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跨虹者

從渴望變性的同性戀女 T,到重生的百合

敢於不同 ─ 跨虹者 真實生命故事系列

長長的衣袖底下,是好幾道深深淺淺、遠年的自殘傷疤。鬆垮的襯衫下,覆蓋著已然切除罹癌雙乳的平淺胸部。然而,眼前這位說故事者的臉上,卻出現了不可思議的平靜,若不是聽她親口講述,幾乎看不出她曾經歷過那麼許多的撕裂、痛苦、暴風和狂雨。

「我在20年前發現得了乳癌,當時我媽媽聽了一點都不驚訝。因為,我們家族有好幾個人都得癌症,我媽媽自己在1994年也得了軟顎癌。」雅憫抗癌成功後,又在幾年前再度復發,而且轉移到肋骨。雖然成功切除了那截小指頭長的病灶;但,已經受夠化療折磨的雅憫,請求醫生這次讓她瀟灑地走。於是,醫生勸她改用「抗賀爾蒙療法」,直到現在她能好好地坐在我們面前。

說是好好的,其實還是辛苦。在我們眼前的雅憫,說話久一點得移動位置,否則腫脹的雙腿會痛到受不了;講到激動處,她的臉頰和眼睛都泛起紅色血絲;回憶過往,50歲的雅憫仍不自覺露出幼年時期驚恐的神色……然而,雅憫之所以勇敢站出來,分享她那些破碎不堪、傷慟的故事,是為了一種神聖的使命感。

雅憫用她的故事,來告訴許多還在同性戀、性別混淆中的同志朋友們,你們走過的艱難和辛苦,我也走過;找回真正的自己,重生,是有可能的!

圖/若不是聽雅憫親口講述,幾乎看不出她曾經歷的撕裂、痛苦和暴風和狂雨。

幼年時為保護家人,公園遭鐮刀脅迫性侵

雅憫是家中的長女,卻因家族都期望生個男孩,很小的時候她就感受到跟弟弟的差別待遇。弟弟出生不久,爸爸因外遇跟媽媽離婚,帶著祖母和雅憫姊弟搬到新家。不久後,爸爸又娶了外遇的對象進門,後母生下一個妹妹和弟弟。雅憫很小就覺得,自己像是寄人籬下,要做家事、忍受打罵,凡事要看祖母和後母的臉色,否則會引來毒打。童年時唯一的快樂,就是放學後跟同伴偷偷跑去公園玩,還有她的親生媽媽,偶而會請舅媽去接她到外公家小住一晚。

然而,就在某次她放學後去公園玩,同伴都回家了,她一個人落單的時候,有個陌生男人手持鐮刀將她架進廁所,威脅她:「我知道妳叫什麼名字,也知道妳住在哪裡,知道妳們家有哪些人。妳要是不聽話,我就殺掉妳跟妳們全家!」那天起,雅憫童稚的世界遭到玷汙,而且只能聽那個陌生男人的指令,任他摧殘。

*有試著向家人、老師求救嗎?

「我不敢,我怕他會殺我,還有我的家人!我要保護我的家人……」年幼的雅憫,就這樣從小學3年級隱忍到國一,因為換學區、搬家,這才脫離那雙獸掌。

圖/童年的雅憫,受到陌生人性侵傷害,艱難地成長。

國中時再遭家族女長輩性侵虐待,身心靈徹底扭曲

弟弟的受寵,讓雅憫潛意識裡渴望自己是男生。高年級時,又發生了一件極恐怖的事,讓雅憫的世界更加扭曲。「我被一位家族的人性侵了!」

雅憫說到這件往事,臉上出現一種難喻的驚恐,因為,傷害她身體的這個人不但是長輩,而且是一位女性!這位守寡的女性長輩逼迫她:「妳敢說出去,我就讓妳再也見不到妳的媽媽。」。

不止如此,她還壓制、傷害雅憫的自尊。「我國中的時候來月經,有時不小心弄髒床舖,半夜會被打耳光,她會逼我,叫我把被血污弄髒的地方,用舌頭舔乾淨。」雅憫不願意就捱耳光,或是只要她偶而「不聽話」,女性長輩就向雅憫的爸爸告狀,誣賴她偷錢,讓雅憫在屈辱的眼淚中被爸爸痛扁。

長期下來,無助的雅憫屈服了,就當自己死了,甚至,她根本希望自己死了!說到這裡,雅憫捲起長袖,給我們看她的手臂,兩條蒼白的前臂上有幾道長長短短的疤痕。然而,可悲的是,就連自殘也會挨打,因為女性長輩會說是雅憫去混幫派、打架打來的,活該,該揍!

