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跨虹者

〈同性戀是不是天生的?〉叛逆、吸毒、混同性戀酒吧的牧師之子,如何逃脫奧蘭多酒吧恐攻,迴轉重生?

曾經有一個小男孩,因為太討厭他人眼中的自己竟是如此長相平凡、打扮簡陋、模樣醜呆,他很羨慕、渴望自己能像一朵罕見的絕世玫瑰般引人喜愛,於是循著香氣,放腳跨進一個神祕花園裡,想要採摘一朵玫瑰將自己染香。

他成功圓夢了,完全脫離原本生長環境,也跳出原本軌道,進到新領域成了全新的發光體。然而,他卻發現腳底、身上不如原先想像得那麼自由,身上越來越痛,心裡越來越空洞?這才發現,自己進了一個禁錮的花園,雙腳已然陷入荊棘,身上已被藤蔓捆繞。他,要如何脫困?

跨虹者之一的Luis Javier Ruiz,坦率而真誠地接受訪問,與〈風向新聞〉讀者分享他迴轉的生命經歷。

父親是嚴厲的軍職牧師,我從小跟著媽媽姊姊長大

我是牧師的孩子,從小在教會長大,爸爸媽媽都非常的忙。我的爸爸是一位軍職牧師,他穿著軍裝,在軍中要負責帶領禱告、聚會,還有在戰火中為各級軍官做各種輔導和服務。爸爸很嚴肅,他在我的童年裡,給我很多的「牧師」教導,卻缺乏「父親」的角色。我常常渴望父親跟我聊天、陪我打球……但,父親投入在他的軍牧生活中,我總是望著他的背影。

表面看來,我在教會的大家庭裡長大;但事實上,我卻必須隱藏,甚至說謊來掩蓋我內心真正的感受。

就因為是牧師的孩子,讓我在教會得到很多人的關注。因著爸爸的缺席,我長期跟著媽媽、姐姐過生活,當我發現,Oh,no.我的個性、動作、想法怎麼都比較像女生?心動的對象是男生?我嚇壞了!我很困惑,我需要弄清楚啊。我設法向親近的人吐露心聲,得到的回應是:「喔不,小路,你不可以談論這個,你根本想都不該去想,這是會下地獄的。」

這樣的回覆讓我更迷惑了。我開始覺得,自己有這樣的想法很噁心,別人都很正常,只有我有問題!我會覺得是我自己有問題,沒有人像我這樣啊!我越來越不敢禱告,裡面堆積很多感覺和情緒。

長期下來,我與人隔絕,也與神隔絕,我再也不敢表達真實感受,因為我怕,害怕別人無法接受真正的我,我只敢活在別人眼光會喜歡的樣子,將自己隱藏起來。

小時候長得很可愛的Luis,受到同學霸凌而改變性情。

小學遭到設局霸凌,從此自卑自憐成了迴力刀戳傷我的心

讀小學時,我戴著黑框+厚鏡片眼鏡,那讓我看起來就像法國鬥牛犬一樣眼凸而瞪,身上的衣服也都是家人買的、活像老教徒的保守服裝,這樣的我在學校裡很沒有自信,也沒什麼朋友。可是,有一天我的生活突然飄起夢幻泡泡,因為學校裡最漂亮的女孩說她喜歡我,她想當我的女朋友,喔喔我的天,她竟然喜歡我!她讓我變得很快樂,我每天都期待跟她一起搭校車的時間。

某天,我正等待她坐到我旁邊,突然有人從背後用力突襲我,一個高壯的男孩不懷好意,當著那女孩跟全車的人面前譏笑:「你眼睛像頭牛,長得那麼醜、打扮那麼矬,竟然敢跟她在一起?而且,你不知道她是我女朋友嗎?找死!」他每一句話都戳穿我的自尊心,我在轟笑聲中逃下車,一路哭著跑回家,巴不得自己馬上死掉!

後來我才知道,原來是那女孩煽動她男友:「你看,那怪咖迷戀我、黏著我,他長得醜,打扮糟透了,真噁心。」

那之後,每一句攻擊的、自卑的、自憐的謊言就像迴力刀,天天戳繞我的心,別人隨意的一個眼神都讓我產生各種想像,我開始低頭走路,我開始迴避所有人,也開始封閉自己的心。

這件事對Luis的影響很深,直到多年後的現在,當他談起這件事,事隔多年,他的眼眶還是紅了,可見往事是如此傷人。

稍微喘口氣,Luis繼續傾吐他的故事。

進入軍隊服役,我成了脫韁野馬,偷偷開始混亂的同志生活

我是個自尊心很強的人,我知道自己沒辦法當好一個男人,也不再想跟女生交朋友;相反地,我開始渴望當一個女生,當個被保護的女生,我戀慕的眼光開始投向那些高大強壯的男性背影。

