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國際教育跨虹者

〈讀者投書〉用彩虹旗代替國旗?國外這群人怎麼看

上個月的月底,台北大學有幾個支持同性戀運動的同學,在校慶開幕式上襲擊升旗手,硬把我們的國旗換成同性戀文化的彩虹驕傲旗,並且升上去。

這件事轟動一時、傳遍千里,連國外的跨虹者(註1)都注意到了,今天要跟大家介紹一位澳洲跨虹者James Parker,他以前是一個激進的同性戀運動人士。

前幾天他寫了一篇文章談到同性戀運動跟跨虹運動。從55年前一股主宰社會的強大力量慢慢的發起了性革命,革命從衛生、健康的議題開始,其中包括了墮胎、雞姦、離婚等,引導社會慢慢偏離傳統婚姻。

社會風俗和傳統價值觀的推翻在1969年催生了同性戀運動,這些同性戀文化的輸出者,試著要移除流傳好幾個世紀的倫理文化、宗教道德這些社會支架,而真正的弱勢- 兒童,則成為變性荷爾蒙的奴隸、然後在極昂貴變性手術下,破壞健全的生殖系統。

這些瘋狂的事還在教育現場中發生,英國的多元性別教育機構執行長Elly Barnes公開表示:他們已經在托兒所、幼稚園、中小學、大學、機構和社區中,實施所謂的多元性別包容性課程。Elly Barnes清楚的表示這個課程用意是要:徹底的粉碎兩性架構下的社會規範。然後澳洲維多利亞州的州長Daniel Andrews,則是提議禁止性傾向迴轉治療(註2)

不只如此,我們看到這種多元性別的意識形態正在粉碎國家認同,兩個禮拜前在台北大學的校慶開幕儀式中,正在升起國旗的旗手被幾個狂熱支持同性戀運動的學生襲擊,這些學生強制升起6色彩虹旗,把國旗踩在腳下,並且用同性戀運動的彩虹驕傲旗代替國旗。

很多人會以為這是因為我們台灣人缺乏國家認同,但是其實這樣子的情況在全世界各國都在發生,年輕人產生了身分認同的真空,願意去嘗試一些上一代人覺得不可思議的事情,他們還在試著找出他們的身分認同、以及他們是誰。

其中一個試著要填滿他們認同的就是同性戀運動,跨虹者今天站出來就是要打破這種身分認同的迷思,宣告同性戀不是一個與生俱來的身分,也不是跟每一位同性戀者不可分割,每一位認為自己在保護同性戀者的人,事實上可能反而是讓他們無法離開這個身分的集體共犯,這些站出來反對同性戀者可以有改變的權利的人才是真正的壓迫者。

註1:跨虹者是離開女同、男同、雙性戀和變性身分/生活方式的一群人。
註2:性傾向迴轉治療:提供對於自己性傾向有困擾的人諮詢服務,讓他們可以在自己選擇的治療或靈性環境中,在隱私受保護的情況下,自由的尋找幫助,討論他們對於性傾向的困擾而不必擔心有任何後果。

(郭大衛/台灣跨虹者)

以上言論,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在愛中竭力追求真理,重視媒體對家庭及年輕人的影響。支持風向新聞,♡ 捐款連結:
http://lovecom.org/donate

 

喜歡這篇新聞嗎?分享給您的朋友吧!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

Tags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