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走過童年性侵陰影 前男同性戀:上帝真能修補破碎的心!

生命絕望時還有救嗎?前男同志羅納德(Ronald J. McCray)一度因為性取向掙扎及混亂的生活感到匱乏,所幸遇見了信仰,使他破碎的生命再次完整;在其著作《上帝是否如祂所說?》(Is God Who He Says He Is?暫譯),羅納德和讀者分享走過LGBT生活的點滴。

據God Reports報導,現年33歲的羅納德在書中坦言來自一個吸毒的家庭,父親長期處於酗酒與吸毒,常把朋友帶回家一起看色情片。某天,他被一群正在看色情片的男人輪流性侵,當時他只有9歲。

羅納德憶述,「他們用刀威脅我,把我當做女人般洩慾。」不知為何,父親在這段施虐過程中缺席,所幸從小相依為命的媽媽仍疼愛他,但坦言媽媽的愛還是替代不了爸爸。「任何孩子都希望得到父親的肯定跟關注,但我想我不配得到他的愛。」

童年時期慘遭性侵和遺棄,讓他對同性之愛產生莫大吸引力。15歲那年,他在網路上認識一個男性密友,但最後因掙扎而放棄這段關係。「可以說他是我第一個男友,我的理智認為不可以,但身體的感覺卻告訴我很好。」於是他繼續在網路找尋男人。

16歲的羅納德在社交平台出櫃,並以同性戀者生活了6年,周旋多名男人之中,其中一個男人徹底打開他對性的渴望,「他宣稱自己是基督徒,和善又溫柔,但他卻強姦了我。」被性侵的記憶應該會讓他更痛恨男人,沒想到結果卻相反,「我更渴望發生性關係,從中得到被慰藉、被愛。」

他說:「我以為解放身體可以得到我的愛,填補那些童年的空白。」事與願違,發生愈多次性關係,隨之而來的空虛感更大。「無論他們對我做了什麼,都少了一樣東西。」無法回應內心的空洞,羅納德罹患抑鬱症,並萌生自殺念頭。

2004年他和母親坦承自己是同志,家人因蒙羞選擇離棄他。「我的母親反應最大,當她知道我是同志時,就認為我有愛滋病,拒絕與我一同共餐,因為我可能會造成他們的危險。」自此,他搬進LGBT社區,在那裡組成一個家庭。

「我去夜店廝混、流連於俱樂部、參加同志大遊行、沈迷一切性的關係⋯⋯以同樣破碎的方式,在錯的地方追求愛情。」覺得這就是同性戀者的生活時,21歲的羅納德結織一名常到教會的男性友人。

雖然對基督徒懷有陰影,但他決定跟朋友一起去教會,「我很驚訝,這跟我預期的不同。教會的人很接納我,他們把我當人看。」以初,他以為黑人教會痛恨同性戀者,但他卻受到意想不到的熱情款待,最終融化了他冰冷的心。

羅納德繼續到教會,但他並未放棄原本的生活方式,「因為我心中覺得同性戀是不可原諒的,但說起來奇妙,祂雖提醒我儘管是個罪人,但同時祂也很愛我,以致於我不會逃跑。」更神奇的是,從那時候開始,上帝會派不同的人提醒他耶穌愛他。

某晚,羅納德和朋友前往一家同性戀酒吧時遇到了襲擊,就在他覺得可能會被槍殺時呼求了上帝,他卻從這場攻擊中存活下來,這也是他決定獻身的一晚。2009年10月18日,羅納德決定受洗。

但他心中知道,上帝拯救他脫離同性戀生活,但對於同性的吸引力仍存在著。當他讀了《聖經》時明白了「拯救的意義」是生命並非沒有誘惑,「就像耶穌的生命,祂受了試探但他沒有掉進陷阱裡。我已經脫離了同性戀生活,雖然試探還在,但我有自由的力量可以離開。」

他未再回到LGBT社區,讓不少同性戀朋友以為他在教會接受了性傾向迴轉治療,羅納德澄清「沒有任何療法,只有一顆悔改的心,而悔改只能藉著聖靈。每次只要屈服聖靈,我就離自由更進一步,使我不再恢復過去的成癮生活。」

過去的9年裡,羅納德沒有再回到同性戀生活,但掙扎仍持續著。「我坦承對男人仍有感覺,我要求上帝解決我的性慾,後來上帝幫助我不再依戀男性,以獨特的方式保持貞潔。」慢慢地,他恢復了對女性的吸引力,在教會結織了一位正在脫離同性戀生活的前女同志。

這名前女同法蒂瑪(Fetima)現在成了他的妻子,「以前我根本無法想像跟女人在一起的樣子,但現在我卻成了一名丈夫,真的很奇妙。」(艾以琳/綜合外電報導)

Is God Who He Says He Is?

Subscribe to be notified when pre-sale becomes available: https://www.ronaldjmccray.com/

In a world that accepts the idea that homosexuality is an absolute, Ronald J. McCray’s personal narrative affirms that change is possible. In “Is God Who He Says He Is?,” Ronald invites his readers to walk alongside him throughout his life and his journey within the LGBT+ community. During his childhood, he experienced sexual trauma, rejection, and abandonment — introducing the curiosity of same-sex attraction. He fully embraced a gay identity at the age of sixteen and lived life as a gay man for six years. He would soon travel down a path of promiscuity, depression and wrestle with suicidal ideation.

At the end of his rope — feeling destitute, broken and hopeless — he asked, “Is God who He says He is?” Can God really change someone’s life? Can God mend a heart that is broken? In this compelling autobiography, “Is God Who He Says He Is?” endeavors to finally provide answers to these questions.

Ronald J. McCray 發佈於 2020年2月9日 星期日

在愛中竭力追求真理,重視媒體對家庭及年輕人的影響。

支持風向新聞,♡ 捐款連結: https://donate.lovecom.org


喜歡這篇新聞嗎?分享給您的朋友吧!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