「從那時起,我恨透了來月經,我恨透長胸部,我恨透了我是一個女生!」雅憫原本平靜的臉,露出傷痛的扭曲。

那段時期的雅憫,能夠活下去的理由,一個是為了她親生的弟弟,一個就是為了偶爾能見到愛她的親生媽媽和外公外婆。

圖/恨透了自己生為女生的身體,雅憫很早就決定要做男生,而且要當最帥最狠的那種。

高中時選擇當男生,而且要當最帥、最狠的那種

高中時,雅憫進入某間私立高職的夜間部。當時家中出了一件大事,雅憫的爸爸和繼母因投資失利而破產,必須靠雅憫外出工作賺錢,養家、幫忙還債。雅憫在家中的地位一夕轉變,加上那所高職夜間部的環境龍蛇混雜,讓雅憫從一個長期受辱的小女孩,瞬間像綠巨人浩克變身,成了一個穿男裝、飆三字經的狂妄老大。

她,帶槍上學,她,吸膠求爽,身邊有小弟幫腔作勢、女朋友更是一個換過一個,在學校老師同學「敬」她三分,她在女性同志圈也成了帥氣有名的哥字輩大姐大。

*身邊的家人或朋友,有人為妳的狀況擔心嗎?

「講起來很好笑,我那時候,有段時間還跑去教會。」雅憫說,有個朋友邀請她,她就去,但是去的理由不是要找真理或認識耶穌,而是為了氣一氣父親家族這邊的長輩。「我爸爸這邊家族的長輩是很虔誠的佛教徒,我就是要氣她們,讓她們知道,我跟她們不是一國的!」

雅憫去教會雖然是為了私心,但是她說她真的有認真讀聖經,只是,「我白天上教會讀經,晚上去夜店泡妞。」這樣雙重身分、兩面人的矛盾生活持續了一段時間,後來她還是離開教會,墮入迷失自我的私生活。

為動變性手術去美國 為「同志大遊行」感動痛哭

27歲那年,雅憫曾經為「動變性手術」這件事狂熱,她查好管道、翻遍醫學資料,知道在美國可以動這種手術,只是費用昂貴。「那時候剛好有個機會去美國,我整個人很瘋狂,用這件事逼我媽媽,我說,如果妳不支持我、不幫我,我就當場死給妳看。」雅憫的媽媽和舅舅知道雅憫前半生過得苦,性別的傾向看來也回不了頭,勉強答應。

雅憫去了美國之後,和她的同志朋友會合,她們狂歡、她們慶祝,她們跑去舊金山、走上街頭參加「同志大遊行」。「那時候,我站在街頭,看著那些隊伍,眼淚狂流,心想,台灣什麼時候才能走到這一步?」雅憫滿心都浸泡在,如何實現同志夢的想法。

*後來,有如願以償,變性成功嗎?

就在雅憫已經跟醫生約好,看診日的前一天,媽媽突然打長途電話給雅憫,在電話那頭哭著說:「妳是不是跟妳爸爸一樣,不要我了?」雅憫整個人僵在電話那頭!她沒辦法反駁媽媽,因為媽媽那時正在對抗癌症。

圖/雅憫一度是T圈的風雲人物,還跑去美國想要變性。

「我其實不是因為媽媽的病,因為她那個時候狀況還算穩定。真的是,我劈頭就感到那通電話是上帝透過我媽媽打來的!我很震驚、很生氣,但我就是沒辦法讓我媽傷心,就是沒辦法撇下她!萬一她受到太嚴重的刺激發生什麼事……」

雅憫十分崩潰,她很氣上帝:「我什麼都安排好了,連未來留在美國的工作都找好了,祢為什麼要阻止我的計畫!」

於是,雅憫敗興而歸,卻更加活躍在T圈。後來,曾性侵她的女性長輩過世了,雅憫聽到這個消息,她買了一大包最長的鞭炮,綁成長長一串,拉著大弟跑上十樓,一路放到樓下。但是,那些爆裂的煙火壯烈燃盡,雅憫內心的恨意卻仍然無法消散;她心中深藏的結,到底誰能解開?

雅憫繼續買醉、換伴侶……過著自我毀滅的奢靡生活。就在她沉溺其間的時候,她最在意的媽媽提出請求:「搬過來跟我住吧!」於是,雅憫搬回家照顧媽媽。

一個玩笑的打賭,意外開啟新生命的那扇門

在雅憫的公司裡有位男同事,動作舉止都很像女生,同事於是私下起鬨打賭,拱雅憫去探聽真相。雅憫走到男同事面前劈頭就問:「嘿,我是同性戀,你是不是?」那位同事說,他不是;不過,他倒是認識一個「以前是,現在不是」的人。雅憫心想,這是什麼怪咖?出於好奇,就透過這個男同事,認識了一位從T轉回女性的人,又透過她,認識了一位傳道人厲真妮(厲姊)和幾位姊妹,她們都很真心和雅憫做朋友,讓雅憫感受到很特別的溫暖。

命運之手,開啟了一扇雅憫沒想過的門。

其實那段時間,是雅憫過得最艱苦的時候。不但媽媽生病,雅憫發現,自己也得了乳癌!而且,雅憫因為生病,沒法工作、女友也跑了,她被化療折騰得很苦,還要拖著身體照顧媽媽。在那段最辛苦的日子裡,真正關心她、傾聽她、陪伴她、甚至為她煮飯、分憂解勞的,不是她的歷任女朋友,不是那些T圈朋友,而是台灣走出埃及輔導協會的同工們。

「記得我有一次半夜痛苦、想不開,打給厲姊,她聽我訴苦,整整陪我聊了六個小時。」雅憫很震憾,她知道社會上有些人把她當成異類,而且她現在這麼沒落悲慘,連過去圍繞在她身邊的朋友都避之唯恐不及,怎麼還有人會用這種無條件的愛來對她?這份愛是她從未經歷過的!

