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國際跨虹者

〈跨虹者系列報導〉經歷恐攻槍擊、五次手術,死亡邊緣重生的Angel:從同性戀回轉需要支持和勇氣

Angel Colon 飛來台灣與風向新聞讀者分享他的生命故事。(圖/風向新聞攝影)

當Luis和Angel這兩位來自美國的受訪者出現在採訪團隊面前,他們臉上洋溢著一種陽光照耀的年輕氣息,而且有著孩子般的眼神。他們對於初次來到的台北感到新鮮有趣,一下子詢問那棟高高瘦瘦很特別的就是台北101大樓嗎?一下子又想知道,左後方7點鐘方向,是否就是昨晚被帶去吃好料的通化夜市?

Pulse酒吧槍擊事件徹底改變他們的生命

我們一行人從飯店大門移動前往採訪地點,沿途擔心受訪者之一的Angel Colon(因粉碎性骨折動過五次大手術)拄著拐杖,能受得了台北市人行道修路的坑洞嗎?Angel邊說”OKOK,no problem.”一邊走得更輕快讓我們安心。

Luis 跟 Angel 是跨虹者的一份子,他們之所以飛來台灣聯合接受訪問,除了他們是好友、同國籍、在美國屬於同一團隊之外,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他們共同經歷了奧蘭多Pulse酒吧槍擊事件。

這場發生在2016年的同志酒吧槍擊案,被美國警方定位為恐攻。兇手攻擊傷害的目標是同性戀者,奪走50條生命,傷害53個人,同時也被列為911恐怖攻擊事件後、第二嚴重的恐怖攻擊,也徹底改變了Luis跟 Angel的生命。這次,他們飛來台灣聯合接受訪問,將分為兩篇,談他們各自不同的生命故事。

Angel高大俊美,他曾經當過酒吧調酒師,也是運動品牌代言人。過去的他,周旋在俊男美女、美食美酒之間,真的很難看出,他曾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沉溺在同性戀和吸毒生活裡。

現在的Angel儘管行動不便,儘管偶而有輕微的口吃,他仍然飛越了幾千哩來到台灣,真誠分享他的內心,我們幫他整理出來,也算是有著完美傾向的Angel不惜破碎自己,寫給台灣的LGBT朋友們的一封信。

Angel從小就清楚察覺自己喜歡的是男性。

破碎自己,寫給台灣同志朋友的告白信

2016年6月11日,當我從徹夜酗酒和吸毒中醒來時,整個人極度難受。我和朋友們去了Pulse酒吧。如同已往,我任由自己淹沒在最大的音樂能量、最嗨的輕飄毒癮和最興奮的瘋狂狀態裡。為什麼?因為那時候的我,內心其實已經痛苦到不知該往哪裡去,只能投在瘋狂漩渦裡摧毀自己。

我的童年沒有經歷什麼太大的事件,也不像我聽說過的一、兩位同志朋友,曾經過可怕的男性長輩性侵。相反的,我從小生長在一個對信仰很認真的基督教家庭,父母、家人都很規律保守;然而,對於開始探索世界的我來說,也有點沉悶無趣。而且,我很困擾的是,我不能跟任何人討論,為什麼5歲起我就喜歡男生?

是的,沒有原因,我很單純地喜歡男生。不只小時候喜歡,青春期更明顯,我喜歡男生多於女生,我可以跟女生做好朋友,但唯獨對男性才有情和慾的感覺。我沒有去探討為什麼?不是我沒有困擾,而是,我「不被允許」「可以」去探討。以至於這件事對我來說,是一種很痛苦的模糊─表面上我是個規律去教會的基督徒。

私底下,我的靈魂裡又有一種東西蠢蠢欲動,驅使我浸泡在酒精和同性戀圈子之中,好像那樣我才能得到自由,到後來,我甚至透過吸毒來麻痺自己。

身邊環繞俊男美女,美酒美食,Angel(右)覺得自己隱藏得很好。

表面光鮮亮眼,環繞俊男美女,其實內心覺得自己沒人愛

表面上,我掩飾得很好!我把自己打扮得很好看,我言行舉止討人喜愛,我總是彬彬有禮,我總是光鮮亮麗。我的事業順利,在酒吧裡很受歡迎,我的樣貌讓我登上媒體,成了品牌代言人。FB上,我的每一張照片都帥氣漂亮,身旁環繞著肌肉俊男和靚亮美女,從我到我身邊的人事物,沒有一樣不美麗到讓人羨慕……可是,說不出來的原因,我就是沒辦法真正的快樂!

不只如此,我覺得根本是一團糟。我感到狂歡過後,無止盡的孤獨、空虛、鬱悶、被捆綁和……說起來你們一定不相信,我覺得我沒人愛!而且,這樣的情況長達八年之久!

我的人生被同性戀、毒品和酒精消耗如此之多,為了躲避家人的說教和眼光,我跟家人的關係從親密變得非常疏離。我的身體也越來越虛弱,心裡也越來越多洞。

每當早晨醒來,不知身在何處時,我突然有了一種奇異的渴望,我開始想念從前那些單純、美好、正直的日子,也許信仰和上教會,和我內心的渴望造成的衝突,並不是真正的問題?那麼,問題出在哪裡?我真的懂得我自己,我真的幫自己找對了人生方向嗎?

