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見廣場教育跨虹者

〈讀者投書〉性平教育:從小被霸凌的跨虹者怎麼看?

馬來西亞的跨虹者(註一)羅碧玲,由於父母渴望第一胎是個男孩,而她則是一個胖嘟嘟的女孩,父母從未對她表達讚美肯定,小時候她一直覺得不被喜歡、不被接納。漂亮的洋裝都很小件,所以她經常作T恤、牛仔褲打扮,家人跟朋友喊她叫:「假小子」(馬來西亞「男人婆」的俗語)。

因為身材較為壯碩,在學校裡朋友們當她作保護者,但內心裡她渴望被保護,不過卻說不出口,因為害怕被別人拒絕。被貼上「假小子」的標籤後,羅碧玲告訴自己:要成為最好的「假小子」,才得到人家的喜歡和接納。十二歲那年,她遭到班上一個帶頭者呼籲同學聯合排擠她,頓時,羅碧玲被孤立了,失去她的朋友。

終結霸凌需要的不只是認識同志

不被接納的孩子是受傷的人,與他人的相處中,容易用排斥的方式對待別人,他們最需要的是-爸爸媽媽的接納。如何讓孩子不會去霸凌別人、拒絕別人?父母無條件、完全的愛和接納,是關鍵。

性平教育一直強調要認識同性戀、多元性別,認為認識之後才會懂得尊重、才能終結霸凌,但若是霸凌者心中深處被拒絕的傷害沒有得到撫平,他們仍然會因為各樣的原因去霸凌其他弱勢的同學。終結霸凌的解決之道不是讓孩子更認識同性戀等多元性別的相關知識,而是讓孩子帶著從家庭而來的愛去到學校,他們才有能力去愛跟他們不一樣、甚至不可愛的同學。

校園霸凌原因百百種。(圖/123RF)

一個被接納的結局

羅碧玲最後抱著「死就死吧」的決心,鼓起勇氣向一對長年關心她的年長夫婦說出在內心隱藏很久的痛苦跟秘密,告訴他們說:我是個同性戀。他們沒有很大的反應,只是靜靜地聽,溫柔而堅定的向她表達他們對她的愛。也就是這一份愛,讓她還能活下去,還能夠走到今天。

當一個同性戀者願意袒白講出自己的生命,需要非常大的勇氣才能說出口,這時候一個能聽的耳就是最大的愛,一個願意了解的心,就會帶來療癒的效果。

(羅碧玲的故事完整收錄在《同性戀是不是天生的?》一書,歡迎參閱)

註一:跨虹者是一群把自己定義為離開女同、男同、雙性戀及變性生活的一群人。全球性的跨虹運動正如火如荼的展開,今年10月27日,就有來自23國的39位跨虹者齊聚台灣,大聲疾呼,脫離同性戀的身分和生活方式是可能的。

(郭大衛/台灣跨虹者)

以上言論,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在愛中竭力追求真理,重視媒體對家庭及年輕人的影響。支持風向新聞,♡ 捐款連結:
http://lovecom.org/donate

 

喜歡這篇新聞嗎?分享給您的朋友吧!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