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愛家公投候選人政治

公投辯論/首場「反同志教育」 電視辯論會懶人包

公投第11案:「你是否同意在國民教育階段內(國中及國小),教育部及各級學校不應對學生實施性別平等教育法施行細則所定之同志教育?」中選會首場電視辯論會,正方代表人為公投提案者曾獻瑩,反對方代表,為伴侶盟代表律師莊喬汝,綜合媒體報導節錄發言重點。

曾獻瑩登場時表示很開心在民視與大家報告,我選擇用台語與大家報告 11 號提案,我們發現,現在有很多亂七八糟的現象,我們的主張如下:「1. 保護兒少身心健康、2. 尊重家長教育選擇權、3. 支持性別平等教育回歸正軌。」

性別光譜的內容,教我們小孩多元性別,可以自己選擇自己想做男性或女性,這樣的內容,不適合我們的小孩。我舉課本中的例子,內容寫道「我是一個女孩,從小我就發現,我喜歡女生,我不喜歡我的性別,我希望動手術,成為一個男孩子」,這樣的內容會出現在課本內,當時的小孩還在成長,用多元性別不會給小孩帶來困擾?

如果女孩和女孩牽手,男孩與男孩一起玩,被貼標籤,不就是很困擾?曾有老師在班上調查,有將近 1/3 的學生認為自己是雙性戀,因為她可能有很好的同性朋友,她就認為自己是雙性戀。老師在教育裡也教保險套的使用,多元性別與多元情慾,不適合出現。過去 23 個縣市,有 13 個縣市家長出來抗議,提出這些性別不平等的教材不應該進入校園,這是主流民意。

我們要對課綱做公投的複決,就是複決性別身份、性傾向、性別氣質多元的課綱內容。現在連國小都這樣教,該怎麼辦?我支持好的性別教育,我反對不適齡的性別平等教育,尤其是針對同志教育的部分。

莊喬汝律師上台代表伴侶盟發言,她說「陳述貨真價實的反對意見,過去我們有假反方要來當反對意見的陳述,各位常常在 line 群組通訊軟體接收到不實訊息,這就是性平教育碰到的狀況,謠言謊言滿天飛。」他們傳遞錯誤訊息,小學三年級教保險套、小學四年級教自慰、小五教多元性行為,教育部都以公文澄清沒有這些內容,一個健康的辯論必須基於事實。

我也是母親、也是家長,不斷收到不實訊息,用散播恐慌、為人天下父母心的焦慮,我看著孩子感到非常無助。給孩子一個機會,給同志孩子,一個平安免受霸凌的機會,一個機會去理解差異、尊重不同、尊重別人,給所有同志父母一個可以看著孩子平安長大的機會。也是給非同志的父母,免於擔憂自己孩子成為霸凌加害人的機會。

家的定義是什麼?只有一男一女建立的家庭,才是家庭嗎?同志家庭、離婚家庭、父母分居、外籍新住民、身心障礙家庭也是家庭。我的雙胞胎表姐是腹子,從未見過她的父親一面,他們是女人組成的家,也是我見過最幸福的家庭之一。我的表姐希望與你背後的團體轉達,家庭定義,不是只有你們蓋章認可的才會幸福;家是愛、信任、難過時互相倚靠,快樂時互相分享,你們的名稱叫愛家公投,定義卻非常狹隘,排除別人的家庭。

你真的看過現行教育在教什麼嗎?有沒有看過教育部的說明,你們要刪除的內容是什麼?我們現行的同志教育在教什麼,你們知道嗎?同志教育教「這世界上有不一樣的人,他們都很棒,都有權利平安健康的長大」,散播謠言假消息,教肛交、人獸交、做愛姿勢都是不實謠言,或者說同志教陰莖陰道結合,那是異性戀性行為,這要算到同志教育頭上?用抹黑、虛假的資料是所謂的品格教育?

我在大學裡上課,講了性別平等教育法律當年的立法背景,曾經有個孩子,叫做葉永鋕,他被同學嘲笑娘娘腔、被同學欺負、不敢去上廁所,因為只要去廁所,同學就要脫他的褲子,他喜歡編織、烹飪、唱歌,這個故事就到這裡而已,因為葉永鋕的生命,只有到十五歲,他在某一次去上廁所之後,就再也沒有回來。他在廁所中過世、死掉了。

我們也有另外一個興趣和葉永鋕一樣的台灣之光,他的名字叫吳季剛,從小喜歡玩洋娃娃、給洋娃娃做衣服,我和台下學生講,如果當年葉永鋕的同學,有機會接受性平同志教育,有老師可以跟小孩說,誰說男孩只能有陽剛氣質,也許葉永鋕的故事會不一樣。

性平教育與同志教育,是我們所有人的事情。那天上完課,有個男孩叫住我,他說,老師,你是不是要搭捷運回家,我可不可以陪你走到路口。我看著那個男孩,他瘦瘦小小的,聲音比我還細,我當天其實是開車去學校,但我跟他說陪我到捷運站吧,我想如果可以陪他走上這一段路也滿好的。這一路上,他沒有跟我講什麼話,我們沒有說什麼,就這樣走到捷運站。上星期我在路上收到一個同志媽媽發的傳單,內容寫:「我的孩子不是怪物、不是變態,他是一般人」要讓她這樣上街,我真的很難過。

葉永鋕的媽媽曾經說過,我的小孩沒有了,我救不了我的小孩、但我想要救和他一樣的人。我自己也是為人母親,葉永鋕媽媽的話,聽在一個母親耳朵裡,我只能用心如刀割來形容,我們還要多少傷心的母親、失去多少生命,才能懂得尊重別人。

