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台灣人在大馬》 疫情下網課成常態 期待世界重新啟動

新冠肺炎全球持續延燒,為遏止疫情惡化,大多數國家採取停學、停班等政策。根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統計,全球90%以上的學校因應疫情採取停課措施。

馬來西亞的學校自三月起疫情爆發後開始停課。八月曾因為疫情和緩復課,但是十月隨著第三波疫情的擴大,各級學校又進入停課階段。

為確保學習不中斷,各級學校進行網路教學,各種考驗也接踵而來。

一、硬體器材,獨立空間

很多家庭同時有二個以上的學齡子女,因此需要二臺筆電或是平板設備,若遇到考試時,老師通常會要求另外有手機同時錄影監看。

為避免上課干擾,必須安排獨立空間,才能專心上課。之前就有悲傷的社會新聞與網課有關,一名爺爺為讓孫子也有筆電上課,節省自己的醫藥費,多天沒有吃藥,因此中風住院。

二、網路穩定性

上課期間,常常因為收訊不佳,發生被退出meeting room或是突然畫面靜止的情況,這些都影響學生上課品質。再來,馬來西亞常常下大雷雨,一旦開始下雷雨,網路品質更是雪上加霜,甚至會出現半天時間都是斷訊的現象。

三、學生專注力有限

長時間盯著螢幕上課,對幼兒園、小學階段的學生,挑戰尤其大,常常可見父母在一旁監看及管秩序,而上課的老師也必須大聲制止學生:「不要玩麥克風,不要亂傳訊息……」一堂課下來,比上實體課程更辛苦,長達一年的網課時光,很多老師都戲稱自己的眼睛快瞎了。老師、家長及學生都大喊著:「好想回學校上課!」

其實能夠上網課都還是幸運的,馬來西亞幅員遼闊,很多學生必須跋山涉水才能夠上學。這陣子常常有這類新聞出現:

在登嘉樓有一位老師,學生因為技術問題及網路不穩定,無法好好上網路學習,於是老師親自送教材給每一位學生。(11月24日星洲日報)

東馬砂勞越的魯勃安都縣的原住民部落安達冷邦長屋,一位老師為了不讓故鄉孩子的學習被擔誤,於是帶了二十二位中小學的學生,翻山越嶺,走了二個半小時,終於找到網路訊號,於是他們可以知道學校或班級的群組訊息,再把功課抄下來,回到長屋學習。(11月19日星洲日報)

諸如此類的新聞屢見不鮮。現在想想,坐在教室上課還真是一件幸福的事。只是疫情尚未減緩,根據消息指出,可能要到一月才能夠回到學校。

期待幸福到來的這天。

(陳嘉喻/文字及教育工作者,長期旅居馬來西亞)

以上言論,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關注醫療新知、疾病治療等議題,人物深度報導與地方大小事。

記者畢翠絲本月收到贊助金額 NT$0,今年收到贊助總金額 NT$0
電子報追蹤訂閱人數:40,560。

鼓勵畢翠絲,告訴她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捐款支持記者畢翠絲

訂閱風向新聞記者電子報﹙畢翠絲﹚

喜歡這篇新聞嗎?分享給您的朋友吧!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

愛傳協會風向新聞(02-2358-1517 Kairos.News 2015 年成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