那之後,我的性傾向隱隱昧昧,但還沒有正式和誰交往。直到進入軍隊,就像進入了幻想已久的祕密花園,在那充斥著陽剛之氣的環境中,我簡直如魚得水。

在部隊時,我感到自由、快樂,因為這群人接受我,我整個人脫韁奔放。白天當兵,晚上泡Gay吧,這裡讓我遠離教會、家人,脫去一切的束縛,我在Gay吧跟喜愛的男生牽手、喝酒、跳舞……甚至吸毒,這些過去被禁止的事,現在終於可以盡情自由了!在同志俱樂部,我沉溺在飲酒和吸毒,把一想到要對女人產生性渴望,並與女生建立家庭的痛苦淹沒掉。

然而,回想起來,不論當時的我多麼自由奔放,突破任何禁忌不受限制,但很怪的是,我的內心從來沒有平安,從來沒有真正的快樂。

進入軍隊後,反而成了脫疆野馬,私下偷偷跑去同志酒吧,過著放蕩的生活。

親密關係如同假鈔,直到Pulse酒吧恐攻事件撼動生命

我在Gay吧跟不同人發生多次身體的親密關係,但都無法變成情感上的真正關係。直到後來,我認識了一個人,交往三年。但,無論我們多麼努力經營,希望成為真正的、愛的關係;但,在我們中間充滿很多變數、恐懼、不安,它終究無法成為一段愛的關係,It was never love!就像假鈔一樣,摸起來那麼真,看起來那麼真,有時候可以使用不被人發現;但,我們心知肚明,它就是假的。

為了逃離空虛綁架情緒,我開始把愛定義為性,我活得很熱鬧,裡面卻非常孤獨。壓抑、孤單,我很清楚自己生活在懼怕中。後來,服役期滿,我離開軍隊,搬到佛羅里達州的奧蘭多—在那裡經歷了Pulse酒吧恐攻事件,失去了許多朋友,自己也差點丟掉性命。

Pulse酒吧恐攻事件發生當時,當槍手仇恨地大喊他要教訓同性戀者,舉槍掃射時,我強烈意識到自己很可能會死掉!在那一瞬間,我感到地獄的門離我那麼近,我突然強烈想念舊時教會生活的單純平靜,也後悔我將生命空擲在上帝不喜悅的事情上!

身邊尖叫不斷,許多朋友倒下,鮮血噴得到處都是,我想到自己下一秒也許就要死了,很渴望自己是死在上帝的懷抱中,於是我本能地做了一件自己都想不到的事,我跑到門邊,不是逃出去,而是用我的身體撐住那扇門,好讓更多的人有通道可以逃出去!

我感到很多人跨過我的身體逃出去了,之後我也順利地爬到門外空地上。我立刻從口袋拿出手機打給我媽媽,電話通了,我聽見媽媽說了一聲:「哈嘍!」這時,手機沒電、斷線,我整個人癱軟、趴在地上大哭出聲。

(編按:美國奧蘭多同志夜店大屠殺發生於2016年,造成50人死亡、53人輕重傷,被列為美國史上最慘烈的槍擊案。)

Luis在奧蘭多酒吧恐攻事件中失去許多好友,一度造成他心靈很深的創傷。

不再順著情慾而活,迴轉為愛我的人,活出新的健康生命

救護車將我跟許多傷者都被送去醫院,不止傷處劇烈疼痛,情緒也受到很深創傷。我哭了好多天,很長一段時間都不敢再去人多的地方。更嚴重的是,我們這些倖存者收到警方的郵件,要我們立刻去做篩檢,因為那晚流血太多,其中一些死者是HIV帶原者。我嚇壞了。

經過三次篩檢,確診HIV帶原,我痛哭流涕,非常懊惱,覺得自己毀了一切,再也回不去了。而且,一想到我可能傷害到每一個曾跟我發生過性關係的人,我極度地害怕、懊惱……(文章未完,全文請參閱〈同性戀是不是天生的?〉一書

〈同性戀是不是天生的?〉整本精裝,全彩印刷,訂價每本250元定價每本250元,九月三十日以前預購價七五折只要188元,欲訂從速!〈同性戀是不是天生的?〉線上預購

這是亞洲第一本由15位跨虹者(Rainbow Crosser)分享他們各人深藏數十年、刻劃至深的真實生命經歷,與大家一同直擊、探討、深思這個探討跨世代焦點議題─「同性戀,是不是天生的?」

書中所傳遞的故事,除了令我們對這些跨虹者勇於突破生命瓶頸的歷程讚嘆不已,也鼓勵我們勇於面對自己生命的難處並勇於突破!

這不僅是關心LGBT族群的人需要看的一本書,更是直逼內心,每個人都不得不正視的生命課題!

 

整本精裝,全彩印刷,訂價每本250元,九月三十日以前預購價每本75折只要188元,歡迎預購搶先看!
〈同性戀是不是天生的?〉線上預購

 

在愛中竭力追求真理,重視媒體對家庭及年輕人的影響。支持風向新聞,♡ 捐款連結:
http://lovecom.org/donate

 

喜歡這篇新聞嗎?分享給您的朋友吧!

好友人數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

line_icon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