答案還在迷霧間,子彈已經擊入我的身體。

Angel經歷Pulse酒吧恐攻事件,遭到嚴重槍擊,左大腿也被奔逃的群眾踩斷。

身體多處遭到槍傷,左腿被踩斷,近距離目睹死亡

2016年6月12日凌晨2點2分,一切都變了!我跟朋友們前一刻正在Pulse跳舞,突然一陣巨大聲響,是槍聲!我丟下酒瓶往門口衝,突然覺得腿上、身上熱辣辣的,摸到身上濕濕黏黏,血腥氣味衝鼻,我知道自己中槍了,槍手離我不遠!他大喊說他要「替天行道」,舉槍亂射!我趕緊拉住身邊的朋友趴下,全場尖叫奔逃,混亂中有人踏過我的左腿,啪的一聲,我的左腿骨斷裂了!我感覺不到自己的左腿,周圍一片混亂,我想逃卻無法動彈!

我抱著頭趴在原地,槍聲、尖叫、煙硝味、血腥味讓這個狂歡的地方一下子變成活生生的煉獄!我看見一雙驚恐的大眼直盯著我,趴在我身邊的那個女生發抖、大口喘氣,她看起來隨時會崩潰,我輕聲叫她:「閉上眼睛,裝死。」剛說完,下一秒又是一陣槍響,鮮血噴在我臉上!

當我再度張開眼睛,那個女生死了!我第一次離死亡那麼近,驚恐穿透了全身,我極度恐懼,覺得下一個就是我。感覺兇手就站在我的背後,隨時可以在我腦袋補上一槍,在生死瞬間,我本能地呼求上帝救我,做了可能是人生中最後的禱告!接著,我再度聽到巨大槍響,感到自己的身體彈了一下……我以為我死了。幾分鐘後,我聽見警察對講機的聲音。我舉起手來大喊:「救命!我還活著!」

左股骨粉碎性骨折,醫生一度宣布他可能終生無法正常走路。

五次大手術,痛苦的復健,像個新生兒一樣重新來過

事情經過了兩年半,如今我還在復健中。

住院的那段期間,朋友都散了,以前一起狂歡的、喝酒的、吸毒的,統統都散了。而我,就像個新生兒,凡事都需要人幫忙。在那個時候,我才知道,唯一真正愛我的,就是我的家人,還有,過去那些我一直刻意疏離、他們卻從未忘記我的教會弟兄姊妹。

當我看到他們,我痛哭了。這才明白,我曾經為了選擇同性戀生活,而刻意丟掉的一切,才是無價至寶。

有了家人跟弟兄姊妹無私地禱告、陪伴,我才能撐到現在。到現在我做復健還是會承受非常大的疼痛;但是,我找回了生命,也決定更換生活方式。

我總共動了5次大手術,在住院的那段期間,讓我有很多時間可以重新去沉澱、思考。我學會如何去饒恕─饒恕那個槍手、饒恕過去那些傷害過我的人,也學會如何重新去愛。白天當有人來看我時,我總是笑得很燦爛;但是,夜裡我卻時常獨自哭泣。雖然我感受到神的愛和奇蹟的拯救,但我還是不明白,為什麼這一切可怕的事會發生?為什麼發生在我身上?我告訴上帝,這些事不該發生在我身上吧!

獲得重生的Angel對重獲的生命充滿感謝,也恢復了跟家人的關係。(圖/風向新聞攝影)
Angel 很感謝他的媽媽(右二)和兩位姐姐,在他受傷期間對他不離不棄的照顧。

不要害怕別人的眼光,回轉是可能的,需要勇氣和支持

我是個很喜歡跟上帝討價還價的人,我常會質問祂:為什麼我是個同性戀?為什麼我會這樣出生?神卻回應我:「不要再抵擋我了,把你的主權奉獻給我,我會供應一切,我會照顧你的,你不要再去擔憂這些事情了。」當我願意做出主權奉獻的時候,我感覺到上帝的愛完全地在我的身上,有一些重擔開始脫落了。

我想,很多同性戀者之所以害怕回轉,是因為要面對別人的眼光,還是會有一些堅持不肯放手的部分,並且害怕面對新的生活方式,會害怕別人怎麼看我?別人怎麼想?對我而言,只有想到耶穌為們我背十字架,走上那條痛苦不堪的死亡路程,才能讓我的心不再懼怕。

我想要表達的是:「歧視與仇恨不能延續生命,只有愛能夠。」

我感謝能有存活的機會,我選擇回轉。這兩年多來,我漸漸脫離原本的生活方式,重新與人建立不帶著情慾的、真正的情感關係,也期望未來能與一位姊妹建立家庭。當我活在親情與友情中,我可以走新的路,感到自由、輕鬆,也有了喜樂,經過了這場死劫令我重生,不再懼怕,也不再害怕別人的眼光。願每個人都能找回起初的愛,經驗重生,祝福看見我的故事的每一位。(張薇/採訪報導)

Angel近來已能夠不靠拐杖走路,他成為一位福音歌手,四處傳遞愛與祝福。

(本篇所有照片,除採訪攝影之外,皆由Angel Colon提供授權給〈風向新聞〉報導使用,特此感謝。)

 

在愛中竭力追求真理,重視媒體對家庭及年輕人的影響。支持風向新聞,♡ 捐款連結:

http://lovecom.org/donate

喜歡這篇新聞嗎?分享給您的朋友吧!

隨時收到優質清新的好新聞,請至以下FB、 [email protected]、App追蹤我們!

好友人數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

line_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