」、「自己選的就要自己承擔」。社會上冷眼旁觀的人不少,充斥著責怪受害者的輿論。有誰想過,她是教育程度不高的代孕者,能夠讀懂多少契約內容?誰曾想過,女人的子宮被代孕市場視為孵化器,「呈現給女人選擇」的方式是否誤導了代孕者低估風險、高估酬賞?

又有誰曾質疑,女人必須生孩子難道不是傳統觀點對女性的壓迫?女人必須有孩子才能擁有幸福的這個想法,豈不正是對婚姻家庭的想像?法國和德國基於人權考量而立法禁止代孕、瑞典政府認為任何形式的代孕對女性都是剝削;代孕並不是進步的潮流,而是把女性強迫推進傳統封建制度裡的角色和壓迫之中。這個社會若想要解決不孕者的困境,真正該做的應是奮力破除女人必須生育的刻板印象、對抗必須擁有血緣下一代才幸福的傳統想像觀點,而不是透過制訂契約,讓不孕者繼續活在刻板印象的壓制之下,甚至把其他女性也推入被壓制的位置。

如果你曾經讀過「房思琪的初戀樂園」,為了被性侵的女孩感到心痛;如果你曾關注#MeToo運動,對於受害者被責怪感到忿忿不平,那麼,代孕對於不同身分別女性的壓迫,也會需要你的關切和起身對抗。這個壓迫正透過助孕仲介和生殖產業等資本主義的觸角,將魔爪伸入我們的社會和國家之中,讓遭到刻板印象壓制的不孕者感到被羞辱、把擁有子宮的女人塑造成生產商品的孵化器,當不孕者或代孕者的權益受到侵犯,資本主義透過各種管道和媒介去指責受害者,讓受害者不敢發聲。資本主義取得全球數百億美元的利益,揮一揮衣袖、帶走利益,不帶走一片雲彩,並且告訴女人、告訴每個人:這一切都是女人自己的「選擇」。女人只能繼續被責怪,被這個社會責怪、被家庭責怪、繼續被各種莫須有的罪惡感壓得喘不過氣。

女人不應為難女人,女人應該團結起來,抵抗將女人視為傳宗接代工具的刻板觀點!

(王莉琪/國小老師)

以上言論,僅代表作者個人意見,意見廣場歡迎大家投稿,請來信至  [email protected]

在愛中竭力追求真理,重視媒體對家庭及年輕人的影響。

喜歡這篇新聞嗎?

捐款支持風向新聞


或是,把文章分享給您的朋友吧!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

愛傳協會風向新聞(02-2358-1517 Kairos.News 2015 年成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