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瑞典擬推12歲輕鬆快速變性!後悔變性者泣:我是白老鼠,整個過程真的很病態!

在瑞典,超過一半的性別不安青少年,也被診斷出其他精神疾病,如自我傷害,自閉症和厭食症等,對這些有其他精神疾病的年輕人,採用性別不安的評估標準和治療方法真的適合嗎?重要的是,變性後真的會變得較快樂嗎?瑞典部關於變性的紀錄片《變性列車-調查任務》(The Trans Train)針對這些議題做出深入探討。

影片指,當一個年輕人開始了變性之旅,他們被給予青春期阻斷劑,停止青春期發展,醫生說,治療後身體可恢復並正常發育,但沒有人知道長期治療會如何影響身體。一個研究小組發現接受激素治療的病人有智商下降現象,其他研究發現了骨質疏鬆症的風險。

瑞典醫藥產品局臨床評審員卡爾(karl Mikael Kalkner)表示,青春期阻斷劑和化學去勢使用相同藥物及劑量,化學去勢對心臟、骨頭及精神上有影響,因此我們可以預期,接受激素治療的人會產生以上之後遺症。而卡爾表示這些尋求變性的人會變的「比較快樂」就是他們願意承擔風險的原因。

但真的是這樣嗎?一名變性後悔男Mika表示,她一直認為她應該是男生,而變性手術可以解決她的問題。在手術一開始她相當開心,但她發現她一樣的不快樂,並質疑自己變性的選擇是否正確。直到她看到一位變性後悔者的影片,她才意識到,很多人後悔變性,這其中多數是女性,只是從來沒人討論。

Mika表示,整個社會體系並未告訴我有變性後悔這件事,而後悔或想返回原性別是跨性別世界中的敏感話題, 我們非常希望事情變得簡單,就是治療很容易,事後每個人都很開心,但這是個謊言。

Per-Anders Rydelius是瑞典Karolinska Institutet的諮詢醫生,Per-Anders Rydelius表示,這有雙重道德問題,不幫病人減輕痛苦固然是不道德的,但若患者在15年後改變主意 (認為變性是錯誤),那也是不道德的。

倫敦精神科醫師表示詹姆士(James Caspian)表示,他診療跨性別者多年,發現有許多變性後悔者,但談論此話題被視為禁忌,因那是「政治不正確」,他的患者跟他表示,當他們談到後悔變性時,就變得不受歡迎了,有些人還被網路霸凌,這導致他們不敢發聲。

而醫療系統對變性手術的簡化與快速,是導致變性後悔者增多的原因。一對變性男父母表示,他們的女兒多年一直有心理問題,而最終她把這些問題解釋為性別認同障礙。該名父親表示,她女兒接受變性治療後,情況變得更差了,他們很擔心若女兒堅持繼續下去,情況會更加惡化。他補充,除了激素治療和手術計畫,他們完全感受不到醫療系統提供其他的幫助。

另一位變性人的母親菲琶(Filippa)表示,醫生對她說 ,他們肯定每一位前來求診的人,他們從不說「不」;對於性別不安,它是個認同問題,無關乎診斷。

一名變性男的母親卡琳(Karin)表示,由於媒體及醫療體系的肯定,對於女兒的決定她只好支持,但她發現醫療體系統未做太多前置作業,便直接提供激素治療和手術計劃,這是不對的。「我想告訴我的孩子和醫療系統,千萬不要著急,這是重要的」。

最後Mika表示,她對於現今醫療系統的作業方式感到相當憤怒。她表示,醫護人員在進行手術前,應該告訴她,這只能提供短暫的快樂,在沒有任何科學根據下,醫院就替病患作手術,拿別人的人生去賭,是錯的。她認為變性後悔的責任,應歸咎於整個醫療體系,因為他們並未做好診察工作。(吳雯淇/綜合外電報導)

在愛中竭力追求真理,重視媒體對家庭及年輕人的影響。支持風向新聞,♡ 捐款連結:
http://lovecom.org/donate

 

喜歡這篇新聞嗎?分享給您的朋友吧!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

Tags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