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見廣場跨虹者

〈讀者投書〉跨虹者如何與父母和好?先從這件事開始

新加坡的跨虹者(註一)辛梅寶出生在典型的華人家庭。爸爸是家中的權威,他的性情十分暴烈,有一次梅寶拎了一袋炒麵,爸爸叫她不要拿,她笑說:「我長大了,我可以!」剛說完,啪的一聲炒麵掉在地上。爸爸臉色鐵青,抄起鞭子就是一陣毒打。當她再大一點,試著向爸爸解釋或求饒,總是被責打痛罵:「妳以為妳很聰明嗎?妳以為妳是誰?妳是什麼東西!」那些毀滅性的字眼就像鐵鎚,敲碎梅寶的自信心和自尊心。只要想到爸爸,她就會發抖。

三十多歲的時候,她做了這輩子第一次的心理諮商,她特別跟這位傳道人說:「我是個同性戀,這是天生的事實。不要改變我,我來這裡是因為我心裡很痛苦,可不是來被改變的。…」傳道人很溫和,沒有多問什麼,也沒有多說什麼,就只是傾聽,還有為梅寶禱告。也不知道為何?梅寶大哭,哭得好像一個嬰孩,她感覺到,自己的人生有太多受傷,她必須重新來過。梅寶選擇了饒恕父親,因為她發現這是她唯一的選擇,她說:「如果我不饒恕、不讓它過去,我可能會下毒看著他死去。」

饒恕父親的感覺像是…

另外有位年輕女孩從小遭身邊多名男性侵害,她長大後困惑、羞愧,覺得是自己不對。她不相信男人,卻又千方百計要討好男人,因為她只懂這種方法,她內心充滿痛苦、憤怒,脾氣非常暴躁。

她長達廿六年沒有跟父親說話,非常痛恨他,每次想到父親就恨得咬牙切齒。有一天她聽到饒恕的信息,講到饒恕能使人自由地向前邁進,在卅六歲那年她專程去找她的父親,她說:爸爸,從前你傷害我,我沒有一天不恨你,但我不能再容許憤恨毒害我,所以我要來告訴你:我原諒你對我所做的一切。她說那天她要離開時,感覺就像囚犯走出監牢,在此之前她只能痛苦掙扎,不斷更換對象和工作,十年後的今天她擁有幸福的家庭,三個可愛的孩子、事業非常成功。

饒恕父母是人生必需要正視和面對的一堂課!有心理諮商專家建議:寫下他們傷害我們的地方、切莫自己憋在心裡,最終是要跟父母談一談,但在此之前建議最好先找輔導的幫助,因為很多時候跟父母一談就變成大吵一架,只是把情緒發洩給他們。

饒恕別人是為了不錯過美好的未來

這兩位主人翁都有生氣的理由、他們都被錯待了,那不是她們的錯、是她們無法控制的。饒恕不表示:為他人的行為找藉口,也不是在減輕他們的罪名。關鍵是要放下,別再想那件事、在心裡反覆播放。每次我們容許心思陷入泥沼,不斷在腦海裡想著情況有多惡劣、受到多不公平的對待,就好像在揭瘡疤,若不願放下,那傷口就不會痊癒。

透過饒恕可以恢復關係, 主動的饒恕,甚至對方還不會改變、不願意改變的時候就饒恕,對我們而言是一個釋放。當生命得到釋放,最終我們能夠接納別人的不完美、父母的不完美和我們自己的不完美。

(辛梅寶的故事完整收錄在《同性戀是不是天生的?》一書,歡迎參閱)

註一:跨虹者是一群把自己定義為離開女同、男同、雙性戀及變性生活的一群人。全球性的跨虹運動正如火如荼的展開,今年10月27日,就有來自23國的39位跨虹者齊聚台灣,大聲疾呼,脫離同性戀的身分和生活方式是可能的。

(郭大衛/台灣跨虹者)

以上言論,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關注家庭、教育、網路、公益、職場、社區。

記者吳恩祺本月收到贊助金額 NT$0,今年收到贊助總金額 NT$93,609
電子報追蹤訂閱人數:40,691。

鼓勵吳恩祺,告訴她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捐款支持記者吳恩祺

訂閱風向新聞記者電子報﹙吳恩祺﹚

喜歡這篇新聞嗎?分享給您的朋友吧!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