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跨虹者

因為愛,我選擇從同性戀回轉

敢於不同─ 跨虹者 真實生命故事系列

「我不是同性戀,我只是身體被生錯了!」

在國小的健康教育的課堂上,我第一次認知到,原來自己的身體是個女生?當時我在心裡吶喊,怎麼會這樣?一定是老天爺搞錯了!我應該是個男生,我生來只喜歡女生,長大了也想跟女生戀愛結婚,只是我的靈魂被放錯身體了!

但,就在2004年,我因為一次相遇的覺醒,決定離開同性戀生活。

我的身體被生錯了!

小時候不知什麼原因,我總覺得自己跟男生沒什麼分別,又或者等我長大了就會變成男生。幼稚園的時候,還曾經跟同學打賭說我是男生,但不明白為何同學都笑我?

回家後我疑惑地問媽媽:「我是男生還是女生?」媽媽隨口答,能站著尿尿就是男生。因此小小孩的我,還試著學男生站著上廁所。直到國小二年級上健康教育課,才完完全全明白,自己天生是個女生,就算長大了也不會變成男生,我的內心充滿了幻滅的絕望!

圖/Charis從小就覺得自己應該是男生,也喜 歡用男生的方式生活。

我是家中的老二,上面有一個姐姐,下面則是小我8歲的弟弟。弟弟很受寵,我比較會看臉色,姐姐卻經常挨揍。我常覺得,自己是多餘的、是被生錯的,這些念頭根深蒂固在腦海裡。我必須壓抑許多想法或情感,否則會被當成變態或怪胎。

到了國中, 我努力在體育方面表現卓越凸出,任何球隊,我總是成為風雲人物,加上我身材高大,我就是要證明自己除了生理的性別,我沒有一樣不像男生!女同學們總是喜歡跟我相處,我也常擔任她們的保鑣,同學們彼此用老公、老婆互稱,這使我更加覺得自己是個十足的男子漢,也越痛恨自己是個女生。

17歲密謀離家出走  陷入一段濃烈的同性初戀

17歲那年,我受不了家裡嚴厲窒息的管教,展開計劃,離家出走,靠工讀養活自己。放出籠子的囚鳥,一但得著經濟和生活空間的自由,整個變身為野馬,脫疆狂奔。當時有一位跟我要好的女同學,說要介紹她的男朋友給我認識。我一看,對方明明是女生啊,我很驚訝地問說:「可以嗎?真的可以在一起嗎?」同學很肯定地回答:「我們不偷不搶不害人,為何不可?」我心想:也是!

圖/ 17歲的Charis離家出走後,展開她以男性的身份生活的夢想。

從那天起,我開始勇敢追求愛,在17歲那年有了初戀女友。她大我5歲,長得非常美麗,有著世人看為美的雙眼和長髮,身材火辣姣好,幾乎所有男人因她而敬我三分,很想知道我是怎麼把她如何追到手的!畢竟,她可是拋下交往3年的正港男人,因為我而從異性戀轉向同性戀。、我的世界頓時變得非常美好,和她一起夢想著畢業、就業創業,變性、結婚領養孩子……就像一般異性戀人一樣,未來也可以有王子與公主般的幸福婚姻。

20歲那年,我正式進入職場,穿著打扮,聲音語調刻意壓低就像個男人,連上廁所都必須選擇男廁,好讓人無從分辨。我也很滿足自己的新身份和新生活。然而,我們的戀情還是過不了關;即便我們認為兩個女生可以「人為相愛,但,就算在一起,男人有的我沒有,我也考慮變性,可是真正要面對及克服的問題還是很多,還是很怪!

