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被性解放思想誤導!15歲懷孕墮胎終身創傷 加國女籲:回歸傳統價值觀

一項數據顯示,每年全球有4千400萬女性墮胎,結束掉多未出生的小生命。墮胎對女性造成的身心危害極大,在道德、倫理及合法性上,也存在著激烈爭論。加拿大「不再沉默」組織負責人Angelina Steenstra現身說法,講述她的親身經歷。

根據新唐人電視台的報導,Angelina上高中的時候,學校放映了一部電影,講的是凡事沒有對錯之分,與在家裡受的教育截然不同。她以為這種新道德觀是「你可以隨便發生性關係,這種關係跟婚姻和永久的承諾沒有關係,也不一定會懷孕」,這讓她卸下了所有的戒備。

Angelina當時剛搬到一個小鎮,周圍的一切都是陌生的,她渴望被人接受。有人邀請她參加派對,她便一口答應,跟著派裡面的人一起喝酒、吸毒,過程中遭受性侵,回家後,她感到非常後悔。當時,Angelina在餐廳打工,主管得知她被性侵後,警告「你可能會懷孕」。

Angelina怕自己不被這個社會接受,當月經第二次沒準時來的時候,她知道一定是懷孕了,去動流產手術。她回憶當時「我像被解剖的青蛙,這個現實刺痛了我,器具在我體內移動的很快,無形中,強烈感受到空氣中有一種莫名的東西。」

Angelina記得外婆說過,每一個胎兒都有靈魂,他覺得「這種深層的意識刺痛了我,我開始哭泣,因為我知道,我做錯了。」開始發抖、抽泣,醫生生氣的叫她不要亂動,手術很快就要結束了。

墮胎結束卻噩夢開始,Angelina陷入了極度抑鬱,試圖用酒精、性和毒品來麻醉自己,直到後來結交新朋友,換新工作,改名叫Angi,才感覺好受一點,她也重回教堂懺悔自過錯。

Angelina結婚7年後才懷孕,夫妻倆給孩子給肚中的男孩取名叫Joseph,但懷孕8週時,因為之前墮胎,子宮傷疤造成胎兒異位,連續3天大出血,做了緊急手術,才保住性命。

Angelina表示「失去這個孩子我們很悲傷。我看到他的樣子,記憶的閘門又打開了,如果這是一個生命,是個男孩,我們還給他起了名字,他有屬於他的生命軌跡,那我是否應該打掉我的第一個孩子?」Angelina想起來,15歲時打掉的那個胎兒13週,比Joseph還要大5週,憑直覺她知道那是個女孩,她給她取了「Sarah Elizabeth」的名字。

她說「那就是我被治癒的過程,就是真相。在受孕的時候,即使是強姦導致的受孕,有另一個生命被孕育了,她擁有自己的權利,獨立於我。」47年已經過去了,Angelina發現,每每看到活潑可愛的孩子,她的心還會隱隱作痛,舊傷疤還會被揭開。

報導指出,減低早產風險聯合會研究主任Brent Rooney表示:「墮胎的歷史會提升女性早產機率。早產有許多不良影響,如嬰兒智力低下、自閉症、腦癱、癲癇、失明、耳聾、呼吸窘迫,腎臟問題,嚴重感染等風險。」

2004年,她成為「不再沉默」(Silent No More)組織的加國負責人,Angelina希望,人們能重新拾回傳統價值觀。(江呈亨/綜合報導)

在愛中竭力追求真理,重視媒體對家庭及年輕人的影響。 

支持風向新聞,♡ 捐款連結:
http://lovecom.org/donate

 

喜歡這篇新聞嗎?分享給您的朋友吧!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

捐款支持風向新聞
line_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