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政治風向專欄

風向觀點:這是一個以為錢可以擺平一切的政府

水情吃緊,石門水庫自民國53年完工以來,第一次10月份因缺水而限水(曾經有過颱風造成雨水過多混濁而限水)。首當其衝的,是桃竹苗二期稻作抽穗期停止灌溉。

對華人來說,水稻是農作之母。有米,表示人民「有飯吃了」。對於農民來說,水稻要插秧、施肥、灌溉,像是自己生的孩子一樣,等到抽穗,就是孩子要長大了,一步都馬虎不得。

對於政治人物而言,說停止灌溉就停灌溉,反正賠錢補助就是了。一公頃12萬,1.9萬公頃,23億花下去就結了。但對於農民呢?要抽穗了卻停止灌溉,看在農民眼裡,就像不再供應腹中的胎兒營養一樣殘忍。政府補助的是成本,那麼前面務農的辛苦呢?賣出稻穀的收入呢?要求停止灌溉的人,補助的不是他自己的錢。

當然,如果要怪,今年夏天的雨量只有歷史平均的4成,當然是主要原因。可是今年的雨水不是現在才這樣,7月沒有颱風已經創記錄,8月又沒颱風,9、10月就算有颱風,歷年記錄也是偏北,為什麼主管農業的農委會、主管水庫的經濟部水利署,都沒有做到超前部署,不要讓農民的辛苦白搭?

原來是,以前農業灌溉,有各地農田水利會各級幹部盯著水情時時回報。農田水利會幹部掌握農業水情,自然同時也掌農民政情。二次政黨輪替之後,為了掌握所有農業政治資源,執政黨制定「農田水利法」,將由會員自行改選的農田水利會幹部,全部改為官派。除了將各地農田水利會財產收歸國有,有侵佔人民財產之虞,農田水利會幹部官派,當然也有公務員是否真正了解水利會工作的疑慮。

不過,今年7月通過農田水利法時,行政院向全國人民保證,未來農田灌溉不再有缺水的憂慮,政府保證官派一定比民營做得更好。

話還在空氣中迴盪,由於10月1日農田水利署才要成立,這段時間,就正好的各地農田水利會交接時期。舊的民選幹部由於沒有公職資格,並不保證一定保留原職,因此交接的空窗,各地水利會處於半真空狀態。農田水利署才成立不到半個月,自己的承諾就破功,狠狠打了自己的臉。

根據老水利人描述,如果是老水利會幹部,看到今年夏天的雨水,早在插秧之前,就會建議二期稻作直接休耕,就如同每年冬天的一期稻作。但是今年,農田水利會人心擺盪。農委會主委心裡想的,是如何掌握農業資源,未來有利選舉操作,反正缺水,政府補助就是了。但,誰來同理農民的辛苦?誰來看顧農民的收入?等到米不夠,屆時再進口,誰又告訴我們,這個國家的農業到底是什麼?奢言誇口保證灌溉永不缺水的的政務官,23億錢花出去,就對得起辛苦好幾個月的農民、還有準時按糧納稅的老百姓?

缺乏同理,是象徵官員冷酷的開始。不要以為農民領了錢就會口稱萬歲,他們心裡所想的,是這個政府到底出了什麼事?

在愛中竭力追求真理,重視媒體對家庭及年輕人的影響。

喜歡這篇新聞嗎?

支持風向新聞發展促進「富足新聞」


或是,把文章分享給您的朋友吧!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