我們也討論過要借腹生子什麼的,畢竟不踏實。因為無法欺騙自己的感覺,這段愛情走得很辛苦,還要顧及家人感受,最後傷心散場。朋友安慰我:「妳只是還沒有遇到對的人,繼續尋找,就會找到。」

分手後感情混亂,以更多戀情來滿足自己

結束了初戀後,我全心投入在業務工作,有幾年收入非常不錯,愛情也一個接著一個來,有段時間我甚至以血型、星座來排序我的女友人次,但我渴望的幸福卻還是沒有找著。我悠遊在T圈裡,朋友間的話題多以哪個異性戀又被同志征服了,誰又原本不是T、後來變是了,當時的我還以征服異性戀為傲呢!只不過,表面看來風光得意,但是那份埋藏在心裡的空虛、絕望和無助卻是有增無減。

圖 /Charis曾經戀情不斷,甚至將交往的女友用血型、星座來排序。

這樣又過了幾年,直到我遇上最後一段劈腿的三角戀情,加上陷入工作低潮時期,失去了原有的事業團隊,也失去了原本支持我的朋友,我整個人陷入絕望的處境中!我很想問上帝為什麼把我造成這樣?因為我曾經兩次瀕臨生死抉擇關頭,都是上帝出手搭救。我心想,關於我的未來,也許祂有答案,於是我拿著聖經,跟友人去教會協談,我是帶著踢館的心態去到教會的!

「你們說,上帝造男造女,但是祂把我造錯了,那是誰的問題呢!我天生就喜歡女生,是不可能改變的那種。」聽到我踢館的那位小組長沒什麼回應,她只是說:「耶穌愛妳,好好尋求,祂會親自回答妳的問題。」我半信半疑地看著她溫柔的臉,心想她看起來也不像騙子,就姑且相信吧。

在那之後,小組長常常關心我的生活家庭與工作,卻不曾跟我討論同性戀是不是罪的問題,也不曾強迫我要改變,她耐心地為我禱告,陪伴我重新認識自己和信仰。我原本飄盪受傷的心也慢慢安定許多。但,誰能為我解決被生錯的事實?

彷彿看了一幕電影 整個人恍然驚醒

就在一次次的陪伴和禱告中,有一天,我的眼前突然閃過一幕影像:那是我的媽媽,她的樣貌很年輕,她躺在病床上,懷中抱著一個嬰兒,對著懷中的嬰兒在嘆氣:「怎麼又是一女的!」我突然意識到,那個女嬰就是我!原來我在母腹裡就被期待是一個男孩,我完全懂了。

這一幕景象讓我發現自己生命中的盲點,父母親對於過度的性別期待,以及家庭中母親對我的影響,難怪我一直自認是男生!可是,我,該怎麼看待我自己呢?

我將我所看見的,告訴了小組長和姊妹們,她們的接納帶給我很深的安全感,是過去從未感受過的。慢慢地,我的心變得柔軟了,我不再怪我的父母親,反而能感謝他們仍然用最好的生活來養育我。

圖/當Charis以全新的樣貌現身朋友們的面前,大家都覺得,實在太不可思議了!

拿回生命、生存、自主權的力量

我想到,當我來到這世上,母親雖然不能接受我的性別,卻還是愛我、養育我,給我最好的物質生活,這是一段不容易的饒恕之路,我不是再去責怪父母或是怪罪自己,而是學習接納與饒恕家人,包括接納和饒恕自己。我恢復了健康的同性友誼,也恢復跟父母的關係。

當我明白到生命中的盲點,開始接納自己是個女生,開始學習化妝、穿女裝……在轉變的過程中,我重新探索自己,剛開始還不是很適應,我到底是蕾絲女孩?OL個女孩?還是知性風……?還好有教會姊妹教我如何打扮、陪我逛街,終於找到屬於自己的風格。當我以全新的樣貌現身在朋友面前,他們都抱以驚訝興奮的態度,因為實在「太不可思議了」!

很奇妙的是,我發現:自我接納後,我可以更自由地選擇愛與被愛,而真心接受自己是個女生。現在的我單身,可是卻有滿滿幸福的感覺

圖/ 如今的Charis,感到真實的幸福。

如今的我,自由了。我清楚知道,同性戀不是天生的!我選擇改變自己,不是改變性別,而是要愛自己,接納全部的自己,如今的我感到真實的幸福!心疼於我的同志朋友們的掙扎,我以過來人的經歷,真心地分享:我認為,真正的幸福應該是從家庭婚姻開始,從真正認識自己、重建修復家庭關係,這才是拿回生命、生存、自主權最有力量的辦法!

文/Charis

Facebook 留言

line_icon