不僅如此,厲姊和這些姊妹都是如此對她、愛她,不帶著任何負擔。「這些同工每個禮拜自動排班,一個禮拜來兩次,一次來兩個小時,她們陪我媽媽聊天、唱歌給她聽;她們來的時候,我就可以好好地睡個覺、補眠……」雅憫常想,這是什麼樣的愛?她們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好?

找回真正的自己  生命被愛被祝福

「雅憫,妳被創造是要來接受祝福的。妳是很值得被愛的!」同工們如此告訴雅憫。她聽了非常震驚,從小她就學會逆來順受、很早她就告訴自己,自己根本是來還債的,她早就放棄自己,才會一直過著毀滅的生活。如今,姊妹的這番話,讓她痛哭了。

生命中第一次,有人看重她的生命,生命中第一次,她感到自己的生命原來是很有價值的!

她裡面有個重擔瞬間脫落,讓她徹底打破了內在的謊言,那些內在謊言啟動的防衛機制,讓雅憫不自覺長出了一層又一層的厚重盔甲,壓得她整個人變了形。如今,這些背負多年的盔甲也開始卸下。那一天,雅憫照鏡子,她裡面的感覺不一樣了!她開始可以接受原本的自己,她突然想要嘗試穿裙子,也開始學著擦口紅、畫妝,她的生命開始回轉,做回自己真正的樣子,輕鬆無比。

圖/癌症復發的雅憫,帶著使命,挺身分享自己的生命故事。

修復跟媽媽的關係,也饒恕曾傷害她身心的長輩

5年前,愛她的媽媽因為癌症復發到全身的每一個器官而離世了。媽媽離世前,也因著「走出埃及」同工們的探訪及陪伴,感受到上帝的愛,決定受洗。

這件事對雅憫的意義非凡,因為,在外婆過世前,曾拜託雅憫繼續她未完成的心願,就是帶雅憫的媽媽信耶穌,靈魂得救,當時雅憫回答「不可能」!因此,當雅憫的媽媽在離世前幾天,終於受洗時,雅憫高興得又叫又跳,對著陽台外面的天空哭著大吼:「外婆!妳女兒要信主,要受洗啦!我沒有辜負您對我的期待!」

如今,愛雅憫的外婆和媽媽都到了天上。雅憫雖然傷心,但是她回想過去陪伴媽媽的這段日子雖然艱辛困苦,但,母女之間幾十年的磨擦與傷痕,也都得到修復,沒有了遺憾。

最特別的是,被愛醫治的雅憫,學會了饒恕。她不但饒恕過去曾經荒唐的自己,更饒恕了曾傷害她身心的那位、守寡的女性長輩。「有一天禱告的時候,我突然眼眶泛淚,因為我想到那個人其實也非常可憐,她的生命也是因為丈夫突然過世,受到其他親戚的欺壓拐騙才會變成那麼可怕,她也是走不出來,才會傷害年幼的我。」

雅憫決定,放過懷恨的對象,也就是放過自己,她選擇把這份糾纏的痛苦交給上帝。至此,她終於勇敢走出生命的牢籠,大口呼吸自由的幸福。回首前半生,雅憫的心裡有說不出的感恩。

活在永恆的愛裡,生命不再有遺憾

現在的雅憫獨自居住,她也許不再風光,不再有愛情,也許仍然抱病;但是過往的傷痛已然遠離,她的身體也許還在受苦,但是她的內在卻有說不出的自由和灑脫。癌症復發的她,帶著使命,願意挺身分享自己的生命故事。

「同性戀真的不是天生的,它是被很多後天因素影響的。人,要跟生命的源頭和好,跟家人和好,跟自己和好,接受自己本來的樣子,讓我的生命變得、成熟和滿足。

真心想對許多同志朋友說,找到生命的源頭,找回真正的自己,才能得到真正的自由,你的生命是值得被愛、被祝福的!」

(口 述/雅憫、採訪撰稿/張薇)

在愛中竭力追求真理,重視媒體對家庭及年輕人的影響。

支持風向新聞,♡ 捐款連結:

http://lovecom.org/donate

喜歡這篇新聞嗎?分享給您的朋友吧!

隨時收到優質清新的好新聞,請至以下FB、 [email protected]、App追蹤我們!

好友人數

 

Facebook 留言

line_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