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

父早逝為減輕母負擔、沈一鳴捨建中從軍 同袍悼:國家一隻胳臂折斷

空軍救護隊的UH-60M黑鷹直升機1月2日上午,因不明原因迫降失事。機上13人最後有5位獲救,其他8位沒有生命跡象,罹難者包括參謀總長沈一鳴、政戰局副局長于親文少將、情次室助次洪鴻鈞少將、
總長室侍從官黃聖航少校、飛行官葉建儀中校、飛行官劉鎮富上尉、總士官長室韓正宏士官長、機工長許鴻彬士官長。

沈一鳴是中華民國空軍二級上將,曾任國防部副部長、空軍司令、國防部常務次長、副參謀總長、空軍作戰指揮部指揮官等職,並曾參與過大漠計畫。他在這次黑鷹失事中不幸殞命,讓許多人相當悲痛,沈一鳴同窗退役上校盧耀欽接受媒體訪問時透露,沈一鳴從小成績優異,但他卻為了減輕家中的負擔,捨棄唸建中的機會,投入軍校。他說自己的眼淚到現在一直沒有乾過,「你知道死掉自己兄弟的感覺是什麼嗎,我們國家失去這樣一個人,好像一個胳臂折斷了一樣。」

盧耀欽也在臉書感性地寫下長文《再別筧橋-寫給我們已逝的豪情青春》悼念沈一鳴。

盧耀欽提到,元月2日,就在他上山途中,開車經過宜蘭員山鄉的同時,新聞廣播傳來參謀總長沈一鳴上將,因座機墜毀不幸罹難的消息。「遽聞噩耗,讓我噙著滿眶淚水,一路來到梨山」。

盧耀欽說,沈總長和他民國61年8月底在東港入伍,為空軍幼校21期。就在穿上麵粉袋縫製的「革命大內褲」,腳蹬「聯勤黑豹」膠鞋的那一天,我們被編入同一區隊的隔壁班。晚上在「藍天」對面,六號樓的大通舖內就寢,還可以互相饋贈彼此的鼾聲。

據說,沈一鳴父親是工程師,因工安意外過世。身為長子,為減輕母親負擔,讓她能扶養弟妹長大,才捨棄升高中的機會而來唸空幼。「因為這樣,才會與我這個國中期間爛到極致,走投無路才進軍校的極品渣男,在大鵬灣畔相遇,從此結為沒有血緣關係的異姓兄弟」。

盧耀欽說,軍校七年,老沈唸得輕鬆愉快,上課、出操、運動、擔任鼓號樂隊最帥的「信號鼓」,還有國慶閱兵時的實習大隊長,永遠走在隊伍的最前頭。他不愛炫,但是,在一堆人中,總是可以見到他在同學中穿梭的身影。畢業那天,老沈以第一名成績代表同學上台接受證書和領獎。即使是這麼風光,也沒有「一鳴」驚人,因為,大家老早就習慣了……只有他,最能代表2160!

盧耀欽說,畢業後,沈一鳴掛著飛行胸章,走飛官的「天龍」旅程,他自己則留校帶64期新生(中正預校一期),在「地虎」的荊棘路上,認命地匍匐前進。

盧耀欽提到,重溯他和老沈等2160期同學們的這些往事,讓他感慨萬千,終於明白,什麼叫做際遇和人生。唯一難以釋懷的是……職業軍人拿一生做賭注,將青春和生命貢獻給國家。他們老了!殘了!甚至與社會嚴重脫節了!為什麼在他們最需要幫助的時候,背叛他們,讓榮民背上「米蟲」的惡名?!厲害了!「這個國家」,這樣做,可是開了文明世界前所未見的惡例啊!

盧耀欽還說,「如果有來生,我不會再當職業軍人,特別是空軍!想飛,寧可當一隻生命短暫,卻可以翩翩起舞的彩蝶,或者,選擇當一隻翱翔天際、鳥瞰山川大地的蒼鷹。上帝如果要人類飛行,必定會賦予他一雙堅實可靠的翅膀。我們……有嗎?沒有!!但是,我們還是要飛。因為……是誰說過:我生則國死,我死,則國生。老沈,還有其他兄弟們!請安息吧!你們的任務結束了」。

 

(李遊博/綜合報導)

在愛中竭力追求真理,重視媒體對家庭及年輕人的影響。

支持風向新聞,♡ 捐款連結: https://donate.lovecom.org


喜歡這篇新聞嗎?分享給您的朋友吧!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