給我們的孩子一個活下去的機會,不要被謠言所迷惑、不要被恐懼所煽動、每一個生命對我們來說,都彌足珍貴,投下不同意票,讓屬於性少數的孩子有機會長大。請提案人方不要再抹黑性別與同志教育了。對 11 號公投提案,投下不同意票,讓所有的孩子,都有機會被好好對待。

曾獻瑩二次發言提到,公投提案針對的是同志教育提出多元性別、多元情慾的亂象,並不是反對性別教育或是去歧視性少數的孩子。我也是為人父親,我的煩惱不比你少,家長的意見支持,不是我隨便可以用謠言就會站出來的,為什麼我們不去承認教材出問題。家長是擔心性別平等教育淪為性解放教育,我反對不適齡的教育,我們主張尊重同性戀者的權益保護,尊重他們的生命財產安全、受教育權益,但是反對在國中小推廣同性戀文化,放入多元情慾與內容。

應該透過最合適作法,以品格、生命與家庭教育來尊重不同性別特質的學生。孩子在學校被霸凌的理由有千千百百種,高矮胖瘦都會被霸凌、成績好也會被霸凌,灌輸複雜的性知識,不等於尊重。很多孩子是會被混淆的,我們支持的是「性平教育回歸正軌」。

他說我四歲的時候,我爸就過世,我是單親家庭長大,我媽媽一個人要帶我,在那個時代要生活很難過,所以請不要再用我們排斥不同的家庭來攻擊我們。有男生因為有陰柔氣質而被罵娘娘腔,或女生跑步第一名被罵男人婆,這是不可以的,我們反對,因為這是霸凌。

我要告訴莊律師與電視機前的觀眾朋友,我們不是去排除不同的家庭,我們必須重視我們孩子的教育。我們不是要排斥不同性別特質的人,我們強調國中國小不應該實施同志教育。教育部的澄清比不上課本,孩子在學的是在課堂上看的東西。

最後,莊喬汝發言表示「我仍然要講,提案方不了解同志教育是什麼,做了非常錯誤的解讀。教性別光譜,是因為男孩不一定站在陽剛的光譜、女孩子不一定站在陰柔的光譜這端。不要再用性解放來恐嚇家長了,用不斷大量的訊息與文宣轟炸。」

愛家盟的文宣文不對題,教材是經過審查的,愛家盟要講的不是審查,而是全面刪除與禁止,這就是刻意忽略有性別少數的孩子、跨性別的孩子存在。

說法國因同性婚姻導致崩毀,逼得法國在台協會出面澄清,比利時在台協會也出面說明,他們的社會沒有崩毀,而是朝著更好更多元的社會去前進。西班牙通過同婚之後也說,這會使我們創造一個更好的社會。

請看到我們同志青少年所受的苦、看到擔憂同志孩子的家長們,所受的苦。我想起一位小學同學,成績非常好,永遠都是第一名,制服裙內總是穿著運動褲、打扮也很中性,每次老師在發成績單,除了宣布第一名,順便加上一句「如果更像個女孩子就好了」,他的媽媽總是說,「他就沒有一個女孩子樣啊,有什麼用。」

去年大法官釋憲,我剛生小孩不久,剛在月子中心,她來探望我並跟我說,「大法官跟我說,我們是一般人耶」。她說自己從小拼命讀書,是因為只要打開課本,大人就會忘記來檢討她的穿著打扮。我跟她道歉,無數個他們檢討你穿著打扮、批評你的時刻,我都在場,身為你的朋友,我從來不知道幫你說話,我很羞愧。她說「我們那個時代過去,這個時代不一樣了,所以你不能放棄性平教育、同志教育,如果當時有個老師可以告訴我,我不是怪物,只要說一次就好,我會牢牢記在心裡,那麼在成長過程,我不會那麼孤獨、無助,有沒辦法呼吸的感覺。」

當天她走,我到嬰兒室看著剛出生的孩子,每個都小小、肥肥、臉蛋紅紅的,我心裡想,我們的下一代,應該會比他們的媽媽這一代來得幸運吧,不會重複媽媽當年無知的錯誤,因為學校會教導他們尊重不同的人、看見差異,完全忽視國中國小有同志存在的事實。

同志教育不是把人教成同志而是認識:「性別有很多樣子,每一種樣子都很可愛。」我們希望我們的下一代,生活在包容、看見差異、尊重差異的時代裡,而不是在沒有同志教育的年代裡,以為自己很有禮貌、品格高尚和得體,卻讓無知傷害了朋友與同學,這樣的遺憾,希望止在我們這一代。

同志教育不會把人教成同性戀,在異性戀教育為主的時代,如果教育就可以改變性向,理論上所有同志都該被教成異性戀了。同志教育會把人教成同性戀,這個論點,是煽動恐慌的做法。同性戀不是病,你不認識他,你怎麼尊重他。1994 年北一女兩名資優生自殺,她們離世前說做人很辛苦,社會的本質不適合我們,我們的生命如此微不足道,在社會上消失不會有什麼影響。2001 年鷺江國中自殺的同志孩子也說,他的生命太微小,即使消失也不會影響社會。

我們創造了什麼樣的社會,讓孩子認為社會的本質根本不適合他們?讓孩子認為自己的存在不重要?電視機前的觀眾朋友,對於分類排除別人家庭、輕忽別人生命,刻意抹滅同志存在的愛家公投,請投下三個不同意票。讓我們對歧視、分類與排除說不,讓每一個家庭的孩子,都值得被守護。(江呈亨/綜合報導)

在愛中竭力追求真理,重視媒體對家庭及年輕人的影響。支持風向新聞,♡ 捐款連結:

http://lovecom.org/donate

喜歡這篇新聞嗎?分享給您的朋友吧!

隨時收到優質清新的好新聞,請至以下FB、 [email protected]、App追蹤我們!

好友人數

 

Facebook 留言

line_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