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台灣政治

杜絕萊劑進牛豬食物鏈 飼料廚餘零萊劑

立院通過2021年元旦確定開放萊豬及三十月齡以上美牛輸台。針對不少國人擔心萊劑將透過食物鏈方式進入牛豬,家庭主流化聯盟召集人曾獻瑩發函詢問行政院農委會,能否進口國外牛、豬肉及其製品與內臟,供國內飼養牛、豬。特於今(30)日召開記者會公布農委會回函。

曾獻瑩表示,依農委會的公告,為防範狂牛病傳播風險,依據「可供給家畜、家禽、水產動物之飼料」公告,第2.3點:家畜、家禽之肉塊、肉粉、肉骨粉、骨粉、油粕及其他副產物,限使用於反芻動物以外之家畜、家禽或水產動物。農委會亦回復,依「不得使用於飼料或飼料添加物之物質」公告第二點,反芻動物之肉塊、肉骨粉、肉粉、骨粉、血粉、油粕、油脂、內臟及其他屠體,不得使用於反芻動物之飼料。曾獻瑩表示依法豬或牛皆不能作為牛飼料使用,另一方面,也因牛不吃廚餘,乳牛飼料也大多以乾草為主﹙60%以上﹚,牛的問題較單純,但飼料端需管理妥善。

至於肉豬,因豬並非反芻動物,依法可添加動物性蛋白於飼料中。而依農委會回函內容,國內養豬飼料以大豆粕及玉米之植物性蛋白為主,一般動物性蛋白成本較高,添加比例徧低,一般在5%以下,其中以魚粉為大宗。

然而若照農委會12月8日的公告邏輯:萊豬之萊劑可能之殘留已相當微量。含極微量萊劑之豬肉及豬內臟若淪為廚餘,已與其他殘羹混合後稀釋,再經國內豬隻食入後,會迅速被代謝降解,故以廚餘飼養豬隻不會有萊劑殘留問題。

曾獻瑩質疑,若依此邏輯,未來若萊豬及其製品與內臟是否可以作為動物性蛋白的添加物呢?雖說現在動物性蛋白成本較高,但未來若萊豬及其製品與內臟成本低到一個地步,是否會有廠商會以萊豬及其製品與內臟作為國內豬隻飼料?作為動物性蛋白的添加物呢?

而依農委會回函,若相關製品有驗出動物偽禁藥品,不得作為飼料使用,也就是飼料應該要零檢出。但回過頭想,餵豬的廚餘卻可以含有微量嗎?日前新北市府強調廚餘養豬也要零萊劑,曾獻瑩表示這才是邏輯相符的管理方式,呼籲各級政府應採用一致的管理邏輯,為國人健康把關。

媽媽盟發言人鄭珮瑾表示,根據農委會統計,台灣有2045個廚餘養豬場,總共65萬頭豬,以廚餘為食。再依照環保署統計,以2017年為例,台灣一年回收55萬1332公噸的廚餘,其中六成二是給豬吃掉,每年高達34萬噸的廚餘,被當成豬飼料。媽媽盟質疑,萊豬合法登台後,廚餘應有更嚴格的管制?相關問題,政大英文系劉怡君副教授也到場聲援。

劉怡君表示萊克多巴胺食物中毒案例不算少。根據Codex 評估,體重60公斤的成人每日吃超過6公斤萊豬才有可能超標。但是在2013年台北榮總醫師吳明玲、鄧昭芳 和其他多位醫師在American Journal of Emergency Medicine 期刊共同發表的文章中指出台灣疑似萊劑食物中毒的案例。雖然許多國家禁用萊劑,但是因為畜牧業者偷使用禁藥,在很多國家都陸續有萊劑食物中毒的案例通報 (西班牙、葡萄牙、法國、義大利、中國)。

另一方面劉怡君表示萊克多巴安會殘留,也無法透過高溫殺菌去除。最可怕的是萊劑會殘留!根據發表於2016年Biosensors and Bioelectronics期刊的文章  “A novel aptasensor for electrochemical detection of ractopamine, clenbuterol, salbutamol, phenylethanolamine and procaterol” 2019年Sensors and Actuators B: Chemical期刊中提到萊克多巴安中因為含有β促效劑(β-agonist)會在使用藥物的動物身上,人類進食後會儲存累積在人體組織中,並且會導致嚴重的健康問題,如,心悸、四肢不自覺抖動、呼吸緊迫。

劉怡君表示廚餘雖然會經過90度高溫殺菌一小時,但是因為萊劑不會被高溫破壞,如果沒有制度化區別,吃了含萊劑廚餘的台灣豬有可能體內會含有萊劑。如果台灣豬要銷售到禁止萊劑多巴安使用的國家,比如說歐盟,可能因此受阻。巴西是允許使用萊劑的國家,歐盟就曾經於2012年警告巴西需要有萊劑肉品分離制度 (split system), 否則禁止進口肉品到歐盟。

劉怡君呼籲政府建立肉品分離系統,將含萊劑與不含萊劑肉品從進口端到最終端都徹底分離,才能保障台灣人民選擇的自由和畜牧產業的國際競爭力。

在愛中竭力追求真理,重視媒體對家庭及年輕人的影響。

喜歡這篇新聞嗎?

捐款支持風向新聞


或是,把文章分享給您的朋友吧!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