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變性治療不可逆!變性者想變回女生:我的乳房、聲音回不來了 

在許多西方國家,年輕的跨性別女性數量急劇增加,而這些國家當中也包括支持變性手術的瑞典。在傾LGBT媒體的刻意未提下,變性似乎成為這些性別不安的人唯一的出路,但事實是,那些後悔變性者的聲音並未被聽見。瑞典部關於變性的紀錄片《變性列車-調查任務》(The Trans Train)就有後悔變性者挺身而道出已身心路歷程。

來自芬蘭名為Sametti的變性男表示,她生下來是位女生,有嚴重情緒問題,而她將其歸咎為性別不安。當她聽到跨性別這詞時,她覺得這就是答案了。她於2012年5月開始接受激素治療,同年12月她切除了乳房。

Sametti表示,在變性後,只有頭2年感覺很好,但就長遠來看問題並未解決。她回頭看自己以前的照片,發現自己一點都不醜!為何她當時會有那樣的感覺。而她也曾至替她動手術的醫生那裏回診,要求變回女生。

Sametti表示,她曾相當自責,認為是自己的愚蠢做了錯誤的決定,一直以來她從未聽過有後悔變性者,直到在網路上看到有人出聲,她才知原也有跟她一樣的人。 但現在她只能接受這低沉的聲音,平坦的胸膛到老,因為她知道這一切都已不可逆,但有件事讓她感到安慰,至少醫生承認動手術是個錯誤,而這是很重要的開始。

來自挪威醫師團隊的諮詢醫師安妮(Anne Waehre)和她的醫師隊員們,目前正在治療350名受性別不安困擾之年輕人,而她的病患都是已經正在進行變性手術的病人。她曾撰文詢問衛生部長,請問該對這個國家增加的性別不安女孩負責,而被人們稱為「變性恐懼症」者。

安妮表示,一旦你開始使用雄性激素,你就終生成為病人,必須定期至醫院做血液檢查,而隨著治療改變的低沉男性聲音也永遠不會改變。因此,深入了解病人感到性別不安的原因是很重要的,但那些青少年無法清楚地思考這些問題。她強調,她提出質疑只希望確保醫療品質。

而她的質疑,竟意外地獲得變性男米凱爾(Mikael Bierkeli)與他推廣跨性別者權利的同事們支持。米凱爾表示,多年前變性與現在不同,當時他們須經多年的評估和等待治療,現在只須幾個月就開始治療。他強調,變性後的改變將會伴著你的餘生,這是一件嚴肅的事情。因此多花點時間思考是很重要的。

安妮最後表示,從長遠來看,尚不知接受變性治療的人會受到怎樣的影響,而醫師就幫這些性別不安者動手術,接下來只能希望及祈禱變性者會變快樂。在身為醫師的安妮眼中,醫療是基於科學和經驗實證的,因此就她的觀點來看,由於沒有研究可佐證,對年輕人施行變性治療仍為「實驗性質」,就長遠來看,「我們不確定,有任何人會因變性治療而真正受益」。(吳雯淇/綜合外電報導)

在愛中竭力追求真理,重視媒體對家庭及年輕人的影響。支持風向新聞,♡ 捐款連結:
http://lovecom.org/donate

 

喜歡這篇新聞嗎?分享給您的朋友吧!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

Tags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